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警察要正念對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31日】我發現有些同修與常人講真象做得不錯,但碰到公安警察卻「繞著走」或乾脆不講。此事我有幾點體會:

一、做自己應做的事

因為直接迫害、摧殘我們的就是公安警察,絕不能任憑迫害。開始不懂,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不知所措,且一切又失去了聯繫,記得我是老老實實的給印了手紋。看了師尊的經文《排除干擾》、《理性》後,認識到大法弟子要堅定正念,破除邪惡,破除邪惡的謊言。不配合不給邪惡市場,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的己任。於是,我給省委書記及其他領導寫信,揭露邪黨公安警察總是夜晚12點後上門騷擾、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在社會上群眾中影響相當惡劣的罪行,並說要在國外披露他們的犯罪行徑,希望領導制止惡警行惡。報紙上有誹謗大法的文章,給作者寫信,以事實去堵住他們的「嘴」,清除他們頭腦裏身體上的壞東西。

二、絕對不配合迫害並主動清除邪惡

不管他們甚麼時候來、來了甚麼人,我都不開門,他們就不停的打電話(來電顯示)也不接。面對他們不斷的干擾,我主動上他們單位去,在他們的眼裏也許我是個「頑固分子」,見到我後三個領導及專管「法輪功」的幹警都在場。因有備而去,我非常冷靜,大大方方不請而有意坐到一把手的對面,以「國外報紙雜誌稱公安警察既是官亦是賊;公安警察不作案,社會治安好了一大半」話題開玩笑形式開頭,當時心裏只有一個念頭,要把他們鎮住。

因互不相識,更不了解,他們也不怎麼說話,我便一股腦數落其違法行為,其中一領導說是誤會了,另一位說:我們也有錯。我見他們也有明白的一面,又接著說:煉功只是圖一個健康的身體,做一個好人將來能好報,如果你們要抓我去甚麼的洗腦班、轉化班,我會在國內外報紙、國際互聯網上給你們曝光,讓你們吃不完兜著走。一領導說:「不會,只是想和你談談,了解情況。」當時的談話,似是開玩笑,但挺嚴厲,其實是鬥智鬥勇。從此,他們再也沒有夜晚到大法弟子家騷擾了,其行為也收斂了許多。後來幾次我又找機會到個別領導那去講真象,他們除了叫我不要在那場合講外,其他對我也比較和善。當邪惡最猖獗的時候,他們問我是否還煉功,我反問他們說:你看我還煉嗎?可現在我卻大大方方的說:我不但煉,而且還叫我女兒及親人煉,因為法輪功祛病率達98%以上,本身就是最高的科學。他們聽後也只是笑笑,也沒說甚麼。

三、展示正法修煉者的威嚴

一天我在路邊給一朋友講真象時,給一個便衣警察碰的正著,他當時氣勢洶洶說要抓我,早已準備好的話脫口而出:「我相信憑你現在手中的權力你會這麼做,也敢這麼做。」但我馬上又轉為非常嚴厲的說:「你有否想到當你抓我的這一刻起,你及你家人就沒有個寧日?」說完扭頭就走,心裏發出一念:讓這邪惡定住。他叫站住,我根本不理他,真是冤家路窄,兩天後又碰到他都不敢正眼瞧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其實,裝腔作勢,仗勢欺人而整日又怕一點利益受損的他們,在修煉人面前真是甚麼也不是。

以上僅是個人的點滴認識,不一定都對,請同修們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