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與弘法的兩點體會

——北加州學法心得交流會發言稿選登(續)

關注度:
【明慧網2000年3月15日】的一、學法是根本

師父屢次在各個法會上講要多看書,甚至又專寫的一篇經文「溶於法中」。同修們也在談學法對自己修煉中境界的昇華所引起的決定作用。這樣的明示,這樣的勸告,始終不能使自己醒悟,雖然平時也看書,只是完成每日功課,沒有在內心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

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在法上真正提高,在很長時間內在一個狀態中徘徊。同樣的心性考驗,屢次發生,每次以同樣方式觸及心靈,每次以同樣的方式拖泥帶水的過關。有些執著心時強時弱,但總有被其左右的時候。師父說:「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在遇到矛盾時,也能忍,也能勉強守住心性,然而把捨錯當成戒,苦苦排斥魔性的一面,執著心去不掉,修煉停滯不前。

在生活中,和自己的魔性短兵相接,手忙腳亂。這種狀態也反映在煉功。努力排斥雜念,才能勉強入靜,而且這樣的狀態中也是長期不變。這樣雖然很苦,但也能勉強應付。但心中的苦更大,為甚麼很長時間內沒有提高了呢?

師父講:「我們這個法門主要叫你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去修煉。」人這樣修煉是因為這部法的偉大。自己的環境應當說不是很複雜的,還修得這麼吃力,甚至原地打轉。如果環境更複雜了,又會怎樣呢?究竟哪裏出了問題?

自去年4月25日起,中國所發生的一切,使這個修煉環境一下子變得如此複雜,如此大。互聯網的存在,也許是歷史的安排,使自己的修煉環境一下子擴展到中國。中國同修的修煉環境牽動著我的心,他們所承受的魔難觸動著我的心,由於平時學法沒有打下很好的基礎,連那一個三點一線的修煉環境也應接不暇。中國逾億同修的遭遇通過互聯網傳來,真是鋪天蓋地,令我目瞪口呆。我動了人的情,整天傷心,整天氣恨於這些製造魔難的人,每天圍著互聯網轉,沒有心思學法,沒有心情煉功,自己變得情緒化,偏激固執。這哪是煉功人的狀態?如果這樣下去,自己還是修煉人嗎?

有一天突然發現院中的草坪枯黃了,心想該澆水了。又有幾位同修問,「你們集中學法甚麼時候開始?」猛然驚醒:自己所缺少的就是靜下心來好好地學法。通過幾次週末的集中強化學法,幫助很大,心性的提高也是出乎意料。以前的那些心性關已經不成為關了。在矛盾面前守住心性之後,不是往日的沉重,而是輕鬆和喜悅。有很多執著心逐漸變淡,逐漸變淡,根本不像以前那樣能帶動我了。我悟到,往日是不在法上的戒,當然戒不掉,今日是在法上提高後的捨了,是輕鬆,捨得自然。通過學法,認識到中國所發生的事是我們的修煉環境,並找到自己和大陸同修之間的差距。深深的體會到自己只有加強學法才能在複雜的環境中脫穎而出,修煉長進。

最近換了一個工作,剛到工作單位去做實驗,便有一個鄰近的工程師衝我發火。我莫名其妙,後來才知道一部份硅片盒子堆積到他的領域了。他一邊很粗魯的向我要老闆的電話號碼,一邊把硅片盒子直接搬過來堆放在我坐的周圍,一會兒就把我包圍起來,簡直就無法動窩了。我覺得自己是初來乍到,連硅片盒子還沒碰,他怎麼衝我發這麼大火?可能是認錯人了,便想解釋。但他喊叫不停,連我搭話的機會都沒有,也就作罷了。我微笑著看著他,好像在看他表演一樣。也覺得他很可憐,為這點小事動那麼大肝火,他的心情一定很難受,連這麼點得失都放不下。後來悟到兩點:其一,自己是煉功人,自己帶的場應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沒有修到那一步,也應向他道歉,幫著他糾正這些硅片盒子的擺放位置,在其中修自己;其二,自己雖然對物質上的得失看得淡一些,可對自己悟到的東西有時卻執著地保護,甚至變得和他一樣的情緒化。這不真是點自己沒有修掉的魔性嗎?無獨有偶,前些天又讓我看到兩個同事的爭執。他們卻是很有成就的專家,對一個技術問題各執己見,非常自信,我猛然覺得這又是在點我自己。

師父讓我們在這個複雜的環境中清清楚楚的修自己。最近的環境的變化,正是自己修煉提高的關鍵。單從修煉的環境來看,自己幾乎每天都在幾個環境中變換,一會是大陸的環境,包括做夢迴大陸上訪;一會是走入社會弘法;一會是工作單位;一會是家中;但最後,即使是一個人關在屋子裏獨處,也有自己以前形成的觀念蜂擁而至,十年穀子八年糠,也得分清自己,清清醒醒地在這些不好的,和不夠好的觀念中修自己,正自己。不失每一個環境中修煉的機會,修煉的步子也就邁出的快一點。

家中的同修對我的幫助也很大。同修平時學法抓得比我緊,讓我時時看到差距,不敢太怠懈。我們的工作單位不遠,每天都是開一輛車上班,都是她接送我上下班。上班送我要繞點路,還算可以。但下班去接我時,可就難為她了。我在單位事多,每天下班時間不定,7點、8點、甚至9點都有。而她6點就下班了。她一直是無怨無悔地等著我下班,接我回去,成為我照著自己的鏡子:一天這樣不難,難的是天天這樣,而自己能這樣嗎?記得有天早上煉功回來,天氣很冷。回家進門有一片瓷磚地很冰。我回來後穿上拖鞋就進屋了,忘記給同修拿過來離門較遠的拖鞋。猛然點醒,才覺得自己如此自私,在天天生活在一起的同修面前都做不到先他後我。

隨著加強學法,已開始在煉坐功時能容易地靜下來,繼而有定的狀態出現。到後來煉動功時靜下來也變得容易一些,甚至也有定的狀態出現。雖然各種念頭也有時出現,但覺得像撒落在身上的樹葉,一開始感受到其存在,到後來就脫落了。後來悟到,在煉功時要達到靜,為甚麼在不煉功時也達到靜,不動念呢?在自己的修煉中有三個靜的階段,先是煉坐功時入靜,後是煉站功時入靜,再後是平時不做事情,不思考必要的問題時入靜。

一天早上煉完功,鳥叫聲起,異常喧鬧,然而鳥叫再響也不影響入靜。突然想到為甚麼周圍人大談常人的利益得失,倒股票等讓自己煩呢。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鳥之間叫來叫去,可能說的就是哪裏有吃的,甚麼蟲子好吃之類的。常人和鳥之間竟然是如此相像,都是為了那點物質利益執著追求,你爭我奪的。後來在聽同事之間談股票,談房子等,就想起了鳥叫,嘰嘰喳喳,心中就靜下來了。

二、弘法更需修心

國內同修所遇到的空前的魔難,正是法的偉大的體現,要配在這個偉大的法中修,魔難也得是很大的。而且他們的考驗是因為他們的心性到了那個標準上,進而積累威德,提高層次,圓融大法,同時又向全世界弘了法。現在可以說全世界都聽說了法輪功。作為海外弟子,我覺得應該做後續工作,把法比較具體的送到有緣人面前。

有些同修先行了,通過介紹班向有緣人弘法,有在圖書館,有在書店,也有在社區中心。自己覺得這種形式比較正,對來參加的介紹班的人沒有選擇,沒有條件,任何人都可以隨時來去。事實上,來介紹班的甚麼的人都有,有科學家,有工程師,有退休的,也有無家可歸的。在這個宇宙大法面前,人人都有均等的機會,法度有緣人。這可以是這種特殊時期向公眾介紹大法的一種方式。先行的同修準備了一套投影材料,自己看了一下,覺得自己也能這樣做,便在附近的圖書館辦了一個介紹班。可奇怪的是,雖然在弘法班上有二十多年來,在隨後的九天班的第一天也來了五、六個人,但都沒有堅持下來。有兩個西方人也在僅僅參加過一個集體煉功後便消失了。究竟哪裏出了問題?

問題出在自己身上。由於對介紹班重視不夠,把這麼神聖的事,當作常人的演講。根本沒有事先準備預習,以為就像以前一樣可以臨場發揮。結果在做介紹時,腦袋裏一片空白,只能照著投影片上一個字一個字照著念,不是從自己心底發出,這樣的介紹能有力量嗎?能打動人的心嗎?由於自己的介紹不當,才使兩位西方人在參加第一次集體煉功後就沒有再來;由於自己對法輪功在中國所受的迫害而忿忿不平,就有人來為辦綠卡而學功擺樣子。自己對法的態度難道還不是根子上的問題嗎?自己與人鬥氣難道還不是常人狀態嗎?我們面對的是有緣人,我們對他們的心態難道不應該永遠是慈悲祥和的嗎?我們能讓自己心中的不平去影響有緣人得法嗎?自己心中的結不解,我們可能就讓有緣人失去了機會,造成永遠的深深痛悔。通過深入學法,我的心結打開了,這是大陸同修的修煉環境,而大陸同修的大善大忍是我對照自己的鏡子,他們所受的磨難不正是」東土出高人」的必經之路嗎?我的心容量又覺得擴大了。

本著一個純淨的心去弘法,在隨後幾次的介紹班上,也能比較自然而又發自內心的向他們弘法,聽眾也比較活躍起來。有一次,一個人對我說,「你是一個好教師」。當時心中還覺得是對自己的肯定,過後出了一身冷汗,難道自己有解釋大法的嫌疑?這不是亂法嗎? 師父也告訴我們弘法的最正最好的方式是集體煉功、法會、口傳口、心傳心和書店有書,我還能這樣做下去嗎?靜下心來學法後,悟到了三點:一個是自己弘法時一言堂,從形式上到心態上都是如此。不管別人的背景,不管別人的心態,一廂情願,別人能接受得了嗎?二是這種方式本身沒有問題,正是口傳口授的一個形式,可能不是一對一,而是一對二或一對三,更像交流。自己沒有做到口傳心傳,沒有做到為別人考慮。三是自己一開始沒有明確告訴大家,自己僅僅談自己的體會,自己的體悟,自己的理解,而真正的功理,法理得他們自己親身實踐,去體悟,去領會。自己絕不是,也不能講法理。

師父要我們修成「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弘法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別人好。因而弘法時,應當是一種真誠的雙向交流,是發自內心的善念和慈悲,而不是不分對像,一家獨言。於是在隨後的介紹班上,我先讓大家做自我介紹,了解他們的期望,這樣在自己談話中也能根據他們的情況,適當地多談一些他們關心的事情,這樣就使弘法班成為一個交心的,口傳口心傳心的場所。

然而行總是有漏,修得不好。有漏之一,先讓別人自我介紹,卻忘了自己。經人提醒,自己做了,卻又忘了讓同去的同修自我介紹。同修們也是這個弘法班的一部份,他們也有心裏的話對大家說。到後來弘法班裏所有的人都自我介紹,發現這樣做氣氛更融洽祥和,交流起來無拘無束,溝通自然,溝通思想,並為介紹後的繼續交流鋪好了路。有漏之二,雖然能為弘法班的人考慮,卻不能為圖書館的人考慮,成為有區別有目的地為別人考慮。一開始每到一個圖書館,好像是一下子成了圖書館的主人,館內館外發材料,放牌子,連問都不問。圖書館的人對我沒好氣,自己不悟,而對方是忍,還以為是弘法的事難做,是過關。後來到了另一個圖書館,裏邊的工作人員明說才明白過來。我根本就沒有為圖書館的人考慮,用弘法作藉口,而沒有向內找。明擺著問題卻視而不見。以後的弘法班,我們都主動問圖書館的人,如何貼啟事,擺牌子,覺得周圍一切正如」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有漏之三,每次去新地方舉辦弘法班時,圖書館員總是告訴我,必須預約的人才能來。當時說了好話,通融一下,或填補一張新申請表,但一直沒有把這事重視起來。只是覺得這是自己一個關,過去了,或不把其當成關就行了。後來想到,圖書館員可能會為此不舒服,因為名字不符,人家不知道你是誰,覺得還得檢查你的身份,這哪裏又能為別人考慮呢?師父說「懷大志而拘小節」,一個人只為別人考慮,不為自己考慮時,必然是懷大志,拘小節,致使結結實實修出來的。弘法要求我修煉,已經過了我的修煉。只有不斷的修自己,提高自己,才能更好的弘法。

以上是我的兩點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大家指正,幫助我提高。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