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爾法會: 我的修煉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28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學法已經一年零八個月了。每當我認真地回顧我的修煉過程,我都會熱淚盈眶。我從一個業力滿身、迷在「名、利、情」中的常人走到今天,用任何語言不能表達我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激之心。我體會到能在大法中修煉是多麼的幸運,也是多麼的幸福,我越來越珍惜現在的每時每刻,努力按照師父所說:「心存真善忍,法輪大法成;時時修心性,圓滿妙無窮。」

以下是我目前的幾點體會。

1、「 時時修心性」

剛剛開始修煉的時候,總把放下名利情簡單地理解為放下一些表面的、形式上的東西,其實也只是常人意義上的不好的名利情,把修煉也簡單地理解為多讀書、吃苦煉功、盤腿打坐。記得一年前天天早上五點半冰天雪地地去煉功點煉功,都要默誦「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現在體悟到,光讀書和吃苦煉功,而沒有真正去實修、在這顆心的轉變上下功夫,是成不了正果的。在「何為修煉」中師父指出:「出家人努力地念經書,把掌握經書的多少看作是圓滿的方法了。其實釋迦牟尼佛、耶穌,包括老子,在世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經書,只有實修,而師尊所講出的話是為了指導修煉而說的。...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切記,絕不能只把法當做常人或出家人的學問研究,而不實修。我為甚麼叫你們學、念、記《轉法輪》呢?目的是指導你們修煉哪!至於那些只練動作不學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地修煉。」自明白這一點後,除了多讀書、堅持煉功外,我開始時時地考察自己這顆心發出的每一念以及每一行為是否符合真善忍,是否符合法在這一層次對我的要求,是否符合一個修煉人的標準。只要是出自不好的念、不好的心,堅決排斥掉。這樣做,我感到從來沒有的坦然和輕鬆,那麼多的有求之心離我而去,我不再為時間緊迫、沒有一個複雜的環境而著急,也不再為修煉得這麼慢、這麼多不好的心總返出來而憂慮,不再讓顯示、爭鬥、妒忌等不好的心留在心中久久不去,也不再執著一些個人的東西。我意識到這顆心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修煉全在於這顆心的根本轉變,全在於心性的提高,我遇到的任何人和事都與我修煉有關,都是為我從中提高而來的。我體悟到,當我真正能面對世間的任何人和事而坦然心不動時,我已在那一層次中。「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一年後的今天,這句話賦於我全新的含義。

2、 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

自七月份以來,我迷茫了幾個月,腿也疼了幾個月,打坐不用說的疼,有時站完樁都一瘸一拐的。那時整天在網上看同修的修煉體會,看誰說的都有道理。當時的問題是,回不回國,去不去北京,怎麼走出來,甚麼是決裂人?通過再學習「挖根」、「大曝光」以及通讀師父的全部經文,一條思路越來越清晰:走出來不是簡單的跨個門檻,走出來是真正地從人的觀念中走出來,此時豁然開朗。提到人的觀念,師父在北美講法中指出:「往往都是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人類社會中養成的各種觀念,你不願意放棄它。…還有我們許許多多人在常人社會中養成的各種習慣勢力,或者是做人的那種方式,做人應該追求的東西」,「作為修煉的人,你們得放下這些後天觀念,…你可以和常人一樣去工作,去學習,但是人的觀念你得放下。」我體會到,人的觀念表現在方方面面,常常是不自覺的,一到人當中,就忙著做好人去了,忙著去符合人意義上的「真、善、忍」去了,忘了法對自己是甚麼要求了。實際上,發生在周圍的每一件事都能體現出是站在法的基點上,還是站在人的基點上,是維護法還是維護人,是做好人還是做修煉人。只要有人心在、人情在,就會被人帶動,就不可能達到「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悟到這一點,我也不在乎甚麼環境了。修煉的道路是師父給安排的,修煉就是去掉人這層殼。

回想近兩個月來,我大發過幾次脾氣,一輩子也沒這麼連續地發這麼大火過。有當我個人利益受到損害時,有當我做人的觀念如有教養、有禮貌、有公共道德等各種觀念受到衝擊時,有當我的個人名譽受到傷害時,當時我都是氣憤得不能自控,連續幾天象掉到迷霧中,找來找去找不到自己的錯。總想:一個正常人怎麼能這樣、怎麼能那樣。慢慢的我明白了,我是在強調人的觀念,用人情去對待矛盾,忘了自己是修煉人,應該用大法去衡量人和事。所有人的倫理、人的情,對於修煉人都行不通了。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中指出(大意):「人總是用人的標準、人的境界,在人後天養成的習慣、思維方式來衡量著這一切,永遠也衡量不清。」當我從法理上去重新認識這些事時,我意識到抱著人的觀念是永遠走不出人的,而我在人中所受到的傷害都是我的業力造成的,我必須承受,業力才能得到轉化,不失不得。一旦跳出人,那些難就甚麼也不是了。終於有一天,我心平氣和了,無怨無恨,心中只有感激。我真的感激給我製造麻煩的人。

盤腿打坐對我是一大關。記得第一次單盤十幾分鐘就倒下來了。躺在地上對師父說:「人怎麼能夠忍受?」以後半年才達到雙盤,一年才達到一小時。那時每堅持到一小時都噁心要吐、暈、心慌,直到近一、二個月才持續天天一小時。怕打坐、怕疼的心伴隨我一年多,直到我明白,不提高心性,沒有法的力量,就憑我個人是承受不了多少的,這顆怕疼心才是我盤腿的最大障礙。我開始極力排斥人的貪圖舒服的觀念,反覆默念「苦其心志」,問自己:要修佛嗎?就必須得承受,就必須去體會甚麼是「吃苦當成樂」的境界。我知道,當我真正意識到疼是消業、是好事,真正能溶到「吃苦當成樂」中去,我才是真正的過好這一關。有一天打坐,一直45分鐘竟然不疼,好舒服,我不敢相信,第一次體會到」煉功」兩個字,感受到身體的演煉。我哭了,眼淚止不住的流。我知道我的業力嘩嘩往外流著,我感到師父的慈悲、法的偉大,無以言表。我覺得我剛剛明白甚麼是修煉、甚麼是提高心性,我必須堅持不懈地去掉人的各種觀念,在法中精進,按照師父所說:「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

3、「助師世間行」--把自己的修煉和正法聯繫起來

師父在芝加哥講法中指出(大意):「你們現在的修煉和大法的整個事情是聯繫起來的,所以偉大之處,真正的偉大之處在這裏,能夠在世間上圓融著法,這是最偉大的。」當時聽了並不理解,現在才有了一些體會。我們為甚麼能修那麼快、能修那麼高?就是因為與正法聯繫在一起,就是因為能夠「助師世間行」。國內弟子為維護大法,放下自我,前赴後繼去上訪,盡自己的微薄力量,去一點點的「法正人心」。從表面上看,半年來國內形勢越來越壞;實際上,法輪大法已滲透人心,國內家喻戶曉,每個人都在擺放著自己的位置。國內大法弟子為「助師世間行」,為「法正人心」做出了巨大貢獻。在國外這個環境中,我悟到,法正人心先從我自己做起,明白自己說的、做的是甚麼。我開始審視我自己,用大法先正我自己的心,用我這層次所悟到的「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去思考、去做事,從自己周圍環境做起,加強同修之間的交流,共同提高,積極去弘揚大法,只要是弘揚法,都盡力去。我意識到,沒有大法的弘傳,不去「助師世間行」,就沒有我目前的修煉,也不能開創我們的修煉環境,那麼又怎麼會有我們的圓滿之時呢?

4、「功能本小術,大法是根本。」

我是第一次、第二次聽師父講法錄像就開了天目的。以後執著要看的心一起,幾個月甚麼也看不到了。去掉這個心後,慢慢的越看越多。記得一年多前看到師父法身,看到師父在另外空間的講法影像,看到金色的光點撒滿煉功場,激動得喘不過氣來,隨之而來的歡喜心也持續了一年多。直到最近,我才開始從法理上去真正認識功能這個問題,去掉歡喜心,不再執著於這些小能小術,不再以此去琢磨自己的層次和去看別人的層次。其實師父早指出過:」絕不會叫任何沒開悟、沒圓滿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實修煉情況。」執著於這些,是一顆常人心,有求之心。僅當我的執著心越來越少、我的心越來越純淨,我看到的才可能越來越真實,否則都可能產生隨心而化、自心生魔的問題。任何一顆歡喜心都容易被魔利用,修到小道或魔道上去了。只有在大法中修,從法上去認識法,這才是「求正法門」,才能修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層次。當我看到佛、道、神,我知道我應該從法上去認識,我甚麼地方悟對了、做對了;當我看到不好的東西,我知道甚麼地方錯了、離人太近了,要多學法,從這裏跳出去。我深切體會到,紮紮實實的在法上提高自己的心性,這才是最根本的,才是走向圓滿的唯一的一條路。

以上是我這幾個月的修煉體會,我深知我離法對我的要求還相差甚遠。

以上幾點體會如有不妥之處,歡迎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