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國人講清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9日】最近我通過學習師父的經文和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意識到給中國人,尤其是向大陸來的中國人講清真象是當務之急。所以我就寫了這篇文章和大家交流我向中國人講清真相的經驗和教訓。

在海德堡(Heidelberg)我們每星期天上午都在城堡公園裏煉功。去年暑假,我發現我們煉功時有許多中國遊客來參觀城堡,但由於我們煉功的地方比較靠裏邊,而且在一個很高的台子上,所以沒有人能看到我們,於是我就在一次煉功時到城堡邊上,遊人必經的地方去發資料,開始是星期天去,後來每天都去。

我第一次發資料時,首先碰到的是一個六七個人的團。我心裏有點兒沒底,看著其中一個面相比較和善,於是就走上去問他要不要法輪功的資料。出乎我的意料,他說:「法輪功?我全力支持你們。我給你問一問別人要不要。」他和別人一說,馬上所有的人呼拉一下子就圍上來了,六七雙眼睛直盯著我手裏的《和平的歷程》,嘴裏卻連聲說著:「我們不感興趣,我們對這個不感興趣。」我看出他們想拿但不敢拿,就說:「這是在德國,不是中國。如果你們看完了,不想帶回中國,你們可以在回國時把它留在德國。」一個人有所顧慮地說:「我們都是黨的幹部。」我說:「那正好,你們更該看看了。」他們猶豫了半天,沒一個人敢拿,轉身向公園門口走去,沒走幾步,一個人突然回來,飛快地從我的手裏奪走了一本,迅速地揣到了兜裏,嘴裏還說著:「給我一本。」另一個看到這個情景,也迅速地回來拿了一本。

這次經歷給了我一些信心。隨著我一次次地發資料,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和問題,越來越知道應該怎麼說,心態也越來越好。一開始我遇到不想要資料的人,我就不再問了,還覺得自己守住心性了,因為我沒有因為他們態度不好而產生抵觸情緒。但後來我覺得不太對勁。這些人也許這一輩子就這麼一回出國,也許就是為了得真相來的,但由於邪惡勢力造成的這個物質場障礙著他,他的怕心或誤解讓他拒絕了,也許就是這一層殼障礙著他,我不應該這麼輕易地放棄,而應該用善心和法理幫他打破這層障礙。他不想看資料,那麼我還有一張嘴,可以給他講。後來我再遇到不想拿資料的人,我就會和顏悅色地問他,真善忍都不想看一看嗎?然後和他講迫害的事實,和政府如何造謠。除了完全失去理智破口大罵的人,一般來說,他們都會聽,有的還會問問題。最後就有人會拿。就算沒拿,他也聽到了真相。只要他們聽,不管多少,對他們生命的永遠都是有好處的。

比如有一次信息諮詢日時,我看到一個中國人向我們的攤位走來,一看就是從中國來旅遊的。我先問他要不要資料,他不說話,就像甚麼都沒聽見,沒看見一樣,接著向前走,我就和他並排走,一邊走,一邊給他介紹學員正在演示的功法。又講真善忍,和迫害概況,等我們走過攤位好遠我才和他禮貌地道別,他一直沒說話,也沒有任何表示。一個小時以後在另一個地方我看到五六個中國人。我走過去,其中一個說我們剛見過面,我一看是剛才那個人。這次我們聊了很久,他們提了很多問題,特別問我自己的煉功感受。我就用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我的家人在我的身上看到的變化作例子澄清政府的謊言,並告訴他們大法中的道理。到最後那個人說:「我看你這個孩子脾氣挺好的,我只有一個兒子,我如果有一個你這樣的女兒就好了。」我脫口而出:「如果我是您的女兒,我第一個就教您法輪功。」他稍微一愣,隨即開懷大笑。其他的人也大笑起來。

事後我回憶這個經歷,我覺得我有兩個地方比以前有進步。一是我沒有在他不理我的時候放棄。二是我的確是用善心在和他們講話。用常人的話形容就是那個人說的「脾氣好」。我記得師父在《清醒》裏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師父把語氣和善心放在道理的前面。我悟到,只是知道怎麼反駁中國政府的話,怎麼回答各種各樣的問題是遠遠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要身體力行真善忍,並把真善忍的信息在講清真象時傳達給別人。

中國遊客的反應是各式各樣的,有的破口大罵,也有不要真象資料只要《轉法輪》看的,有橫眉冷對的,也有多要資料給國內的家人看的。但他們的反應不再能動我的心。師父說:「人不是白白來在人世的。」(《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相信每個中國人的明白的那一面都是渴望得法的。他們中有的曾是至高無上的不同世界的王,曾經是非常美好的生命,曾經非常非常善。而現在他們被惡所污染,已經忘記了他們曾經有過的慈悲與聖潔。我們只有用我們的純善和包容才能重新喚醒他們內心深處蒙上灰塵的善良本質。

最後我想舉一個同修的例子作為結尾。

一個同修遇到了一個三十多人的旅遊團,其中的一個人曾當著另一位同修的面把一本《回歸的旅程》撕了。他和另外兩三個中國人一提到法輪功的名字就像發狂一樣,連喊帶叫。當這位同修過去的時候他們繼續向他手舞足蹈地喊叫。這位同修始終保持慈悲祥和的態度,笑容可掬地與他們討論。這個旅遊團的其他人無一例外地聚精會神地看著這場持續了近一個小時的戲,即使偶爾雙方都暫時不說話時,同修也不離開他們,而是在他們中間,像是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和其他人一起,帶著深深的笑意遠遠地看著學員們煉功。最後他們上車走了,同修向他們揮手,一多半的人都揮手回應他。但凡還有一點兒辨別正邪能力的人都一定會被他的從容,理智和善心打動。惡的東西最怕的就是善,只有至善才能除盡邪惡。

(2001年12月德國愛爾巴赫市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