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退黨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3日】我父母是幾十年的老黨員,現在均已退休。父親從事了多年的黨政工作,雖然對政治的黑暗很是痛恨,但也都是在多年灌輸的黨文化中的認識,而且對邪黨以及黨魁都有一定的感情。

《九評》出來後,我一直拿不準如何引導父親了解真象。一方面,這幾年父母由於我修煉大法遭迫害,一直承受很大壓力;另一方面,我在外地工作,不能時常深入的對其講真象。我想怎麼樣才能夠使其順利接受真象,發表三退聲明呢?

五一假期我回到了家裏,父母很高興。正好第二天是集市,我們一家出去趕集。我推著一輛自行車,趁著到商店買東西的時候,我把一本事先準備好的《九評》放到了車筐裏。回家後,我把《九評》拿起來遞給父親。父親看了看,拿著書坐到沙發上看起來。看了一會兒,父親開始有抵觸心理,認為是法輪功搞的政治。我在旁邊說:「這本書我在網上看過,是海外最大的華人網站《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也是現在流傳最快最廣的文章。由於這本書的流傳,現在已經有超過一百萬人公開發表聲明退黨、退團了。」接著,我從各方面講了退黨的必要性和緊迫性,講到惡黨幾十年來幹的各種壞事時,父親好像一下子回憶起了自己一生中各種各樣的經歷,給我講了他在年輕時的各樣遭遇。接下來的三天裏,父親一直拿著《九評》看,不時的對母親念上一段,看得出來,父親是真正看進去並接受了。父親說:「這肯定是在中央高層幹過的一位高級人士寫的,其他人是寫不出來的。」

就這樣,看過《九評》後,父親不僅同意了發表三退聲明,還動員母親和姐姐一起聲明退黨。我真為父親高興。

回想這個過程,好像一切都水到渠成,當然表象一定存在著背後的因素,是師父的慈悲和同修們的努力。同時我想到,對於在家庭講真象中,我們仍然需要考慮到一些問題。在家庭講真象中,我們可以採取不同的方式,比如同修之間約定好,有了新的資料,互相給家裏發一發(僅限於家中有常人)。其次,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們一定要做好調節劑的作用,就是說我們要能夠抓住一切可利用的機會引導性的講真象,畢竟常人總有常人的一些不好的想法,我們如何清除他們思想中不好的因素,引導他們正確認識真象,不要誤解、偏解,這是我們深入講真象的一個方面。

再有,正面講真象中要把握心態並且考慮對方。對於自己的親人,我們在情的方面可能要重一些,所以在講的時候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師父告訴過我們要把他們當作需要救度的生命。同時尊重別人也是我們應該做到的。我在給父親講的時候是儘量順著他的思路講的,有幾次父親說的完全不對,我並不是馬上反駁他,而是耐心聽他講完,再平靜的講出自己的看法。這樣講,我能感到父親的思想在隨著我的話變化。平和的心態,會表現出大法弟子的善,加上道理,真的是最能改變人心的。

這是我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