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體會:「中國人」「黃皮膚」該清醒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6日】「對大法行惡者」江XX挑起民族仇恨來誣陷法輪功,罪責難逃。以下是兩例:

黑龍江省依蘭縣大法弟子張敏被當地惡警虐殺後筆者給依蘭縣第二看守所所長鄭軍打電話中的一段對話:(先給他介紹了法輪功在世界上享有的盛譽。)

鄭軍:你是誰?叫甚麼名字?你是中國人嗎?
筆者:我是中國人。法輪功是中華民族的國粹。全世界的人民和政府都說法輪功好,有人非說不好。全世界都沒有因為煉法輪功而死人。有人非說在中國死了一千六百人。全世界煉法輪功的人都沒有一例自焚,自殺,殺人。有人非要編點電影,造點假,給中國人臉上抹黑。你說誰是中國人?你們依蘭縣公安局的韓雲傑等毆打、折磨張敏致死,你是中國人嗎?(講真相,他一直在聽)

鄭軍:你給我發工資嗎?
筆者:為了錢,就可以把好人打死嗎?我給你打電話是為了你好。善惡有報。法輪功早晚要平反的。善待法輪功對你以後有好處……

這使我回想起當年紐約世界高峰會議期間,我在唐人街發真相小報「清流」時碰到的一幕:

我一個人邊走邊發:「拿份報紙看看吧,是講法輪功真相的。」一抬頭,5個漢子,橫眉豎眼站在一個店門口,打頭的手叉著腰。要是不學法輪功,我會立刻走掉,頭也不回。可當時我一點也不害怕。拿著小報的手也沒收回來。我知道,大陸酷刑下的同修在看著我,眾神在看著我,師父在看著我。

我又重複一邊:「拿份報紙看看吧,是講法輪功真相的。」「不看」。「為甚麼?」打頭的摟起袖子,指著自己的皮膚狠狠地說:「我們是黃皮膚。過去白皮膚把黃皮膚當狗。黑皮膚用槍打黃皮膚。黃皮膚需要中國強大起來,才能不受欺負,不受氣。」他還說:「白皮膚給了你多少錢?」這句話提醒了我:他們可能是雇佣來的。

我靜靜地告訴他們:「白皮膚裏有好人,也有壞人。黑皮膚裏有好人,也有壞人。黃皮膚裏有好人,也有壞人。法輪功講『真、善、忍』。不管白皮膚、黑皮膚,還是黃皮膚,照著『真、善、忍』去做的,都是好人。現在大陸把煉煉功、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抓起來,往死裏打。是壞人在打好人。我也是煉法輪功的。原來是癌前病變患者,現在全好了。你說,我能不出來說句公道話嗎?」

我還告訴他們:「沒有人給我們錢。這些報紙都是很多煉功人省吃儉用省下了的錢,少睡點覺,自己印的真相。我們都有工作。我們是星期五下了班,連夜開了17個小時,趕到這裏的。為了省錢,我們8個人擠在七個人的車裏。我是在兩張座位的中間的睡袋上坐了17小時來這裏的。在這裏碰見你是我們的緣份。我哪裏做的不好,你就說我不好。」「沒有,沒有。我沒有說你不好。」他打斷了我的話。我接著說:「哪個法輪功學員要是做的不好,你就說那個法輪功學員不好。可我告訴你,不要在連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時,就亂說不好的話。我這是為你好。你不煉功不知道。我知道,法輪功是天法……」

我講了20多分鐘,他有時問幾句就再也沒下文了。他一直在聽。他身後的幾個人開始還幫腔,慢慢地全溜回店裏去了。看看天黑下來了,手裏還有幾張報紙。我說,我想去把這幾張報紙發完,還要去找旅館。他揮揮手,沉重地說:「去吧,去吧。」我接著往前發,轉彎處回頭看,他還站在原地看著我。我的眼淚出來了,一顆善良的愛國心,被邪惡的謊言矇騙的心總算開始思考了。

*****************************************

從紐約回來,動過寫稿的一念。但只要一想寫就睏得不行。當時也悟不到是干擾,被自己的求安逸心帶動,就放下了。最近才悟到,還有很多人被同樣的謊言矇騙。是「中國人」「黃皮膚」清醒的時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