沒有第一步,就沒有路程的開始

——與還沒能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共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6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在沒得法之時,我有十多種病,我丈夫也有很多的病,我修煉大法以後,我們夫妻倆的病全都好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是師父救了我們全家,我非常感謝偉大的師尊。在1999年7.20邪惡鎮壓迫害後,我也去過北京上訪,遭到非法關押,被不法人員騷擾過。經過不斷的學法,我認識到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的重要性,感受到了讓世人明白真象救度眾生的使命。

一、沒有第一步,就沒有路程的開始

記得我第一次出去發放真象資料時怕心非常大,腿直哆嗦,衣服、頭髮都讓汗水濕透了,更別提面對面講真象。在那一刻,我才驟然格外欽佩那些坦然講真象的同修們的言行,敬佩之心油然而生。為了讓心態有個適應過程,於是我開始只給家裏人講、給認識的同事朋友講、給鄰里講、等等。

有一次,婆婆有病住院了,我就在醫院病房裏講真象,當時在同病房裏還有一位警察模樣的人,一聊果然是警察,他說之前是管迫害法輪功的,現在不管了。雖然那是我第一次面對警察,但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只想他也是要被救度的眾生,於是坦然地給他講了真象,從法輪功給自身和國家帶來的益處,到全世界洪傳的情況,講到自焚騙局,又講到江××邪惡集團的殘暴手段等等,並且還問他是不是也拿電棍迫害過法輪功學員?他說他沒有打,我說你沒直接打,你叫犯人打,你的罪更大。最後他說他明白了,還說看我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他的三個姐姐(來照料他的)都說我人很好。

我平時總有警察都是惡棍不好救度的觀念,可通過給這個警察講真象的事例,我感受到只要用心去做,擺好心態,甚麼人都可以被救度,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安排。

二、量力而為

講真象中,雖然我能感受狀態在一步步的提高,但面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還是不能做到坦然,不能完全去除怕心,但是我就想我慢慢來,量力而為。接著不久,師父的新經文《也棒喝》發表了,我悟到救度眾生的時間緊迫,就去了同修家,決定加大力度出去面對面的講真象。

和同修出去講真象的路途中,我從來不敢和人搭話,而且覺得無從講起,同修做的挺好,主動的和不同階層的人搭話並引到講真象的話題中去,那我就在旁邊發正念,並且幫著補充。就這樣,像下水游泳一樣,一點點的,慢慢的就可以大膽的遊了。

在我們相互配合了一段時間後,效果很好,我的怕心也逐漸的在去,而且講的滔滔不絕,越來越順利了。看到那些人明白後的表情,接過護身符後的珍惜,而且不少人還替親人也多要一份,便是我們最大欣慰,一天的勞累也頓感消失。

師父《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大家知道,有許多東西、許多的執著心為甚麼那麼去去不掉?為甚麼那麼難?我跟大家一直在講,粒子是從微觀上層層組合一直到表面物質。如果在極其微觀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個執著的東西形成的物質是甚麼?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崗岩一樣的頑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動不了它了。」「得靠你自己去把它修下去。有許多事你們是做不來的,但是師父呢能做,可是師父怎麼做呢?不是說我一跟你接觸就拿下去。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

我想人的怕心這種執著心也是一座巨大的山,如果我們不正念排斥,不去努力去修掉它,而是一味的躲在家裏承認自己不行,這樣的話,師父又如何給我們去拿呢?

三、日漸成熟 坦蕩證法

我和同修天天出去講,市內、農村、郊區哪裏都去,一天走十幾里或幾十里地。馬路上站崗的人、賣報的人、修車的人、開車的司機、糧油店、食雜店、水果店、理髮店、公園、服裝城,鞋城、早市、超市、大街小巷、大人小孩、包括洗澡的人都講,少則一天數人,多則一天講幾十人。

現在已沒有甚麼環境的區別了,沒有哪裏能講哪裏不方便了,到處留下我們證實法的足跡,我和同修坦蕩順利的走到今天,回首過去第一次發真象傳單、講真象汗流浹背哆嗦緊張的情景,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謹以此文與還沒能走出來證實法的同修共勉。本人文化很低,悟到的有限,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