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長白山下的故事(一)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8日】主要人物表:

倪春花:大法弟子
楊老五:倪春花老伴,大法弟子
老趙:菁圓中學退休老師,大法弟子
王磊:菁圓中學老師,大法弟子
顧大媽:倪春花鄰居
山裏中年男子:倪春花父親
關局長:宜春縣公安局局長
小孫:宜春縣公安局公安人員
張所長:城東派出所所長
大嫂:倪春花的嫂子
伍大媽:倪春花娘家村上的人
老太太:倪春花的婆婆
關所長:倪春花婆婆家鎮上派出所所長
陸小明:倪春花婆婆家鎮上派出幹警
小丁:倪春花婆婆家鎮上派出幹警
秀芬:陸小明的母親

<一>

凌晨,東方出現了一絲亮光。晨曦中,黑黑的群山的輪廓。

遠處山下一座小城,閃爍著零星的燈光。

昏暗的街燈,狹窄的街道,一個騎三輪車的老農,遠處街道上有一輛清掃垃圾的車正發出一陣刺耳的金屬撞擊聲。一片低低的有些破舊的居民區,其中一個窗戶中透著燈光。

室內,小小的居室,很簡陋,一個老婦人,背略有些駝,正站在一個櫃子前。

慢慢地,老人轉過身來。一張乾瘦的臉,臉上深深的皺紋。她環顧起四週來了,依依不捨的混濁的目光,很痛苦的表情。慢慢地,她又轉向這個木櫃,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起櫃子上的木把,好像在回憶著甚麼。

[畫外音]老婦人的聲音:人這一生真是苦啊!我小時候,奶奶常說,我生來就是苦命的娃兒。

<二>

群山環繞中的秋季,一個雨天,蕭瑟的秋風。遠遠地,秋雨打在一排大樹上,雨滴順著發黃的樹葉往下滴落,樹下是一條通向遠處的小路。小路向山的深處延伸,依稀可以看到掩映在樹林深處的幾間民舍。

那是一個看起來挺不錯的小院落,屋簷下掛著成串金黃的玉米、雪白的大蒜。突然屋子裏傳來一個老太太的聲音,有點哭天喊地的,「這丫頭咋這麼苦命呀?怎麼連個腳後跟都沒有。」

屋裏,有幾個人正默默地看著一個郎中模樣的人。旁邊有一個老太太正在用衣角抹眼淚。那個郎中模樣的人正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女嬰,他看上去有點無可奈何,「這是沒法子的事。」

「大哥,這幾個月來,我們能想到的辦法都想了。這女娃扔了算了,再長大,更沒法子了。一個姑娘家的,是一個瘸子,還斜眼,將來嫁給誰呀?」另一個客人模樣的人說道。

「沒事,沒事,將來會好的。」一旁一直沉默著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

<三>

山裏的春天很美,到處都有盛開的鮮花。幾隻色彩豔麗的飛鳥在村頭的一棵大樹上鳴叫。樹下一個身穿紅衣服7、8歲的小女孩,頭上的紅頭繩紮成兩個蝴蝶結,正一瘸一拐地歡快地追逐著幾隻飛舞的蝴蝶。

「瘸子。」「斜眼。」村中突然竄出兩個大孩子,對著小女孩大叫起來。

小女孩頓時站住了,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一雙眼睛中流露出幾分委屈,差點兒流下了眼淚。她的眼睛本來長得不錯,然而那斜視的右眼使她看起來有些滑稽。

這時,一個中年男子大步從村中走出,那兩個大叫著的孩子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春兒,別害怕。爸爸不是經常告訴你要堅強嗎?」

中年男子拉著小女孩的手向村裏走去。

[畫外音]老婦人的聲音:那時爸和我最親,教會了我要堅強地生活,還經常告訴我碰到不順心的事不要去怨天尤人,要做好事,多積德。下輩子我就有好日子過了。等我長大了,他把他從小在私塾老師那裏學到的一些字全教給了我,還想了許多辦法讓我上了兩年學。他上山採藥的時候,還經常帶我去山裏,給我講許多山裏面的事。

春天來了,山底下又是一片春花爛漫,嫩綠的樹林,天空中幾隻飛鳥向遠處的群山飛去,漸漸遠去的飛鳥聲,遠處山頂上的積雪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溪流的聲音,半山中,冬雪正在慢慢融化,滴落在一個光滑的岩石上,岩石旁邊,一條清澈的小溪正在向山下流去。

遠遠的小溪旁邊,站立著那個女孩和她的父親。女孩的父親一手指著遙遠的山,正在講著甚麼。

<四>

外面的陽光正透過玻璃,照射在老婦人的身上。老人似乎並沒有感覺這些,她還是站在木櫃前,沉浸在深深的回憶之中,臉上有著一種孩子般的天真。

老婦人手扶著木櫃,「這是我爸在我出嫁前從長白山找來的上等的木料做的。」

停了一會,老婦人接著說道,「出嫁那天,我爸流下了眼淚。一個勁兒地說,'春兒好福氣,春兒好福氣。'親戚朋友也高興極了,'春花居然嫁給了城裏做工的楊家的小兒子。'」

突然,隔壁傳來一個老年男子的咳嗽聲,沉浸在回憶中的老婦人猛然回過神來,臉上重現那份滄桑。她趕緊轉身,然而,她跨出去的腳步卻停住了,猶豫著。過了一會兒,一切恢復了平靜。老婦人的臉上更加痛苦的表情,她慢慢地轉過身,雙手哆嗦著打開了那個木櫃。

木櫃裏面是疊得整整齊齊的衣服。在上面,平放著一件深藍色的毛衣,領口上繡著花。老人拿出毛衣,在身上比劃了一下。

[畫外音]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媽,這是我特地在南方給您買的。春節的時候您一定要穿上呀。可不要捨不得。

老婦人有點摸索著走到一個破舊的鏡子前,穿上了毛衣。這時,眼淚從老人那蒼老的臉上開始滑落。

老人用手輕輕地抹去臉上的淚水,回到那個木櫃前,在左側,她摸索到了一封信,她打開信口,朝裏看了看,裏面是有些發黃的紙張,然後又合上了信口。

老人把信裝進了一個有點發舊的布袋中,走到桌邊,拿起桌子上的鬧鐘,仔細地看了看。她看上去有點著急起來,趕緊拿起了布袋。

走過那個咳嗽聲傳出的房門口時,她停住了腳步,想推門的手停在半空中,她遲疑了一會兒,眼淚從她乾枯的臉上重又滑落,她急急地用衣袖拭去眼淚,然後匆匆回轉身,推門而出。

<五>

狹窄的街道,老婦人貼牆而行。

[重疊的鏡頭]在昏暗的燈光下,老婦人正在寫信。

「紅兒,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媽媽已經走了,再也不會見到你們了。

你千萬不要難過,要好好照顧好你妹妹,有時間多回來看看你爸。說實在,看到你倆這麼有出息,都讀上了大學,到了大城市裏工作,媽媽也就放心了。

媽媽一直沒敢告訴你們和你爸,半年前,我的左眼就開始疼起來,後來,再也看不到東西了。前一陣,我的右眼睛也開始痛。昨天,我去了醫院,醫生告訴我,得趕緊做手術,不然我的右眼也會失明。但是,我知道,家裏現在再也拿不出錢來了。這些年來,也多虧你和小英子接濟,才勉強過著日子。你爸自從那次工傷後,癱瘓在床都快13年了。全國醫院跑了不老少,然而沒有一點希望。整整13年來我一直細心地照顧著你爸,而現在,……」

老婦人的眼淚滴落在信紙上,老人趕緊擦了擦,接著寫著信。

[重疊的鏡頭]街道上熱鬧起來,來來往往的騎自行車的人,背著書包上學的孩子們,行走在人群中的春花。

「真不敢想像如果我的眼瞎了,……」

老婦人開始哭起來,過了一會,接著寫到,「你外公自打我懂事起就告訴我要堅強。我也一直記著你外公對我說的,所以這麼多年,自從你爸癱瘓以來,我都一直沒有垮過。特別剛開始那幾年,又要照顧你爸,還老惦記你倆的事,但我一點都沒怕。可現在,一個又瘸又瞎的老婆子不知道留著又有甚麼用呢?我怎麼也捨不得扔下你爸一個人,可是,……」

老婦人邊哭邊寫著。

<六>

老婦人小心地行走在路邊的人行道上。

遠遠走過來一位60多歲的老人。朝老婦人人喊到,「春花,大清早的上哪去呀?」

老婦人吃力地向遠處張望。

不一會兒,那人已健步來到春花跟前。說道,「我是菁圓中學的老趙呀。怎麼不記得了?」

春花:「沒,沒,沒有,……怎麼會呢。那時我女兒多虧有您的照顧。」聲音有點不知所措。

老趙,笑呵呵的,「今天看你穿得這麼利索,是走親戚吧?」

春花:「回老家看看。」說話有點支支唔唔。

老趙又看了一眼春花,好像注意到甚麼,關切地問到,「是不是老楊又有甚麼事?」

春花:「他挺好的。是我的眼睛不好使啦。老啦,不中用了。」說完,不由得長嘆了一聲,痛苦的表情。

老趙,「也是的。怪不得老半天認不出我了。」

老趙突然想起了甚麼,一拍後腦勺,「有了。你去試試法輪功,說不定管用。」

春花老人有點迷惑,「法輪功?」

老趙,「法輪功可好著呢。你還記得我老伴那要命的關節炎吧。這不,煉了幾個星期法輪功,你猜怎麼著?好了!」

春花老人,「真的嗎?有這麼管用?」

老趙,「可神著呢。不過,那裏面的學問可大著呢,一時也說不完。你不妨也去試一試?」

春花有點心動,突然她又有點垂頭喪氣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地問道,「貴不貴?需要多少錢哪?」

老趙,「沒人收你錢,早上你去公園學就得了,專門有人教。對了,今天晚上在中學放李老師的講法錄像,你可以去聽,每次放完錄像,他們還免費教功。他們總說這辦法最好,既對法輪功有個了解,又學會了五套功法。」突然,老趙想起了甚麼,「你不是要回老家嗎?沒耽誤你的事吧。」

春花,「沒有,沒有。我先去學這個……」

「法輪功。記住了,晚上7點,菁圓中學。」

<七>

春花早早地來到了教室,室內有些簡陋,兩個年輕人正在往裏搬一個電視。看到春花,熱情地招呼起來,「大娘先請坐,我們一會兒就開始。」

不久,陸陸續續地來了許多人,也有一些是春花認識的,大家打著招呼。春花挑了一個前面的位置,好看清楚點兒。那個搬電視的小伙子打開了電視,微笑著,「好,我們現在就開始看我們師父的講法錄像。」大家立刻安靜下來。

錄像開始了,大家聚精會神地聽著。

春花靜靜地聽著,臉上的表情漸漸舒展開來,時而點著頭。

<八>

早上,公園裏很熱鬧,練太極的,跳舞的,舞劍的,跑步的。公園的深處一個小湖旁,一個年輕人正在手把手地教春花老人煉功。

年輕人,「大娘,昨天的錄像聽得怎樣?」

春花,「好著呢,李老師說得咋那麼好呢,全說到我心坎裏去了。等會兒我還去聽。小王,謝謝你給大夥兒做了這麼個大好事。」

小王,「哪裏,應該感謝我們師父把這麼好的大法傳給了我們。」

<九>

又一個早上,公園,遠處傳來一陣悠揚的音樂,一群人正在專注地打坐。春花閉著雙眼,神態是那樣安祥。音樂結束了,春花睜開眼睛,突然,她叫出聲來,「我能看見了!我能看見了!」

眼淚從老人眼裏流出,「我的左眼也能看得見了!」

許多煉功的人圍著春花,說笑著。

一個30歲左右的年輕人說道,「開始看《轉法輪》這本書,其他方面,像教人做好人,要重德等等都覺得很有道理,就是不相信書上描述的那些神奇的事情,今天可真是信服了。」

小王,「我在大學時就開始煉功了,越看這本書,越覺得裏面有著永遠也看不完的內涵。我們一定要多學法啊!這才是根本哪。」

<十>

家裏,春花正在教她老伴煉功。老伴坐在床上,比劃著動作。

<十一>

一個空房間中,沒有傢俱,春花和十幾個其他的人正在一起讀書。

<十二>

冬季,窗外飄著雪花,春花在家裏和老伴一起讀著書。

春花,合上書,「好,今天就先讀到這裏。」

春花老伴,「今天讀書和前一陣真不一樣,那時經常覺得全身發冷,……」

春花,「那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呢!……」

春花老伴,「知道,知道。你知道今天怎麼著,全身發熱,可舒服著呢!來,你扶我一下,我坐到凳子上去,我們一起煉功。」

春花攙扶著老伴,他老伴下地時,突然很快站立了起來。

春花驚叫到,「你能自己站起來了?!」

老伴頓時淚如雨下,「太神了!太神了!法輪功真神哪!」

「整整13年哪!」春花突然大哭起來。

春花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拉著老伴的手,來到小客廳中師父的法像前,兩人一起跪在地上,雙手合十,眼中閃爍著淚花。

<十三>

初夏,暴雨中,雨水在窄窄的弄堂中越積越多。兩個老人的背影在風雨中,穿著雨衣,正在下水道口清理著甚麼。

春花的一個鄰居,顧大媽正好頭探出門,看了一下天,「老天您可別下了,不然我們這個家可又要遭災了。」突然她瞥見了弄堂口風雨中的兩位老人,凝望了一會,「這兩口子,可真象活雷鋒呀!」又朝兩位老人看了一下,自言自語道,「今年看來我家不會遭災了。這年頭,也只有法輪功能這樣做啦!好人哪!」

<十四>

街道上,春花兩隻手都滿滿地拎著許多的菜,突然,胡同裏竄出一輛自行車,一下把春花撞翻在地,菜撒了一地,破碎的雞蛋。那個小青年開始罵罵咧咧起來。

春花慢慢地從地上爬起,輕輕地撿起地上的菜,仍舊笑瞇瞇的。

看著春花的笑臉,小青年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春花平靜地抬頭說道,「小伙子,有急事吧。趕快辦事去吧。」

小青年有點發愣,春花站了起來,微笑著說,「自打我修煉了法輪功,時刻記著師父說的,要時時刻刻保持一顆祥和的心態,從此呀,我這氣可就再也生不起來啦!」

小青年也笑了,「謝謝大媽。」然後跨上自行車,騎出5米遠時,小伙子回過頭向春花喊著,「謝謝法輪功!」

<十五>

夏日的凌晨,公園小湖旁,風中搖曳的垂柳,枝頭梳洗著羽毛的小鳥,盛開的鮮花。許多人圍在一起,正在談論著甚麼。

遠遠地,春花和她老伴正有說有笑地快步向這邊走來。春花已不再一瘸一拐,而是穩步如飛。

「他們來了。」人群中不知誰叫了一聲。

「你倆的照片都登在報紙上了。」老趙衝著還沒走近的兩位老人喊到。

走近的春花看上去臉色紅潤,比先前年輕了許多,安祥的目光中帶著笑意。兩位老人笑盈盈地來到人群中,老趙迫不及待地把報紙遞給春花。
一位中年男子,「聽說縣長都在問您的事呢!大夥都在談論,法輪功真神哪!」

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春花,您現在可是大名人了。」

大家七嘴八舌,「全城都在議論你倆的傳奇故事呢!」

春花一直笑盈盈的,而且很平靜,「這可都是法輪功給我們的第二次生命呀!好吧,我們還是先煉功。」

煉功的音樂響起來了。大家放好墊子,坐下煉功。

春花盤著雙腿打坐,沉浸在一片寧靜之中。

一群靜靜的煉功人,有點忙碌的公園,遠處疊翠的群山。悠揚的煉功音樂中,天空悠然飄來朵朵祥雲。

<十六>

冬天,凌晨,遠處群山掩埋在白雪之中。公園中,厚厚的積雪。天地間一片潔白。公園裏有些冷清。雪地裏,有一群人站在那裏煉功,悠揚的煉功音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