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法弟子的心態參與辦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1日】1996年元月,我在穿行於美國、加拿大的汽車上聽完了師父的九講錄音。後來我們登上了多倫多的CN塔,去了尼亞加拉大瀑布,在唐人街吃午餐……。那時室外溫度是零下20度,天上飄著雪,樹上掛著晶瑩剔透的冰枝。那是我第一次來到加拿大,天地間的一切對我來說都顯得那樣的特殊,我從心底裏很是喜歡多倫多這個地方,儘管當時的我並未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即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歷程。

6年後的2002年我們全家從新加坡移居多倫多,那時的我已在大法中受益多年。在新加坡,包括先生、父母、公公婆婆在內的全家都修煉。平時的我除了完成一份全職工作,業餘時間上當地著名風景點煉功發資料、見議員、發電子郵件、為大法網站供稿等,年假用在到世界各地參加法會、到印度洪法、去冰島發正念,並把平時參與大法活動或在公司出差旅途拍下的照片配上自己寫的遊記做成了旅遊版投稿給報紙。從攝影、寫文章到編輯、排版、校對都是自己負責,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在加拿大這個新的環境裏我要如何開始新的修煉生活呢?在含義是「眾神聚居的地方」多倫多,我非常高興能夠與眾多精進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同時也為自己還有那麼多沒修好的地方感到不安。

不久我加入了媒體組,主要是做講真象的報紙。開始是排版、套版及擔當記者,從不熟悉到熟悉,我漸漸能勝任這些任務,有時甚至感覺有些遊刃有餘。然而,隨著對報紙情況愈來愈多的了解,我發現了我們的報紙有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那就是經費問題。我還了解到,在過去的2年多,這裏的大法弟子為了辦報已經幾乎耗盡了自己的儲蓄,學員的付出已接近極限。我想:既然讓我看到了這個問題,一定不是偶然的。也許是我作為大法弟子的使命之一,我要盡力幫助解決這個問題。

在新加坡,我一直在一家大公司裏按部就班地工作,我在常人的工作是高級電子工程師。初來乍到,連找一份專業工作都面臨沒有加拿大工作經驗受阻。可是,我心裏有一種強烈的願望:我要完成大法賦予我的使命。我一定會做到。我堅信自己修好的那一面、那麼多正神都會助我一臂之力。我雙手合十,默默的請師父加持。

去年的7.20法會後,我決定開始找廣告。我很快地有機會註冊了一個廣告學習班,了解當地的廣告情況以及與廣告有關的基本知識。同時,我也摸索著開始了實地操作。

我發現自己以前所具備的能力,都是為如今的正法時期準備的。與我的常人同事相比,我學東西及做事情都比較快,以前的上司常批評我做事情太快,影響小組的一致性。而現在正需要我快快上手,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事情做好。我小時候與母親是講廣東話,我在新加坡的學習、工作環境需要我用英語,當然,我與先生講的是華語,此外,我還或多或少懂一些其它方言,這些都給我廣告業務帶來很多便利。

然而,我仍然有那麼多需要克服的地方。就說很簡單的開車,從小我就不喜歡汽車。如果不是到非要開車不可的北美,我可能一輩子也不開車。我對在高速公路開車充滿恐懼,踩油門的腳總是無法控制的發抖,不得已上高速時心裏仍暗暗希望高速公路塞車。就在我向小組的同修們宣布要做廣告經營工作的第2天,一輛車從後面把我重重地撞了一下,不久,又有一輛車從側面把我的車門撞歪,消音管也斷了。我意識到自己對車的恐懼已成為一種強大的執著被舊勢力看到,他們想用這些干擾放大我的執著,干擾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他們一定不要看到我每天開車見客戶。我知道自己的怕是一種物質,要去掉。我要堅決否定它、突破它。我要做到,我一定能做到。我堅定了正念。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家汽車製造商給我提供該品牌所有的新車供我試開,我因此有機會開遍了從小型車、到VAN及四輪驅動吉普車等多種車。我把這個試車機會當作對我的鼓勵。這樣開一圈下來,我已然是有駕駛多種車型經驗的人,對車的不適已拋到九霄雲外。現在的我經常一大早開車出去,日落黃昏才開回來,這已經是平常事了。

廣告看似平常,但是不太好做。它需要毅力、忍耐力及持之以恆。我們做過幾次培訓,報名參加的學員有二十多個。做著做著,發現漸漸地都不再做了。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鼓勵很多,時常也能收到一些負面的意見。我在心裏想:即使別人都不做了,我還是會堅持下去。我既然已經決定做這件事,它就是我的承諾,眾神知道,師父知道。有同修和我交流說:如果我能拉到較多的廣告,就會給其他同修以信心。對啊,就像我這樣看似不太適合的也能做到,其他人有甚麼理由不做得更好呢。

我一點一點地做著,漸漸開始摸著門道了。我們的廣告也在大家的努力下呈現良好的勢頭。這時,加拿大加東、加西版決定從今年的5月3日起從週報改為日報。從宣布這消息到上日報只有2個月的時間。大家對上日報都有壓力,尤其是即將面臨的經濟壓力。我能感受到這些壓力。

做廣告,我們能感覺到正法正迅猛的向前推進。與許多常人接觸,修煉的過程每天都是驚喜,每天都有故事。

韓國籍的珍妮現在是我們報紙非常出色的廣告業務員。她不會中文,也不會駕車。那時,她約了一些在交通不便地方的客戶,我每週則選一至兩天為她開車,一起見客戶。我們一起見過這裏許多有名的韓國商家,大多數時候他們用韓國語交談我只是在一旁發正念,不過,也許是合作得非常好的緣故,很多廣告都在看似容易的情況下簽了。結果,我們的報紙有許多韓國社區的廣告,在韓國社區還有一定的影響。珍妮曾經見過一些中國人客戶,她用英文向這些中國人介紹我們的中文報紙。她向我複述時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們拿到越來越多的廣告,我們也面臨越來越多的廣告設計工作。珍妮原是一名專業設計師,她為我們設計了很多廣告,同時也花時間培訓了包括我在內的一些廣告設計員。由於她不會中文。所以,有許多廣告需要我在一旁翻譯。這樣一來,「近朱者赤」,我也逐漸學會了廣告設計。珍妮在設計上的專業、敬業精神令我感動。她經常為一些我認為不起眼的設計反覆推敲。記得在5月3日日報正式發行的前一星期四晚,那是日報創刊期廣告設計的極限,珍妮在我家裏一直設計至深夜,後來為了省時間,我們決定省了睡眠時間,設計到凌晨五點發正念,學法煉功,然後完成了最後一個頭版1/4大小廣告的設計,後來客戶對這個廣告設計特別滿意。

在加拿大加東版發行週報的最後一個月,我們的廣告收入在扣除當月的支出後還略有盈餘,此外,我們為日報拉來了為數相當的廣告。

5月3日,我們按原定計劃與加西版一起,同時在多倫多、溫哥華推出日報。這是加拿大第一份免費中文日報。

由於一時找不到幫忙的學員,我每天都要負責廣告的協調、安排。我們的報紙在每天的深夜3點半左右印刷,而印刷廠留的是我家裏的電話。於是,在出日報的第1個月,幾乎每晚2、3點我都能接到印刷廠打來的電話,有時候僅僅是告訴我報紙沒問題,我可以回家了。

由於種種原因,日報時常出錯,特別是廣告。往往是深夜才休息,一大清早就有電話打來告訴我哪哪出錯了,很多時候由於著急責備也很多。而我還得在沒人設計的時候設計廣告,還得惦記著找廣告,雖然拉廣告的時間明顯減少,簽到的廣告也少多了。

一個月下來,我精疲力竭,自覺身心疲憊、面容憔悴。有一天,我半開玩笑地和孩子說:「媽媽都變成老太婆了。」結果,4歲的孩子說:「修煉人怎麼會老?修煉人只會越修越年輕。」我聽罷慚愧不已,這顯然不是孩子的話。感謝師父提醒我要時時不忘修煉的根本。

我由此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的那些個安排的難,它們都是按心性安排的,你要想過,就一定能過。

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處處包含著修煉的因素。記得以記者身份出去時,政要、企業家及常人中的名人都會對你特別恭敬,而換成廣告業務員後,就連公司的秘書或接線員都可能對你不客氣;時常還要聽一些客戶的抱怨。儘管也時有客戶給我們提供工作機會,誘惑不小。不過,有甚麼能比給大法弟子自己創辦的媒體工作更好的機會呢?

潔是2個月前加入我們報紙廣告業務的學員。她非常努力,也有了很好的結果。第一個月,她找到了8個客戶。創造了常人業務員不大可能的奇蹟。我們在一起做廣告的幾個學員經常交流法上的認識,這樣一來,我們都感覺進步非常快。

上個月,也就是我們推出日報的第一個月,我們的日報收入達到了收支平衡,開始走上良性循環。

未來的社會需要我們這個正的、真的媒體,我們也將會把一個能在經濟上在社會立足的報紙留下來。師父正引導我們一步步走著大法弟子的路。師父把作為大法弟子的榮耀給予了我們。

那天開著車,突然感覺自己的生命享受了無以承受的殊榮。從宏觀到微觀的體貼關懷、跨越時間從遠古至未來的細緻安排,這一切弟子將永遠無法報答。對師父的感激充滿了我的每一個細胞,我一時禁不住淚流滿面。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發表於2004年加拿大法會,蒙特利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