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從樹上掉下來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你們可能聽說加拿大有個學員從樹上掉了下來,那就是我。

2003年9月9日一大早,我到Sunny Brooke醫院報到時,得知一天的工作被醫院的管理員取消了。既然到了這裏,我就指給我的上司:一棵十分危險的100 英尺的雲杉樹,隨時有可能折斷掉到建築物上。 我們看過這棵樹後,發現樹幹的裂縫已經逐漸擴大了,於是我們決定立即把樹鏟掉。

我鋸斷了35英尺的樹頭。當我爬到57英尺高時,我又鋸斷了一截20英尺高的樹幹。於是我決定爬過去,把第三段也鋸掉。我事先檢查好一切,然後鋸掉了裂開的樹幹,讓樹幹掉到地上。我的安全帶卻繫在了正在落地的那斷樹幹上。那段樹幹大約有300到400磅重,正在把我從大約60尺高的樹上往下拽。我的第一反應就是用鋸把繩子鋸斷。

可能是命運安排吧,我自己的鋸前一個星期五斷了,新發的又不好用。在考慮過我的選擇以後,我決定跳到被拉扯方向的一棵毗鄰的樹上,看起來這是使自己不掉到下面籬笆上的最好選擇。在那一刻,我沒害怕,我知道我已經得法了,我非常平靜,知道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我會沒事的。因為拖我的樹幹非常重,另一棵樹的樹枝沒能拉住我。我在空中時,心裏充滿純淨、平和和堅信。最後我掉到了地上。

我沒有碰到周圍任何的障礙物,包括繫在我右側腰帶上的46英寸長的鋸。而且,雖然這個重40磅的鋸正好繫在我右腰部位,但我卻是臀部左側著地,「奇蹟」是唯一一個能描述我如何落地的詞。

從60尺的高度摔下後,我沒有感到任何疼痛。我立即想要站起來對我的同事說我沒事。他們堅持讓我坐著。我坐了起來,掙扎著要把我身邊的東西挪掉,站起來和他們說我的確沒事,沒傷著。又一次我的同事阻止了我站起來。

一位男護士從醫院的窗戶裏看到了這一切,他打了911並急忙向我跑來。他讓我不要動,並問我哪裏傷著了。那時我的思想一轉,然後我發現我的胳膊木了,不能活動。我看著我的胳膊,說了聲:是。當我剛說完「是」,我就真的傷了。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裏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很多嚴重的傷出現了。我的橫隔膜和脾臟裂了;我的內臟移動了位置和填滿了我的胸腔,壓著我的肺。這是我的第一個遺漏。我應該堅持我作為修煉者的第一念。謝謝師父把最不好的事情變成最好的,救護車在接到護士的電話前就已經駛向了我。在我摔下來後10分鐘,我就被送到安大略外傷中心。又一次,奇蹟出現了:當我被送到這裏的時候,有9個非常緊急的手術剛剛都做完。醫護人員馬上給我做手術。大約20分鐘後,我的臀部和胳膊上的骨頭已經重新歸位了。我的脾臟被移動了,橫隔膜也修好了。我其它的傷:破碎的骨盆和肋骨、挫傷的肺和在一條胳膊裏損壞的神經就讓它們自己癒合。

一個整體

我醒來的時候頭腦非常的沉重。然而我的第一念是:「我是個修煉者。」然後我的腦子也變得清醒了。即使在麻醉狀態的時候,我一直告訴自己我是個修煉者。我想打電話給其他同修,我突然回憶起了一位同修的電話號碼,以前這個總是記不住,每次都要先查。令人欣慰的是,在我需要的時候,就想起來了。

我感覺非常強壯。醫生非常吃驚我能恢復的這麼快,我覺得我可以回家了。但是醫生希望我能留下以便觀察。第二天,醫生告訴我檢查結果是我的主動脈破了,他們想給我做開心手術。我的內心深處知道我很好,他們沒有必要做手術,我告訴了他們我的想法。而我的另一面卻在衡量這次手術的危險性,我剛做過手術,如果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開刀,那我的肺可能承受不了。這是我人的一面的想法,至少在那時,影響了我。

他們在沒有經過我允許的情況下,給我做了手術。這次手術使我的情況變得更糟。醫生切開了我的肩胛骨附近,把我胳膊下的肋骨擺開,還把一個肺裏的氣抽光了,才找到了我的主動脈。他們看到了主動脈已經癒合好了。醫生過後告訴我,我的身體結構是非常罕見的,主動脈裂開那個部位的肉完全把裂縫堵住了。─個常人怎麼能解釋的了?他告訴我,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人幾秒鐘就死了。在手術過程中,還有其它的麻煩事:我只留了一個肺呼吸,但是因為肺也受過傷,根本不能支持身體的正常呼吸。所以我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他們不得不按摩,讓心臟工作。這樣他們決定停止手術。

他們把各種各樣的機器放到我身上,這使我的情況更糟糕了。我的身上一度連了30台機器。接下來,我又得了嚴重的肺炎,導致了我昏迷。然後我在另外空間的修煉經歷開始了。這些經歷都非常真切,而且我也完全知道我是誰,我是大法徒。很多事情是在常人空間發生的,但是反映到了其他的空間。在我講這些之前,讓我來說說我從其他同修那裏得到的支持和幫助。

當得知我的情況後,很多同修都來看我,一天24小時,在我的旁邊發正念,給我念書。24小時的念書和發正念開始受到了干擾。來自醫院工作人員的干擾試圖想讓同修們離開我,這些我在其他空間都有不同的經歷。

在另外空間,我感覺到我在和邪惡交戰,它們企圖阻止同修們接近我。我知道它們不想讓修煉者接近我,但是這不能阻止我,我仍然和他們一起學法,我多次找到他們去聽法。

第三天是個轉折點,這次我和同修們晚上在陽台上學法,外面的天氣有點冷,而且有風。我低頭看到我的胳膊和胸都漲的非常大,是平時的兩倍。而且同修告訴我我得了嚴重的肺炎。這些是我在昏迷態中不知道的。一位同修告訴我,邪惡想讓他們離開我,但是作為修煉者,我們有辦法對付它。另一位同修靠近了我,把她的冬天的長大衣蓋到我的身上,那時我覺得那就像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一樣讓我不再感到寒冷。他們開始念《轉法輪》給我聽,我的心變的純淨,思想裏有正念,我大聲的宣布: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我是來幫助救度所有眾生和你的,邪惡不能阻止我。當我的話一出口,我就覺得身體裏充滿了無比巨大的力量。每個毛孔口很熱,而且越來越強烈。隨著我繃緊我的身體時,我覺得我周圍的環境都在移動,然後一下子我讓這股巨大的力量毫無保留的迸發了。我聽見了醫院大樓咯吱咯吱響,在這巨大力量的作用下咆哮,甚至感覺震到了醫院的地基。在這些正念的作用下,情況有了變化。

一位同修一直在告訴我:「我是你,你是我。」我看見他真的成了我,並答應照顧我的媽媽。我的媽媽是個新學員,那時的情景一定讓她很擔心,這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有了同修的照顧,我感覺壓力已經遠離了我。幾個月後,當我告訴那個同修我的經歷時,他告訴我他去集體學法,並對每個人說:麥克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這些正念和他遇事先想別人足可以在另外空間接觸到我。有些時候,我看到一些來支持我的同修,沒有別的觀念在腦子裏,他們的功柱在飛快的往上長。這使我非常高興。

慈悲的教訓

有一次,我從另外空間發現我自己被綁了起來,有數不清的人圍著我,評論我,責怪我,而我知道我並沒有幹那些事情。他們說了那麼多修煉人的壞話,我覺得我非常替他們難過,我發現我對他們的慈悲也增多了。他們正在建造一個象牙塔,而我就被綁在塔的頂端,他們把塔建得越來越高。隨著他們對我侮辱的不斷湧來,我的心看起來變得更寬廣,對他們的慈悲更多。隨著塔的不斷升高,到達天上,我也覺得自己是在地球之外。然後一個同修出現在我面前,開始質疑我是否值得這樣做,質疑我是不是一個好的修煉者和我所做的一切。我在乎同修對我評價的執著心一下升了起來,我的心變小了,我的慈悲也變少了。我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證明我所做的都是值得的。我從塔上飛了下來,要去尋找能證明的東西。

當我往下飛時,《轉法輪》出現在我眼前,上面還站著一個2英尺高的修煉者。說了幾句話後,他開始給我讀法。我聽後,心變得平靜了,理智了,我的情消退了,然後我的慈悲心又出現了。我開始想那些評價我的修煉者,對他們有了慈悲之心。突然間,我那顆執著同修們怎麼看我的心消失了。幾乎同時,我被同修們圍住了,他們擁抱我,為我高興。我的家人也都笑了。我從來沒看到過他們那麼高興。他們都說大法弟子真好,法輪大法好。我開始流淚,為我的家人感到高興。

幾個月後,那個指出我執著的同修對我說,他當時的確提出過同樣的想法。回想起來,是我的執著心促使了別人的批評,並且反映在了另外空間。這使我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也使我認識到了對別人要有正確想法的重要性。那個2英寸高、站在《轉法輪》上給我念法的同修對我說,當他在醫院給我念書的時候,他有一個念頭,請求師父幫助,讓我的主元神聽到法。當然這是確實發生的。而且當我不理智,很痛苦,過關或需要的時候,他總是出現在《轉法輪》上。至於我的家人,當我從昏迷中醒來後,他們每個人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大法弟子真好。以前曾經也被謊言毒害過的哥哥也徹底的轉變,並念《轉法輪》給我聽,說出的話好像已經在法中了。我的眼淚又一次流了下來。謝謝師父,謝謝大法弟子。

我看到了那麼多另外空間的景象,好像我在那裏生活了幾個月似的。在這期間,我的執著顯露了出來。一個非常重的心就是怕心。當害怕時,我就遠離了法,我所在的世界就好像被毀掉了,在那個世界裏不能看到事物的正確狀態。我非常渴望法,我記得我想去夠《轉法輪》,但是卻夠不到。當時腦子裏有一種想法,如果我能再有一次機會得法,那麼我就要儘量多學法。因為沒有法,一切都亂糟糟的。而在法中的時候,一切都非常完美。我的怕心越強,事情也就越糟糕。當我走出怕的時候,我就能集中精力向內找,並能背誦《轉法輪》中的「論語」。當沒有怕心的時候,我就能記住法,法能加強我的正念,空間中的一切也都歸正了。

有一次,我要飛上天堂,覺得好像要越過很多層,就像過門檻或山谷一樣。在一定的層次上,我停住了,好像被捆住了,感覺執著就像線一樣,一些非常密,就像衣服一樣把我粘在了那個層次中。當我盡力掙扎時,我看見一位同修是沒被綁住的,而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被蓋住了一些。我不能從裏面解脫出來,直到這位同修鼓勵我要向內找,才解脫了出來和這位同修一起繼續飛高。

然後我們又飛過了一層,那裏有一些奇怪的生命在一個圓洞旁邊,像是天上的一個窗戶,操縱著各種各樣的工具,也集中精力觀察著他們下面的情景。他們非常專心,狂熱的操縱著那些東西 ,根本沒有看到我們。

我們又飛高了,穿越了層層,終於來到了一個非常美麗的世界,那裏的樹很大,一定有多少萬年了,那裏還有被碾壓的草原,蜿蜒的小河和一個古老森林。那裏看起來並沒被損壞過,我們和其他的同修都在那,非常平和。

偉大的體現

同修們都是一體,就像法的粒子一樣。其中有位女同修就非常堅定的知道她應該做甚麼。她製作了一張時間表,這樣在我昏迷的時候,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我身邊,有個正的場。她經常連續幾個小時給我讀法。有一次她竟然一次讀了18個小時。這樣的無私行為是非凡的。同修們把醫院的整個場都清理了。他們不動搖堅信我能好的正念使我的家人得到了安慰,也體現了大法弟子的威德。正的場如此的強,以至離我非常遠的朋友都知道我會沒事的。醫生和護士們從來沒有看見像我們修煉者這樣的人群,一天24小時不停為我發正念和讀法。他們都知道了大法,有些還對大法非常感興趣,想讀書。甚至有個傳教士都認識到了大法的好,請求把《轉法輪》放在他的教堂裏。同修們在醫院裏花了大量的時間,得到了醫院的醫護人員,我的家人和朋友對大法的理解和深深的尊敬。

同修們也告訴我這件事情對他們的影響。我想我們都從中學到了許多。我在醫院住了3個月。同修們一直堅持來,甚至到我自己能自己學法後,他們還繼續來。他們帶來了中國的雞湯,也帶來了他們的慈悲,這給了我許多力量。我在醫院裏跑來跑去,醫務人員和病人都非常驚奇我能恢復的這麼快。有時候,當醫務人員和家人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時,同修們會來看我,他們就像一盞明燈,把我內心照亮,我的決心變得更堅定。

我要謝謝你們每個人,我要謝謝師父對我慈悲的救度和為我所做的一切。

(發表於2004年加拿大法會,蒙特利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