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向每一個有緣人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3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各位來賓好:

我叫林映華,洛杉磯大法弟子。我修煉法輪功已經五年多了。修煉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無窮。我從心底感到法輪大法好。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以來,我的心很痛,成千上萬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到邪惡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而很多可貴的中國同胞被邪惡的謊言愚弄,難辨是非,他們的生命被邪惡推到「真、善、忍」的反面。我悟到,我應把證實大法和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真相放在首位,這是自己的歷史責任,這是「先他後我」真正的善。我要去喚醒每一個有緣人的善心,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救度世人。從2000年7月開始,我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並堅持不斷發放大法真相資料。

我家住在一個交通方便的地方。工作需要,往往上午去一個城市,下午又去另一個城市。我就利用自己的方便條件,在上班的公車上、在超市門口;進洗衣店、理髮店、銀行、公園、中國城沿街,各個城市的集會,大陸旅遊團必經的飯店和禮品店、飛機場的回國人員航班候機室,一有機會,就發放大法真相資料。

我每天的活動,早上煉功、然後上班、沿途發大法資料,參加講清法輪功真相活動,下午也上班,晚上去中國旅遊團必經的飯店和機場,每天在外活動約13個小時,常常經歷3~5個城市,回家後看書學法、上網、處理家務。每天時間排得滿滿的,但我不感到累。我今年64歲了,修煉了大法,我的精力很充沛。

通過國內外大法學員的講清真相,許多中國同胞漸漸明白了江澤民為了一己私利,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的是一場邪惡的迫害,明白了法輪大法好。但是,由於江澤民政府邪惡勢力謊言專制宣傳,十幾億的中國同胞中,還有很多得不到法輪功真相的信息,輕信了謊言,有的誤解大法及大法弟子,甚至有的成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幫兇,生命被置於非常危險的境地。所以,抓緊時間,通過各種渠道,深入細緻有效地向中國人民講清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是最迫切的。於是,我就把重點移向向國內發信,向大陸旅行團和回國人員講真相發真相資料。

這時候,我突然收到多年沒有聯繫的大學老同學寄給我當年同屆的一百多位同學的通訊地址和電話號碼。我悟到這正是講清真相的好機會,這些人是與我五年朝夕相處的同窗,很多是與我有緣的,所以我一一給他們寫信講真相,寄大法資料和光碟,打電話。

我第一個電話是打給廣州一個同學,講清真相後他說,他平常聽到看到的都是反面報導,我是第一個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的人。我高興又一個善良人明白了真相,可是,我覺得我們的責任更重大,在大陸還有多少像我這位同學,被封鎖得連「法輪大法好」都沒有聽說過。

下面我講向大陸旅行團,講真相的小經歷同您分享。

有一次,我在一餐廳門口,見到七、八個大陸代表團成員吃過飯後等著上車,我走過去給他們真相材料,他們都不要,還說出許多負面的話,甚至說要我走遠點。我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應該用慈悲幫助他們,不能因為他們對我的態度不好,我就放棄了。此心一出,於是我看到一個人手裏拿著電話卡不知如何使用,問同伴也說不清,我就藉機走向前去告訴他怎樣使用電話卡,他的問題被解決了,就立即轉口問我:你是哪來的?來美國多少年了?你原來是幹甚麼的?於是我就現身說法。我說:我是從廣州來的,是大學副教授,我是中國科技大學第一屆畢業生,學高分子化學專業。這時好幾個人對此很感興趣,把我圍在中間,其中有人說:那你是高材生呀!有人說:你有那麼高的學歷更不應該學法輪功,有個低聲說:學了法輪功,那你不可惜了。我說我的學歷不高,我沒有讀過研究生,也沒在國外留學。這裏碩士生、博士生、博士後、專家教授、藝術家修煉法輪功很多很多,只因為法輪大法好啊!她是真正的科學,我搞了幾十年的自然科學,學了大法才知道佛法博大精深。我身體很好,60多歲了你看我上一天班,下班就來給你們送資料,也不覺得累。我在社會上懂得做好人,到處受歡迎,我生活得很愉快,你都不知道,學了法輪大法我有多幸運。這時大家都聽我說,很靜很靜。司機要開車了,他們上車去了,等車門沒關,我就在車門口真誠地說:祝你們旅途愉快,希望有機會再見。他們全部向我揮手說「再見」,氣氛那麼友好。我馬上又說,請你們記住一句實話:法輪大法好!對你們的前途、生命有益;任何時候都不要反對法輪功。他們一起說「好!好!」接著我拿出一封信遞給一位小姐,說「這裏有一封信《致可貴的中國同胞》,請這位小姐在車上給大家念念吧」,她接過去說「好」,彼此再說「再見」!車在愉快祥和的氣氛中,帶著大法真相開走了。我也悟到只要有正念,大法慈悲的威力就能體現出來,事情就能做得更好。

有一天在機場,給回國的旅行人員發報紙時,正走近一位先生,他擺手表示不要,我還是上前請他看真相資料,他說不看,我當時覺得他能在此時來美國,也不是偶然的,是大法給他機會了解真相,能在我面前出現也是緣份,我不能放棄可能的機會,我又發現他的長相和口音似是我家鄉潮州人,潮州人家鄉觀念很強,同鄉容易溝通,是一個好機緣,我就試用家鄉話問他:「你是來旅遊的?」他發現我是同鄉便轉為高興說:姊,你是潮州人?我說:是呀!你有機會來美國,報紙又送到你眼前,為甚麼不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呢?法輪功在中國是受到迫害的,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上的好人,而國內的電視報紙是誣陷造謠。他說:姊呀!我這一輩子很窮,也就這幾年國家強大經濟搞活,我掙了一些錢,也有機會出國做生意,我老實說不想找麻煩。我心裏想:我在講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在人的口味去幫他「因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個底線很低,他的道德水準的底線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壞的他都去幹」。[《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於是我說:咱們是老鄉,今天見到都是緣份,我跟你說實話,江澤民在使中國人對大法犯罪,將來對自己的生命的確是很危險的,請看看資料,明白真相是有福報的,如果回去能把真相告訴縣城其他人,對你未來的福報就更大了,記住法輪大法好!任何時候都不要反對法輪功,他接過報紙表示好好看,並說要告訴別人。

另一次在一酒店門口,給中國旅行團發資料,到最後,有五位好久也不出來,馬路對面的公車快到了,我想該回去了就放棄等了。可這時馬路的紅燈時間特別長,就是過不去,公車已過去了我只好等下一輛,我又回到酒店門口。等一會兒出來二個人,給報紙他們,卻匆匆走了,心裏想一般同車裏的人狀態差不多,要都要,不要都不要,那裏三個可能也不要,早點去對面等車吧!可是又同樣出現紅燈時間特別長,我無法過馬路公車又提早過去了,要再等40分鐘才有車。我悟到一定是有緣人,讓我等著,給他資料。我又感到我的心態不對,要調整:我心裏想的是急著回家,但就是上不去公車,有緣人吃完飯就是不出來,這時我想到要把心放下來安心等待。我腦子浮現出老師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為甚麼要為自己一點時間而放棄救度有緣人呢?吹點冷風,肚子有點餓,有點累,就不顧別人想回家,這不是求安逸嗎?大陸的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發真相材料,我只是多花點時間就不想幹了,心裏頓時覺得很慚愧。於是我安心在門口等著,裏邊的三位很快就出來了,前面二個人拿著報紙匆匆就去上車,最後一個問我:是法輪功資料嗎?還有其他的嗎?我給他三種報紙、一本為回歸旅程、一張光碟,他高興的裝在書包裏。在送他上車的十幾步路程中,我說法輪大法好!請你多看真相材料,並且回國告訴你的親朋好友,你會有福報的,他給我點頭說「好」就上車了。我想這位就是等著我給他真相資料的有緣人吧!這時過馬路的綠燈亮了起來,當我走過馬路不一會兒,公車就來了。回家路上,更體悟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慈悲。

以上是我在講清法輪功真相中的點滴。個人體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值此機會,更是衷心希望來賓朋友,如果您不修煉法輪大法,請能多多了解法輪大法真相,也請轉告你們的親戚朋友:法輪大法好。修大法,大福份。

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