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警察講真象的一點經歷和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7日】

*警察也是該救度的人

2005年5月16日有人敲門,(前兩天已有兩個人敲門,是委主任,說是來查對居住人口,和待業人員)我當時正在聽講法帶,我閉上錄音機出去一看,是警察,我問他們幹甚麼,他們說是包片民警,我心裏明白,他們都是為了完成上級交給的工作,但他們也是該救度的眾生,我要向他們講真象。我關上小屋門後,去開門,警察一進屋就看我家的貓眼,上面擋個紙片,問這是幹甚麼的,我認真的說,這是擋你們的,願意讓你們進來就開門,不讓你們進來就不開,你們在外面看不出來屋裏有沒有人,他們當時在外面可能已經認為屋裏沒人。

我很有禮貌的把他們讓進大屋,他們做了自我介紹,有一名說以前來過,我們三人剛坐穩,都一眼看到了在沙發旁邊放著的一本《明慧週刊》,面對這本《明慧週刊》,一時氣氛緊張起來,這是出乎我們三人意料的。因為這是我給家人看忘記收起來,我心裏急速的跳動幾下,想怎麼面對,想到發正念。

其中一名警察很嚴肅的問我哪來的?我雙目正視著他心裏在發正念,坦然的說,別人給的,問誰給的?我笑著說不要問了,我不能告訴你們。沙發另一旁就是電腦桌。他們問你上網嗎?我說我家四口人都上網。他指著《明慧週刊》問,這是你下載的嗎?我說上網就不用下載了,你說對吧。他問你不煉功不行嗎?我說不行,不煉功我早就死了,咱們就沒有今天的緣份相見了。又問,你是不是在敏感日期去參加集會了?我說就你們老有敏感日期,我沒有。那你們的師父生日甚麼的?我說我師父在美國,太遠,去不了,自己在家給過了。在正念的作用下,這時氣氛已經很平和。

民警拿著《明慧週刊》看,看後面給惡警打電話的那頁,他看到一條被關押在勞教所後親人不理解,給哥哥打電話的號碼問,這也不是咱們地區的號碼呀?我說我倒沒打,但電話不是哪都能打嗎?又看到一段齊發正念,不許小學升旗的一段,他說我就不明白這升旗你們管它幹甚麼?我說慢慢你會理解的,我們上學入隊時對著旗宣誓,那個宣誓是很不好的。他喊了起來:我就不理解。我說慢慢你會理解的。他說不對著中國旗宣誓還對著美國旗宣誓呀,國民黨管就好了,又問,日本侵略中國你說對不對?我說我不想和你爭這些,那時還沒有我。我只知道一個道理,你當包片民警我是居民,他當包片民警我還是居民,誰當市長我都是居民,誰當國家主席,我都是居民。他說我沒理解好,後來他想想也是這麼回事,我說我還知道煉法輪功能身體好,心情好,處處為別人著想,能做個好人;正在這時咚咚有敲門聲,警察說是不是你們煉功的來集會了,快開門讓他進來,我一看還真是煉功人,我想只有坦然面對了,開門後我告訴他包片民警在屋,他也就進來了。

進來後電話鈴又響了,他們有點激動,這又是煉功的人吧,快接。我拿起電話一聽是親人,他們聽說話不是煉功的,也又有些平和,親人問誰在家呀,我說警察來了,親人有些緊張,問我怎麼了,有事嗎?我說沒事,他們關心我,來看一看沒事。就這樣我否定了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他們繼續和我說話,那個同修說還你錢,我還有事我走了,不包我的那個警察就不讓走,讓他到小屋和他談談,他們去了小屋,幾分鐘後,又把我叫到小屋談談,讓他上大屋,他紅著臉說,我就熱愛我這工作,你想給我怎麼樣?你這屋裏又是法像、又是講法帶,又來同修,讓我怎麼辦?我說這正是你自己擺放位置的時候,你就當甚麼都沒看到,別彙報,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會有福報的。

他明白了,說你過去,我兩人商量一下,我說你過去,這屋有法像,有講法帶,你們不許動!他說我不動,我說,不行!你上大屋。他一看我堅定的心是不能動搖了,他就去了大屋,把同修叫到小屋來,我說咱們發正念,我發了三遍正念後,我就出來進大屋,他們問那是不是你們同修,我說是,他說你們修煉的人我們一眼就能看出來,又問我他的名字,我說你們不要問了,你們不是包我嗎,管我就可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善待大法弟子一定有福報的。又問,他是不是我包的人哪?我說不是。還真不是。就這樣他們一個手裏拿著《明慧週刊》、一個拿著在電腦桌上擺著的洪法年曆,正面寫著誠心默念真善忍 洪運常伴您。後面有上網網址;他說回去試一試,看能不能上網,我一把奪回《明慧週刊》,我說這個你們不能拿,那個就給你們吧。就這樣走到方廳,他們說:這屋子收拾的多乾淨,都是你幹的吧?我說:是的,電視裏一演大法弟子不煉功了就疊被,好像我們大法弟子平時都不疊被似的。他們沒有說甚麼手裏拿著洪法年曆走了。過一會,同修也走了。

*對警察也要有一個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

我這幾年來,對遇到的警察,我都是和常人一樣對待,因為他們也是一個常人。只不過是分工不同。在這種心態下,我對所遇到的警察就能用我的善念對待,效果很好,都是有驚無險。

有的同修在一談到警察的時候,張口就說惡警怎麼怎麼,我個人認為這不好,因為常人思想是變化的,因為我們修煉的人是有能量的,如不是惡警,或以前行惡,現在明白了真象,又善待大法弟子了,你這樣話一出口,是不是又做了壞事了。我想,大家對警察也要有一個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因為他們當中有許多人都是該救度的生命;對正在行惡的人和談行惡的當時情況說惡警是完全可以的。

*寬容 、包容、和修煉的嚴肅性

通過此事我反思一下,自己向內找,我發現這段時間,特別是對和我共同闖關的同修,改變了以往對同修的心態。

我是個見同修不足就指出的人,我悟到這才是能促進同修個人提高,能使整體昇華的有效辦法。可是遇到這位同修後,看到了他的純樸、善良,對大法的真心,他修煉的不易。看到他的不足卻沒有及時提出來,他執著於親情,每次來,都是把常人的事辦完再來找我,而且來電話說來,也經常不遵守時間,又有常人的事去辦,就不來了,使我在家等一天、兩天、最多等過快一個星期,打亂了我的計劃、打亂了我的安排,我還以為這是磨去我以前我的我行我素的作法呢,這是對同修的寬容、和包容呢,這就是先他後我,處處為別人著想呢。現在悟到,這沒有站在法理上,我已經被常人的情所帶動,只想他修煉的苦了,執著點親情慢慢悟到就好了,沒有及時指出他的不足,忘記了修煉的嚴肅性,使邪惡鑽了空子。

我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在任何時候,都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首先要把位置擺正,在盡可能的情況下,首先做好大法的事,同時再把常人的事做好,因為大法的事更重要,那是救人哪!也是我們來人世間的史前大願哪!機不可失的呀!錯過一天,就錯過了一天救人的機會,這是小事嗎?

再有,我看到同修放不下人的東西,沒有及時指出,用「寬容、包容、忍讓」去等待,掩蓋了我隱藏很深對情的執著,滋養了邪惡,好險的走過了這一遭。在強大的正念的威力下,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度過了這一關,使我更加深刻的明白、理解了修煉是嚴肅的。

這位同修,是我在監獄中相識的,他能找到我,我還真找不到他,我這些天還真沒有看到他;但我想,他一定能安全回家。

我利用網站一角和他切磋,把我早該說的話說出來,早日去掉我們的執著;並請同修以此為戒,走好走正我們的修煉路。

個人所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