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做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8日】很長時間,總覺得有太多的教訓,而經驗很少,感覺沒有甚麼可說的。但是,就算再少,只要能夠對同修有所幫助,我想還是應該寫出來,因為所有的正念正行都來源於大法,我不能因為自己的感受而不把他講出來。只有多學法才能時刻保持正念;在正念中能夠克服障礙,去掉執著,才能夠真正的起到證實大法的作用。

1998年11月得法,那時學法真的是很用心,提高感覺真的就像一天一個樣。

1999年迫害開始後,從明慧網上每天都能看到上訪的消息,知道自己應該去北京證實大法。去的很順利,到北京後也看到各地同修,信訪辦成了公安局,到了天安門,由於緊張和毫無經驗,沒有開始煉功就被騙上警車,那時把主動被抓當成了證實法。

畢業工作後,一邊工作,一邊利用業餘時間發一些真象資料,因為缺少聯繫,主要是自己編排一些簡單的問答,採用信封散發於鄉間和村莊。2001年1月,準備過年後去北京打橫幅並且做好了橫幅,回家前在工作地的牆面上寫了「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標語。後來因為在車站背法被發現,連帶被發現了寫標語的事,因為沒有真正明白正法修煉的意義,默認了無理的迫害,最終被迫害「勞動教養」兩年。

2003年1月,出了魔窟後,失去了和同修的聯繫,將近1年沒有很好的學法。直到2004年農曆新年,才又自己建立了個人資料點,恢復正常的學法。接下來的時間,做好了資料後,騎著自行車四處散發,有幾次都被大雨淋濕,有一次晚上因為自行車中途壞掉,被迫丟棄(現在覺得不應該,當時費點事可以弄回來),步行2~3個小時後才回來。其中有一次是感覺最難忘的,發資料不久,狂風夾著暴雨就來了,自行車騎不動,眼睛睜不開,我知道是邪惡的瘋狂掙扎,一邊發資料,一邊發正念,資料快要沒了時,雨停了。後來,單位同事告訴我說他們村收到很多真象資料,村裏要求上交,我告訴他不要交,那樣不好。

我一直幾乎都是一個人在做,沒有認識的當地的同修,但是,每當我學法很好時,能想到很多證實大法的事,也能很快完成;每當學法不好時,總會有各種障礙和執著讓證實大法的工作受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