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的真象傳遍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通過網絡講真象體會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2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個人的修煉之外呀,大家還要做大量的講清真象的事。那麼講清真象,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這已經是你們今天的修煉人特殊的修煉方式了,在歷史上沒有過,也可以說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壯舉。」

近年來互聯網在中國大陸發展飛速,不但網民的數字已經上升到數千萬,同時各種聊天室也應運而生。一些長期堅持在網絡上講真象的同修深有感觸,世人在覺醒,有善念的人越來越多,但面對如此龐大的需要救度的人群,我們能夠深入細緻講清真象還需要加大力度。在這裏我們向大家分享部份同修通過網絡講真象的體會。

一位同修在交流中說,講真象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性的過程。自己有甚麼執著,不時能從對方的問話中體現出來。我總覺得自己文學水平不高,不善言談,和人筆聊時,就總喜歡從網上文章中摘選一些片斷來回覆。有一次對方問我,你怎麼盡說別人的話,能不能用自己的話來跟我說說?我突然意識到,對方問出的一些我覺得回答不清的問題,常常就是自己在法理還不太明白的部份。有陣子就遇到常人跟我說:就算明白了真象又有甚麼用,改變不了事實,我們甚麼也做不了,做甚麼也沒用。一種很失望、無奈的心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服他。後來仔細思考,發現內心深處其實也有了現在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所剩邪惡因素已經少之又少了,可為甚麼有時邪惡還是顯得那麼猖獗,有時面對一些干擾就正念不足,存在著無奈的感覺。

在講真象中事實是最有說服力的,有時講不清真象,是我們自己對真象了解不夠。發現這樣的問題後,我就事先整理真象實例,包括迫害的個案,時間、地點、人名,各類統計數據,江賣國的具體罪行條例,還有鎮壓前國內一些媒體對法輪功的正面報導,那麼在講真象中有可以遊刃有餘的列舉出來,常常起到很好的作用。

講真象中,我們體會到其實真正能打動對方的不是人間的甚麼語言,而是我們救度眾生的慈悲心態。有時心態不那麼純正時,和對方唇槍舌戰了一個鐘頭,對方還是老樣子。而心裏真是為對方好時,沒說甚麼,對方卻突然改變了。善的力量是巨大的,當我們拋棄任何個人的觀念、私心時,我們的慈悲心就能打動對方,令他明白真象,從而有機會得到救度。

互聯網是一個虛擬社會,形形色色的人們都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中,這也成了他們獲得真象了解大法的渠道。一天同修與一個曾經參加過64鎮壓的退伍軍人在網上攀談起來,對方聽了真象後,遲疑了一會,給我講了他的經歷。64時,他說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場面,沒想到今天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正發生著另一場更殘酷的虐殺,那麼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這個國家到底怎麼了?他能為此做點甚麼?我告訴他,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一定會被更多的人感知,他們的偉大也一定會載入歷史。在可能的情況下,幫助法輪功學員,你一定能看到生命的美好和光明。他說他記住了真象,並努力做他能做的事,他還說,從你們這些法輪功身上已經看到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不畏強權暴力而改變對真理的真誠和永不放棄。他祝願法輪功的真象能早點被所有人知道。

山東一個大學公安處的主抓法輪功的人員,由於聽信了邪惡的宣傳,對法輪功有錯誤的看法,曾經幫助警察迫害過本校的法輪功學員,聽了我們給他講真象後,有了很大變化,表示以後要善待法輪功學員。他說:今天經你這麼一講,對我觸動很大,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老實人,很有才華,他們很多都是博士、碩士,是國家的棟樑,迫害他們等於斷了民族的後路,我們得注意了。

一個工程設計師,雖然對邪惡的宣傳有不同的看法,但一直對法輪功有偏見的認識,認為不讓煉就別煉了,為甚麼專用雞蛋碰石頭?我問他:如果你今天被小偷偷了,你敢不敢追?他說:敢;我又問:今天你的父母被誣陷了,你敢不敢為此申冤?如果警察讓你罵你的父母,你罵不罵?他說:我不會;我接著問:如果你不罵,警察就酷刑伺候,你會怎樣?他說不出話,我說你也許會罵?他說即便如此也不是真心的。我說:那你不算君子,在酷刑和謊言面前出賣良心。我又問:你敬不敬佩那些像你一樣遭遇,但敢於用生命堅持真理的人,他說:敬佩。我說你想想,法輪功學員他們是甚麼樣的人,是不是不畏酷刑暴力、敢於堅持真理的人?他恍然大悟說:是呀,真的值得敬佩,他們活的堂堂正正,人應該這樣,我以後對法輪功學員好點。原來他們單位有個學員因堅持修煉而被非法拘留,上級因此扣了他們處室的獎金,他就對法輪功學員很有意見。經過我們的交談,他說以後一定對他好,那點錢算不了甚麼,比一個人的真誠、人格差遠了,並說自己會記住法輪功好!

南方某地的一個建築監理,問了很多關於法輪功的問題諸如:到底讓不讓吃藥?為甚麼煉功能祛病?人的意念、另外空間等很多問題,我就用自己對法理的理解,用常人能懂的道理講給他聽,我告訴他,煉法輪功的很多人都是科學家,都是在自己的領域有傑出成果的出色人才,並舉了很多例子,他說你今天講的我都懂了,而且很感興趣,我想看《轉法輪》,我就給他動態網址,他很快找到了大法書籍,並說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看完。第二天,他告訴我,已經看完了,還會再看。

江南的一個大學教師,聊了很久,雖然明白法輪功真象,知道法輪功是好的,被冤枉了,可是幾十年的洗腦一樣的宣傳,讓人們的思維扭曲了,鎮壓可以理解,我說:你這種想法,就是你已經順應了媒體的宣傳思路,和當權者灌輸的思維,即: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做的思維,你反對也沒用。然後他們再變本加厲的迫害你,並讓你打消申述的想法,這樣你就得順著他的邪惡想法走,比如有一天,當權者要宣傳他的思想,會說三個代表能給你蓋房,而你就開始想,我要住在四層就好了,他又說:××思想能給你種樹,你就想:我要種蘋果樹,我喜歡吃蘋果……。就這樣他牽著老百姓的鼻子走,其實他沒為老百姓做任何事,卻麻痺了老百姓的心,這就是他要的,不讓你理智的思維,這是他要做的。他在冠冕堂皇的迫害你,卻不讓你說話,你想想,好的東西怎麼能因為某人不喜歡就鎮壓呢?相反,如果他喜歡邪惡的東西,害人的東西,別人是不是也得喜歡,這樣國家還會有未來嗎?就這樣我們聊了很多,最後,他說,你把我的觀念給改了,我找著自己了,法輪功就是好,就應該發揚光大。

講到全球公審江鬼時,很多人的反應很熱烈,有個網友說:還審甚麼審,我要有槍,現在就斃了他,壞事做絕的東西;有人說:那一天的到來將是全中國人民的節日!有人說,我支持審他。

還有一位同修交流了自己的體會:我採取的方式主要是在網絡上用筆聊向人們講真象。後來,我就將網上看到的新聞、好文章改編成小段子,在聊天室裏發給人們。一個聊天室裏往往有上百人,剛開始我擔心人們是否忙於聊天不看我發的,但很快就有了反應,有贊成的,有反對的,有罵的,我就針對這些回話的人再去和他們進一步聊,使他們明白真象,知道法輪大法好。他們中有的人向我要大法網址,有人向我要《轉法輪》。我講幾個在聊天室講真象中的小故事。

我聊天中遇到一個高中生,聊過幾次後,他明白大法是好的,我們彼此也熟悉了。一天他給我發電子郵件向我借錢,我就跟他說:對不起,我不能借給你,我們法輪功學員省吃簡用,用省下來的錢做去真象資料,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是救人。郵件發後,我心裏還在想他可能不高興了,不會再回信了。出乎意料之外,我很快收到了他的回信,他說:姐姐我非常感謝你,你的善良之心,中國人感謝你!感謝你的善良。(我沒有告訴他我的年齡,他管我叫姐姐)

我在聊天中還遇到一個在7.20前修煉的學員,但7.20後他就不修煉了,還玩上了股票,欠了很多錢。但他能看到明慧網,看到師父的經文,他很悲觀,覺得自己不能再修煉了。我向他講了許多我的體會,並勸他要堅持修煉,但效果不大。我將我的email地址留給了他,我們以後也沒怎麼聯繫。這樣過了半年,我突然接到了他的電子郵件,他告訴我他又開始修煉了,因為他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我從內心感到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師父不願落下一個有緣人,而我認為他不願修了,我就不管了,沒有再進一步幫助他,關心他。後來,我幫他向明慧網發了嚴正聲明。他開始了修煉,他又帶動了他家鄉的人也重新開始修煉,我也幫著發了嚴正聲明。從這以後我們一直保持聯繫,互相談修煉的體會。我傳真給了他真象資料,他克服了怕心自己一個人去發了。

(發表於2004年加拿大法會,蒙特利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