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人街附近堅持早晨洪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1日】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唐人街附近早晨洪法的經歷。

很多年來,每天早上我都是掙扎著起床。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我患有季節性情感障礙,憂鬱症,纖維肌痛和肺萎陷,那個時候我不能正常工作了,靠拿政府的補助為生。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遇到的一個最麻煩的事就是我要在週末上午10點到煉功點,煉完後我就直接回家休息了。

在夏天的時候,我們為了講清真象,就在唐人街附近的舊貨市場(週日市場)搭建了一個攤位。我們散發真象傳單,演示功法,向來往的遊客,當地的中國人和西人講迫害的真象。有時候,我們從早上9點呆到下午5點才離開。馬上就要到10月份了,市場很快就關掉了。我非常難過,我們不能在這裏洪法了。然後我遇到了一對從西雅圖來的修煉大法的夫婦,他們告訴我他們每天早上都在上班前出去煉功。我非常受啟發,也決定這樣做。

當市場關掉後,我決定從星期一到五,我每天早起在市場旁邊的地方煉動功。開始的時候我非常擔心,我怕華人社區不高興。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念正,下定決心,不讓這些想法帶動我。我想一直去那裏,讓他們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這樣他們就能自己判斷了。

第一年非常難過,我的很多執著心都暴露出來了。有時我會害怕,尤其是我一個人的時候。早上我掙扎著起床,然後按時到了那裏。我非常緊張,害羞。但當我一到洪法點的時候,我就覺得非常高興,不後悔。一些人漸漸的認識了我。他們會向我問好,甚至有時會給我帶來咖啡和點心。有一些人有時會加入我,嘗試著煉功。

冬天的時候,洪法點異常寒冷,很黑,而且有時風很大。我記得有時候風很大,就好像有人從背後打我的頭一樣,雖然我穿了好多層衣服,我在打坐時身體還是在顫抖。我們在一棵大樹下煉功,這樣下雨的時候,一般不會被淋濕。 有時候一些同修也會加入進來和我一起煉功,當我有時候想放棄的時候,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有時早晨,我覺得身體非常僵硬,很疲憊,我覺得可能堅持不下去了。大約過了一年後,我有好幾天沒去煉功,心裏也開始想這實在太苦了。

但是我知道這可能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不能承認。所以為了告訴舊勢力我在第二年不會停止早晨煉功洪法,我決定起得更早些,把動功和靜功都煉一遍。我非常擔心在公共場合打坐。有的時候,我不能隱藏打坐中的腿疼,有時坐的也不直,不能靜下來。我是單盤,而且當非常潮濕,寒冷的時候就更糟糕了。開始的幾天一直在下大雨,而且我也被淋濕了。我知道這是考驗,這個挑戰使我更加堅定了。一個星期後,有一個同修決定加入我每天的煉功。如果他不能來時,會有另一個同修加入我。看起來我一直都被師父看護著。還有一些同修會時常來煉功。

很多人過了一段時間後,就來拿真象傳單,或者停下來問關於鎮壓或功法的問題。幾乎每天都有一群警察在街對面的飯店裏吃早飯。有一次,一個警察停了下來,問我是否有人來找麻煩。另一次,還又一個警察問我法輪功為甚麼被鎮壓。 很多人都非常善良,感謝我們做的一切。 市政府也非常友善,他們允許我們樹起我們的展板。最後,當我們的展板非常舊了以後,我又重新做了一些新的。很多時候一大車的遊客會開過來,在唐人街吃飯。有一次我舉起了一塊展板讓他們看,他們笑著,指著展板,告訴我拿反了。

早晨洪法大約進行了兩年的時候,我們得知我們旁邊的大樓要拆掉了,我們必須要離開。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時,我很難過,然後我想這可能是件好事。現在我們正衝著重要街道了,旁邊還有車站,每天很多人都從這裏坐車上班。更多的人拿真象材料,簽名,我們也有更多的地方可以擺我們的展板。最後在其他同修的幫助和建議下,我知道了怎麼做中文「法輪大法好」的橫幅。

這塊橫幅看上去一直在閃光,很多中國人都看到了。一些人開車經過時,會按按喇叭。 一對夫妻告訴我們他們在中國一所大學教英文時的經歷:人們都非常害怕政府,他們不希望上政府的黑名單。他們告訴我宣傳法輪功仇恨的資料在校園裏隨處可見。他們還被多次警告不能傳教。我們給了他們一些材料和真象光盤,他們非常支持。有個中國人在我們前面停了下來,還叫了我們幾句中國話,在他經過煉功點的時候,他經常會說江××不好。還有一位同修,每天早上都有兩個中國小姑娘向他招手微笑,他幾乎每天都知道她們甚麼時候從這裏經過。當感覺到她們來了時,他會睜開眼和她們打招呼。

突然有一天早上,一家電視台來採訪了我們,這對我是個很難的考驗。但是雖然我當時有點顫抖,沒能記住我想說的所有,但是結果卻很好。這個節目在我們當地的社區電視台每天播放20分鐘。我有了一個講迫害和自己從修煉法輪功中得到了益處的機會。他們拍攝了另一位同修發正念時的情景,我們也演示了功法。在此時,我知道是師父在安排一切事情,我能作的就是有信心,有正念,去掉我的各種執著。

在這以後不久,我遇到了一次大的考驗。我又有一些肺萎陷的症狀,胸腔裏有液體。在我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也遇到過同樣的情況,當時關沒過好,結果是我在醫院住了11天,異常疼痛。這一次,我保持正念,我知道這是考驗,我必須要向內找,提高心性。我不停的發正念,儘量多聽師父講法,念書、煉功。而且我利用這段時間做了非常重要的編輯工作,有一封信在溫哥華報紙上發表了。很快,我就能早上去煉功洪法,能上班了。雖然還有還沒完全好,但是我能在一個星期內快速的恢復,能上班了。這次可比以前快多了──以前發病的時候,我都要去醫院,把一個管子插到胸口,讓空氣和液體從我的胸口流出,非常疼。

在此期間,同修們幫了很大忙,他們來給我念書,和我一起煉功,打電話給我,鼓勵我。有一些同修他們那麼慈悲,他們發一些文章給我讀,那些文章幫我找出了我最根本的執著。我想他們一定也給我發正念了。我覺得能在這樣一個環境中修煉無比榮幸。

說實在的,我現在早上起床已經不那麼困難了,雖然有些時候不累也躺在床上。我現在每天能雙盤一個小時,已經1年多了,這對我來說是個奇蹟。明天有兩個新學員會加入我們的早上煉功洪法。我希望以後我能做的更好,緊緊跟隨師父,提高我的心性,去掉我的執著,讓更多的人能得法,好好擺放自己的位置。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各位同修,讓我們在以後的路上成為一個整體。

(發表於2004年加拿大法會,蒙特利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