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委曲求全到堂堂正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日】我是一名落後的大法弟子。由於家庭環境的影響,我從小就養成了委曲求全,看臉色行事的性格,再加上學法不深的原因,導致我從99年7月20後脫離大法五年之久。在這五年中,雖然,我表面行為與常人無異,(抽煙、打牌)但大法畢竟在心中牢牢的紮下了根,懂得人來到世間是為了修煉的,多少次想走出來,但又被執著心控制走不出來,只好將希望寄託於以後。

慈悲的師父沒有丟下我,2004年10月份,我看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經文後,知道沒有二次機會,抱著死都值得的信念又回到大法中來了。後來悟到這也是為私的。通過學習師父的後期講法,我對「正法」才有了認識,認識到了自己擔負著歷史的使命和如何助師正法的方式,那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以前我的認識只停留在個人修煉上,有顆想利用大法提高自己層次的自私之心,沒有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中,也沒有為大法著想,甚至邪悟成只有肉身一死才能圓滿,看到許多同修慘遭迫害,更害怕了,也就掉下來沒修了,不知道自己的怕心卻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現在,我悟到放下怕心走出來,並不一定就會被抓,被迫害,放下生死並不等於一定要去死,師父在講法中講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的法。因此,我們要否定舊勢力,一定要多學法,在法上提高,按照師父說的悟到做到,舊勢力也就無可奈何了。因為它用舊宇宙的法理來衡量你時,你也是夠格的,它也就不迫害你了。

去年年底,我遇到了這麼一件事,聽到同修告訴我,說鄉政府要來捉我,叫我有思想準備。我檢查自己沒有怕心,心想即使被捉我也決不牽連其他人。有同修和我一起發正念鏟除它們背後的邪惡。哪知,過了年後也沒動靜,幹打雷不下雨。事後,談話中才知道是村幹部保了我,因為我也向村幹部講過真象。整個過程都是有驚無險的。

講清真象既是救度眾生的過程,也是提高自己心性的過程。剛開始由於執著心的作用,把自己看成救世主,對別人講真象是對他的恩惠,把握不住自己,很容易講高,最後還會和別人爭論起來。事後,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不但不為別人著想,還有想抬高自己的心。

通過學法提高加上自己的經驗積累,我認識到要根據不同對像和不同心性的人採取不同的講法,還要在講的過程中看到他們的反映情況及時調整自己講話的深度,要充份考慮到他們的接受能力。比如年紀大的人,他們腦中有過去儒教觀念或佛教的因果報應在,從這裏入手,他們容易接受大法。小孩子們天真,污染少,容易與宇宙特性溝通,只要講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信「真、善、忍」的人是好人,他們就信了。最難講的是一些青、壯年人,由於受黨文化的影響,他們腦中裝進了固執的無神論,金錢至上論,不相信做好人,認為做好人是傻子,不相信真理,只相信權勢和暴力,而且有部份人認為不聽黨的話就是反革命。他們吃喝嫖賭不聽黨的話屬於生活作風的問題,我們修心向善不聽黨的話屬於反革命,可見黨文化已經把人弄成啥樣了,聽了都可笑。但這部份人也還是有人性中善的一面,比如他們對待自己親人就很和善,把兒女看得很重。我就從這裏著手,從愛家裏人談到愛人間所有人,為別人著想是大法的要求,同時,他們最關心的是自己身體健康問題,我就從這引入談體育鍛煉和氣功修煉誰真正能使人體受益,一個加快細胞分裂,一個減緩細胞分裂,而分裂次數又是有限的,使他們明白修煉大法還可增強體質、延年益壽。

講真象中也有不順心的時候,在這裏更能提高自己心性。例如,我家附近就有兩個思想很固執的人,簡直聽不得一個字,一聽到就暴跳如雷,經過幾次試探均不理想,反而心裏還有些委屈,人心一上來認為自己在討苦吃,消極的想,不管他們了,可寒假期間,有一人的孫女來我家玩,當時我正教女兒和幾個孩子煉功,她也跟著學了。晚上,他爺爺到我家來跟我媽媽講要我媽媽管我,我聽到後知道不能迴避,應該去講清真象。可我一開口,他就大發脾氣,當時人心作用感到自己很委屈,她孫女父母雙亡,天天坐我摩托車上學,放學,中午在食堂打飯給她吃,像對待自己女兒一樣,又教她煉功做好人。無論用人的理還是用大法的理來衡量,我對他們不好嗎?可卻這樣對待我,但這顆人心被我意識到了壓下去了。師父在《轉法輪》96頁講到「有的人你給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給他看病時打下去多少壞東西,給他治到甚麼程度,當時不一定有明顯的變化。可他心裏就不高興,都不感謝你,說不定還罵你騙他!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磨煉。」當時,我意識到他更需要救度。我冷靜說道:「我知道你不是對我有意見,而是對大法不滿,可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我們修大法也是在信佛。」(他們只有一點對佛教中佛的認識。我利用這點認識想讓他們對大法有正的認識,其實我們信的是主佛。)事後,我還是像以前一樣對他孫女好。我不想放棄他,我要用自己的言行去感化他,讓他看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如師父在法中所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最近讀了師父的《不是搞政治》經文和大紀元的《九評》後,對邪黨認識更徹底了。邪黨的一切行為都是反天意的、反傳統、反人性的。用狹隘的心胸看待人,用人性中惡的一面教育人,為其統治服務,毒害了全國人的思想,全國人都用惡的行為處理矛盾和排除異己,靈魂深處都烙上了邪惡的黨文化,而黨文化又使他們變得很不理智,不願聽與黨不同的聲音,即使再好,再善的大法也不聽,對待這樣的眾生以前我也無可奈何。現在,我認識上清醒了,要想救度他們,必須首先破去他們黨文化的殼,可破殼最好的是《九評》,如何將《九評》送給他們看。做《九評》工作量大,成本高,不能盲目去投放,要有針對性的去做。在我同事中有4個黨員,其中有3人受毒害深:校長、主任和一個老黨員,他們雖堅信無神論,但對現實貪污、腐敗風氣不滿。我首先天天在辦公室裏看《九評》,有個毒害淺的黨員看見了,說他喜歡看外國人對中國的評價,我就借給他看了,陸陸續續有好幾人都看了《九評》,包括老黨員看後也說寫的很合事實,我準備等機會成熟將師父的《向世間轉輪》給他們看,再勸他們退黨。有一天,校長看到了《九評》問我書從哪兒來的,我說是請別人幫我從《大紀元》網上下載的,我只想看看外國人怎樣評價中國共產黨,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沒有任何政治目地。結果他也沒說甚麼。其實他也是知道一些共產黨的醜惡面目的,以前,我在課堂上向學生講真象,有的家長向他反映情況,讓他產生壓力訓斥過我,通過我不斷地給他講真象,環境也緩和了很多。再加上自己正念正行,處處為別人著想,現在,師生們對我都很尊重,都說我好。

最後,我真誠地希望沒走出來的同修抓緊機會走出來,加入到救度眾生的行列。師父為了我們能走出來一等再等。多少同修為了我們能走出來,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如果都能走出來,正念正行,以點帶面,邪惡也就不能再在人間存在。我們要給後人留下一條如何維護大法的路,同時也給後人留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形像。現在,我對甚麼都不關心(包括個人名、利、色、氣、情、執著、時間等)唯一操心的是,在法正人間前,多救度世人,直至最後一刻。

由於本人認識不高,想寫的東西很多,但又無法理清頭緒,零零散散談了一點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指出並修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