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宴上談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2日】最近年終節日期間全家應邀赴一位朋友家小聚,同來聚會者還有五六戶家庭,有熟人,也有素不相識者。一番互致節日問候,在晚宴席上坐定之後,主人依次為大家斟上紅葡萄果汁。輪到我時,主人一邊倒果汁一邊說:「啊,我知道煉功人是不喝酒的。」

這時旁邊一位女士問道:「煉功?甚麼功?」

我說:「法輪功啊。我煉了兩年多了,好得很的。」話音剛落,座中氣氛像開鍋的水般熱烈起來。大夥紛紛問起有關法輪功的一些問題,先從宴席上美味佳餚問到吃肉問題,然後是殺生問題,法輪功的煉功方式,對生命的認識,與其它氣功的不同之處等等。我依法理一一盡力作答。在解釋主元神,副元神,以及元神離體現象時,我談到《轉法輪》書中提及1976年中國唐山大地震後一些瀕臨死亡而後復生者的回憶等(註﹕此文http://www.tiandi999.com/sm/ts.htm亦有較詳細資料)。當我正說到那些復生者事後回憶當時元神飄出體外的經歷時,坐在我左側一位從北京來的女士突然一拍手興奮地大叫起來。

「啊呀,我知道!我知道!那年我生病被送到醫院,醫生給我注射藥劑時太猛,我一下疼暈了過去。不一會兒我發現自己慢慢飄到了天花板,看見我躺在下面,醫生護士都在圍著搶救。我卻在上面著急大喊'我在這兒吶!我在這兒吶!'…」

席間空氣剎那間凝固了,大夥兒全都呆呆地瞪著她,瞠目結舌。一陣寂靜無聲後還是我最早反應過來打破了沉寂,「看看,看看,果然實有其事吧。」我也非常吃驚,沒想到原以為對無神論者來說非常難以理解的元神離體現象居然「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由一位無神論者本人親身經歷所證實。而且此經歷發生在中國北京的大醫院內,並非鄉野傳說而已。

一位先生大概才緩過勁來,遲疑地說:「這個…是不是有點太玄了?會不會是腦子裏的某種幻覺呢?」

我說:「不然。西方早已有部份心理學家不但專門研究過元神離體,還研究過人的前世記憶。經過對世界各地成百上千例的精心研究仔細推敲,得出的結論是這些現象是客觀存在的,只是在科學界目前還沒有比較一致公認的理論解釋,所以一般人對這一類現象和研究還沒有像讀教科書一樣熟悉而已。」

接下來有人談到了那幾天中國大陸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傅XX兇殺案。晚宴主人先生說:「我看過中央台的節目,那傢伙(指兇手傅XX)一看就是個精神病,滿嘴胡說八道,邏輯混亂,一件兇殺大案卻像給小孩講故事一樣,一看就知道在演戲。」

我點點頭,「沒錯。那些胡言亂語只能用來矇騙不明真相而又不獨立思考的人。這也是大陸當局極力查禁和阻止人們看《轉法輪》一書的原因,因為你一看書就馬上明白那些栽贓全都是血口噴人。我們大法要求我們在社會中做一個好人,在家庭裏工作中都要如此,對花鳥蟲魚都要盡力惜生愛護,怎可殺人?這也不是大陸當局頭一次栽贓陷害我們法輪功了。上回那個天安門自焚案,後經人對中央台原版錄像進行慢動作分析,看出許多造假大破綻,成了個弄巧反拙的栽贓典型了。」

另一位先生說:「我認為對任何事情都要有一個全面的分析判斷。就說法輪功吧,有人說他練了,可他並沒有按法輪功的要求去做。他只不過是嘴上說他練了,實際上做的卻是兩回事,所以說像中央台放的這種極端例子(指傅XX兇殺案),我是不會信的。又比如說,每種功法都存在練功人有達到效果的,也有達不到效果的。做一個調查統計得出些個百分比來,互相一比較,效果不就出來了?」

我說:「此話有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是首屈一指的。前幾年有許多大陸醫學專家教授對法輪功的功效做過詳細調查研究予以充份肯定。直到1998年,前人大委員長喬石還專門組織了一批老幹部和專家又對法輪功進行了一次詳細調查了解,得出的結論指出法輪功是非常好的功法,對人民身體健康,對社會風氣和精神文明建設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就拿我本人來說吧,在座的老朋友都知道我以前有連續十年的嚴重花粉過敏病,每年二月到五月間必涕淚交加痛苦不堪,修煉法輪功短短幾月間頑症就被根除,兩年多來從未再犯過。至於精神病人那是無法煉的,我們功法一直明確聲明禁止精神病人來練。因為我們功法是給人的主元神,而精神病人恰恰是主元神太弱不管用,連自己的頭腦四肢都控制不了,所以精神病人出問題是不能污陷到我們頭上的。」

接下來一位先生問到:「你們法輪功是否形成了一個組織呢?」

我解釋道:「我們沒有任何形式上的組織,只是因為有煉功的共同志趣而自然形成的朋友關係。平時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家庭等,煉功時也是來去自由,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有些不太熟悉的功友我連姓甚名誰都不知道,見面時只是點頭含笑打個招呼而已,如此鬆散又如何談得上甚麼組織?至於中國大陸當局污陷說我們是政治組織,那就更可笑了。其實我們煉功人都知道政治活動和我們修煉是相矛盾的,是會嚴重影響修煉的。」

另一位女士說:「我有幾次在中國城還碰到有人給我發法輪功傳單,一開始我還大驚小怪的,拿回家一讀才覺得並沒甚麼不對頭。」

我說:「沒錯,我們只是盡力把法輪功無辜受污陷受迫害的真象告訴大家,消除大家頭腦中可能的誤解而已。」

先前那位先生又關切地問:「現在大陸迫害得那麼厲害,他們幹嘛不在家裏煉煉算了,為甚麼非要站出來呢?」

我說:「謝謝你的好意,但你想想看,如果你想在家裏悄悄煉,那你一定是發自內心認為這個功法好。既然你發自內心認為他好,那麼你為甚麼不在他遭到污衊的時候站出來說真心話呢?我們講真善忍,這不恰恰違反'真'了嗎?」

那位先生正思索間,另一位先生說:「可這不是不忍嗎?」

我說:「我們說的忍,可不是一般人說的忍氣吞聲,而是指奉行和平與非暴力的原則,但決不是姑息縱容壞人壞事。我們是本著一片善心,採取和平的方式,把心中的真話說出來。別看真善忍三字說的容易,要真正做到可是難上加難。只要中國大陸當局一天不停止污衊迫害法輪功,我們是一天也不會停止說明真象的。」

看得出來,席間的女士先生朋友們對法輪功還是有一定理解的。根據我平時的了解,幾乎所有的朋友都表示大陸當局對法輪功的打壓是錯誤的,只是對大法本身有些具體的疑問。儘管有些問題他們仍不一定能馬上完全理解,但至少聽了我們說明真象後,腦海裏會有一個新的印象,或了解到一種新的認識問題的角度和方法。希望我們能夠利用各種機會把大法的真相更加深入地告訴更多的人們,更好地助師世間行。

以上個人體悟,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