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人社區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今年五月,在我們所在城市華人社區最大的一次活動中,中、美遊人超過十萬,在展出大廳,「真善忍」三字立於正中,一目了然,旁邊美麗別緻的插花展位立著由花拼成的英文「FALUN GONG」(法輪功),綠底黃花,引人注目。此次證實大法的活動成功,蘊涵了外地趕來的學員的用心準備和付出,以及當地學員的整體共同努力。藉此,我們與華人社區也開始了更深層面的友好交往。

這裏,就有關和華人社區接觸的經驗和不足,講出來和大家交流,共同提高。

一、持續的和中文媒體、社區講清真相

早在一九九九年底,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到了一家中文報社做排版編輯,從那時起開始了深入華人社區的經歷。

媒體是社區的窗口,了解社區可以從媒體報導中了解到華人團體和重要僑領。報社對大法的認識,報社負責人在其中的作用是重要的,報社報導反映著社區大多數人的態度,但報社負責人個人了解大法真相後對我們的理解和好感也確實會影響到社區。新聞報導往往能讓更多人明白真相,同時報社人員本身的態度,會讓接觸他們的社區人改變。

所以,三年來我們在常人報社刊發的真相版面一直沒有斷。資金確實困難時,我們減為半版或隔週一次,這樣總和他們保持著聯繫。每當大事發生,如日內瓦人權會議、長春有線電視成功播放大法真相,他們都在報社新聞版登出這些新聞,我們送版面時還談談新聞之外學員純淨心靈的故事。

後來才感到送版只是表面現象,有這樣一個合適的機會一次次的面對面接觸,把真相講給他們才是根本。由於江氏邪惡集團不斷的造謠,我們需要不斷了解人們的思想變化,清除邪惡造成的影響,並給予正面的信息,持續的和媒體保持聯繫是很必要的。在長春電視成功播放大法真相時,我送版時談到了,一位編輯笑著說:「看報導了,法輪功HACK(劫持)了電視節目。」我立刻解釋說:「大陸學員冒著生命威脅,這樣做是為了讓人們知道真相。他們付出那麼多,心裏裝的是老百姓呀。」聽這樣一說,編輯就用新的口吻說:「你們的技術能插播四十多分鐘電視,挺了不起的。」

純淨心態,不以地位區分人

我自己就是做編輯的,深知編輯願意幫忙時所幫的事不亞於社長,因為他們就是具體做事的。對報社所有人員,我都講清真相,把他們當作朋友,從外地回來,不忘帶一點小禮物給他們。一次送《回歸的旅程》小冊子,問她們想看簡體字還是正體字?編輯說:「你多拿點簡體字吧,我們這兒大陸代表團來的多。」說著把小冊子擺到了他們報社的陳列桌上。我很高興,再三致謝。

我因採訪遇到過不少社區人士,當時我對他們不分職業,對誰都是以誠相待,對採訪盡心盡力,後來他們見我都是致謝,我都告訴他們是法輪大法「真善忍」改變的我,於今想起,所有遇到的人都不是偶然的。雖然人們的信仰、所屬團體看起來複雜,但我們只看人心的善念,誰都會感受到我們大法學員的純正。

一點經驗

對報社中人,可以多考慮面對面講給他們聽,即使我們送去了不少文字資料。因為報業的人天天就是接觸文字,職業習慣看東西都是草草看,出完一次報後,根本不想再看太多文字,但耳朵裏聽到的反而印象深。我有幾次了解到,他們講給別人時,有時是直接重複我們告訴過他們的話。

二、給華人講真相 海內外不可分割

海外華人對大法的正面理解對大陸華人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一次國內一代表團來訪問,我恰好去採訪。在招待餐會中,我一個一個的找他們,先說明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不會報導,只是在難得遇到他們的機會反映一下國內很難聽到的真相。我談出了法輪功的真相和對法輪功的迫害,他們都說有些情況確實不清楚,回去好好調查調查。可等我最後與代表團領隊談時,他馬上把造謠媒體的話重複出來。他說到甚麼,我澄清甚麼,可到後來他已經有點不願接受和承認了。就在這時,我們當地負責聯繫招待他們的社團負責人走過來,對他說:「法輪功這件事啊,我們外面人看的很清楚,是江××在違反憲法……」此言一出,該領隊一副驚訝的表情,一句話都沒有再說出來。這位社團負責人從「四•二五」大上訪時總理的明智處理被否定,聯繫到文革,等等。該領隊一直認真的聽著,看的出來,他在從新思考。海外華人社區負責人的話,使他感受到了法輪功被正面認同的力量。

三、和華人講真相重在言行和用心

師父說:「因為我想不管甚麼原因走入大法的,總是他(她)們的一個難得的機會。」(《精進要旨》〈大法不可被利用〉)每個和我們接觸的人也是他們難得的了解大法真相的機緣,長期打動人心的除了講真相,更重要的還要注意言行。

當時我們還沒有條件在家排每週的法輪功真相版時,就在報社排。社長要按小時付給我錢時我從沒有要,我說:「按職員來說,我該收,但作為法輪功學員,讓人知道法輪功真相和洪揚大法,是不能為自己得好處的。兩種做法都對,但我願意按法輪功學員的標準做。」有幾次看到我一月下來,她付給我的薪水抵不上我所付給她的法輪功版廣告費時,她很過意不去。

在工作中,我聽到了她們閒聊時很多人的是是非非,我都在認真排版,從不道人長短。也許充份的信任就是這樣建立的。慢慢我和別的一些社區人士交往時,就先聽到反饋說:「學法輪功的人人品非常好。」

一次快下班時,我猛然發現大陸新聞版有詆毀大法的新聞,標題赫然,我馬上說:「這是在騙人,我得刪掉這條消息。」就開始動手刪改版。開始社長想算了、早回家,但看我非常認真的神情,她就幫我,找替代的廣告。後來我才意識到社長對我那時的擅自動作沒有任何責怪。也許是我那時維護大法的正念,也許是看到一向任勞任怨、謙虛忍讓的我少有的如此認真堅持,她幫助了我。此後,這份報紙再沒有登過誣蔑大法的文字。

雖然和這家報社關係很好,我們一直尋找機會和另一家報社聯繫,後來另一家報社也開始登出我們的真相版面和新聞。「同行是冤家」,開始我這家的社長不高興,認為我們對她的報紙不信任,我認真的同她講:「我和另一報社聯繫是因為我認為華人社區和新聞界,對法輪功應該有共識。」她理解的點點頭。以後,當地新聞界的共識共同抵擋了邪惡壓力,使邪惡言論無處容身。

中文學校是家長最關心和肯為孩子花時間的地方,中文學校也是華人集中的場所。三年間,我們在兩所學校舉辦了講清真相的講座,播放真相片,回答人們的問題。活動前,我們寄請帖,給社團、社區重要人士寄去真相小冊子;活動後,帶點甜點致謝,又可以講講真相。總之,我們尋找機會,創造機會,利用每一次接觸讓他們了解大法的真相,

那時在報導新聞時,我們沒有點出具體參加的僑界知名人士,而只是報導有幾十人參加,並針對普遍提出的疑問,如「是不是參與政治」、「國內迫害真有那麼厲害嗎」、「到底能不能吃藥」等等,寫出了學員的回答。我們知道更多沒來的人非常關注這次活動,會看媒體報導。沒來是有多種顧慮,而解答他們的因謠言造成的誤解和心頭疑問是最重要的。隨著媒體的報導正面發展,後來來參加我們活動的人就多了。

我們地區學員整體上對華人講真相都很盡心。一所客流量大的商店和一位學員私交好,店裏擺放了真相材料架子,一直擺放著各種洪法資料。中文小冊子一到,在中國商店門口,有兩位學員在驕陽下發了幾個週末。別的學員給同事小冊子時,得到回答:「已經有了,週末你們兩個和藹的阿姨已經發給我們了。」一位美國學員也去發中文小冊子,中國人認真的接過資料。我們聽了都很感動。

五月,幾位學員參與「中華日」社區活動中書法和插花兩個展位的服務,書法展位擺出師父的《論語》、〈修內而安外〉等經文,還有常人的好詩詞。每個人過來後,寫書法的學員為遊客寫姓名,每人走時,我們會送上免費的真相材料。插花展位的學員獻身說法,自己以前燒傷後得大法而痊癒,後來因堅修法輪功被關押在大陸的看守所,最後是逃出來的。自然的講出了真相、揭露了邪惡,由於學員謙虛、默默付出、心態祥和,兩位大會負責人有空就來這裏坐坐,很是和諧。大會負責人說:「兩天來和你們幾位學員相處,感到你們比一般人更有熱心,更容易相處。我們還會有以後的合作。」在活動結束後,他寫給我們的特別感謝信中說:「對於法輪功,你們就堅持你們和平的講清真相,總有一天,人們會認同你們的。」

四、不落下一個有緣人

兩年前,一次我和幾位法輪功學員去中文學校講真相時,幾個人圍著我,說著誤解的話,其中一位中年女士表現的尤其厲害。我叫著「大姐」,一點點解釋著,等我從她們中走出來,再發給別人資料時,別人都接了。回家後只覺的身心疲憊。此時,另一同修告訴我她做的一個夢,夢中我們在前線搶救傷員,開始是輕傷,自己能走的,再後來是重傷員,斷胳膊少腿的,傷口散發著難聞的氣味,露出難看的物質,開始她都不願看,但他們在眼巴巴的望著我們,她分明感到:他們的生命就在我們的一念間。聽了她的夢,我知道師父在告訴我,看著人們對大法的態度,不要看表面,表面不好的東西越多,誤解越深,只是說明他在另一面傷的越重。從此後,不管人甚麼態度,我都一次次提醒自己正念善待他們,耐心去掉他們的障礙,多明白一個是一個。值得一提的是,兩年多前誤解極深的那位「大姐」,此次在「中華日」活動中被我們插花之美所吸引,久久不願離去,這次,她不但接受了我們的小冊子,臨別時還和我擁抱了一下。當時我就想,一切都在變,人也會變,可別因自己一時的偏見與不寬容而落下了、推遠了任何一個有希望得救的人。

不知為甚麼,我對華人感覺很親近。我常常想到他們輾轉億萬年,而在大法洪傳之時卻被謊言矇蔽,看到他們在杯盤交錯中渾然不覺時,我暗暗落淚,言談中他們的喜樂憂愁我都能分明的感受到。平時在中國城,看到中國人,我會主動對他們笑笑,在合適時打打招呼,以後留心給他們真相資料。在看到師父《北美巡迴講法》後,才深知挽救華人的重大意義。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放淡了對華人講真相的用心,要參加自己並不擅長的向美國人洪法。深究自己,深處不是真正為救度眾生,而是想證明自己人中的能力,執著自己、執著表面,卻不知失去的是更深遠的責任。後來,我真正安下了心做對華人講真相的事。

一位學者看完了「法輪大法的和平之路」錄像後說:「在對法輪功打壓結束後,法輪功將成為全球信仰。」國內一位武警說:「謝謝你的電話,這個電話,我終生感謝。」國內一位律師在通話兩小時後,說:「如果人類真有未來向好的方向的轉變、人類有大範圍的精神覺醒,你們是付出者,我們是得益者。」

太多的生命在等真相,希望以後自己能更多的做、做好。

(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