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真象資料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5日】去農村發資料時,我選在中午。農村吃飯較守時,十二點到下午一點左右村內通常見不到人。

把資料裝進光盤封套的一面,另一面貼一條雙面膠,之前將雙面膠折起一小口,用時從折口處揭下表層一粘就行,方便快捷。即便院內有狗我也不慌,門前過人狗叫兩聲在農村很正常,而我只需二秒鐘就夠了。

在資料的選擇上,我將農村題材的真象冊子、帶有佛菩薩圖案的護身符和光盤(或小年曆)一併放進封套內,隔幾家貼一個。農村鄰里間常走動,不必挨家貼,一小時能送出二、三十份。穿著上我儘量不招眼,心裏不要怕。一路正念,堅信修煉人做洪法的事邪惡是不敢迫害的。我們煉功點的同修用這種方法在城市裏發資料也很適用。

前段時間我在醫院陪護兒子,發現那兒是不錯的散發真象資料的地方,只要摸準規律。住院部的病人大多有家人陪護,同病房七、八個人總希望有些話題可聊,如果我放兩本真象小冊子就會把他們的話題引導到法輪功等敏感問題上來,使他們能在交流中明瞭真象。早六點我借來院送飯的機會剛好發資料。此時的人們都在熟睡,輕推開病房的門,在每屋床上放兩本冊子。我還找機會進醫生辦公室放本《九評》。上午經過辦公室時,看到年輕的主治大夫正在看《九評》,我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希望幫助世人明白真象。

一些同修不敢發資料,也有些每次去哪些地方發已有了模式,感到有壓力。其實抓住周圍人活動的規律,加之有強大的正念,做起來是很順手的。正念強,邪惡是不敢對我們下手的,它們已是強弩之末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