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本:為了天下所有的父母妻兒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2月13日】音樂聲:加拿大國歌

〔鏡頭〕從機場候機室巨大的玻璃窗延伸出去,定格在巨大的波音飛機的尾部,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標誌上。飛機猛地晃動了一下,然後緩緩向前移動,漸漸的,猛地飛機加速起來,機翼後側向下壓,機頭上揚,離開地面,由近及遠,迅速上升,轉瞬消失在湛藍的天幕之中。

〔鏡頭〕看上去身材略微發胖的徐廠長將自己的目光從窗外拉回來,掃視了一下在候機室裏靠在椅子上正在打瞌睡的七、八個中國人。

〔鏡頭〕徐廠長在深思,這時他耳邊響起了女兒甜甜的聲音:「爸爸,我今天下午剛剛開完大學畢業典禮,我太高興了,真想快些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媽媽」。
〔鏡頭〕徐理明臉上露出父親滿意的微笑。徐的聲音,今晚回家來全家好好慶賀一下,這可是咱家的大事啊。

〔鏡頭〕鏡頭轉向徐理明回憶女兒在集體煉功的場面。
〔鏡頭〕中國電台,電視台,報紙鋪天蓋地的誣蔑法輪功的場面。
〔鏡頭〕「啪!」回憶中的畫面上一個玻璃杯摔的粉碎的聲音把徐理明震動了一下,他從回憶中掙脫出來,下意識的搖搖頭,帶有悔意地長嘆了一聲。

〔鏡頭〕徐理明看看手錶,指針指在4字,他抬起頭又看看牆壁上高掛的飛機起飛時刻表。接下來,他略顯心煩的來回踱著步子,鏡頭從全身漸漸移動到來回走動的腳上。

〔鏡頭〕雲中穿行著的飛機機身。
〔鏡頭〕迅速切換到行駛的小汽車上。

〔鏡頭〕大門打開,徐夫人連忙接過從外面走進來的徐理明手中的提包

〔鏡頭〕茶几上擺放著煙,酒和幾樣禮品。徐理明的夫人坐在沙發上翻看著老伴出國旅遊的照片。一邊看著一邊興致勃勃地詢問著,徐理明在一旁向夫人介紹著,

夫人:這是法國巴黎的埃菲爾鐵塔吧?…這張照片是…。
徐:紐約曼哈頓那可是讓美國傲視全球的地方啊。
夫人:這我知道,這是加拿大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對不對?
…哎,這是怎麼回事兒?這麼多中國人,像咱們勸業場了。
徐: (點上支煙緩慢地說)CHINATOWN.
夫人:前...前那燙?
徐:(衝夫人一笑)就是中國城嘛?多倫多的中國城。
夫人:噢,怪不得。哎,你看,怎麼回事兒,法輪功,多倫多街頭上怎麼有法輪功?還…還在辦展覽?
徐: (輕輕將煙頭熄滅),我說啊,你猜怎麼著,這回出去,無論是法國巴黎的埃菲爾鐵塔,還是美國紐約的中國城,包括最後一站在加拿大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哪兒都有法輪功。

〔鏡頭〕大瀑布奔騰的流水。
〔鏡頭〕幾名法輪功學員在給人們遞真相資料。

〔鏡頭〕一位女學員正在給中國代表團成員講真相

女青年:您好,請您了解法輪功真相。(隨手遞上一份法輪功資料)

徐理明:你們煉功就煉功唄,我看參與政治就不好了。
女青年:法輪功教人修真善忍,是教人作好人的,哪一個社會都歡迎好人啊,現在世界上有50多個國家都有法輪功修煉者。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多的人受益,政府卻說他不好,編造了那麼多的謊言欺騙百姓。
徐理明:(嗯…想說話但沒說出來)
女青年:法輪功傳出來才短短幾年就有那麼多的人身心受益這可是事實啊。可能你還不太清楚,當年中國的一些地方報紙都有過這樣的報導。可是為甚麼在一夜之間法輪功就被打成x教,是誰將這上億的法輪功受益者推向政府的對立面?

〔鏡頭〕又有幾個中國人圍了上來。

女青年:法輪功學員站出來說句真話,就被抓,被打。這樣的國家還有希望嗎?人民的命運不危險嗎?
徐理明:(若有所思地看著展板)。
女青年:您們看看這展板上鎮壓法輪功兩年多中國都發生了些甚麼…

〔鏡頭〕徐理明家中的飯桌上。
徐:(拿起酒盅,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唉,我說還是讓甜甜和張齊來家一趟吧。我有話想和他們說。
夫人:(將盛滿飯的碗往徐跟前一推,沒好氣的)孩子是你拒之門外的,要讓他們回來還是你自己去跟他們說好了。

〔鏡頭〕徐夫人給女婿家打電話,電話中傳來了女婿張齊的聲音。
夫人:小齊,你爸爸剛從國外回來,想和你們聚一聚。
張齊:嗯,媽,我…這幾天我們挺忙的,要不,過幾天?
夫人:能忙成甚麼樣啊,晚輩來看看老人這還不是天經地義的?這可是你爸先提出來的,你們還……
張齊:好吧,媽,我這就回家。

〔鏡頭〕徐的家中,夫人在廚房忙活著,客廳裏,徐理明正在擺上四副碗筷。放上四個高腳酒杯,將每個酒杯都斟滿了飲料。門鈴聲響了…
夫人:老徐,孩子們來了,回來啦!
老徐快步上前將房門打開,張齊一個人出現在門前。
夫人:(用圍裙擦著手,也三步併作兩步的走過來)甜甜,你爸可是特意為你們…。甜甜呢?
張齊:(走進屋裏來,把手中的塑料袋遞給夫人),媽,這是我媽讓我給您們二老準備的補品。

徐理明皺皺眉頭,回轉身重重地坐在沙發上,點上了一支煙。夫人給張齊倒水。
夫人:甜甜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跟自個兒親爹也好這樣賭氣的。瞧,你們人還沒來,你爸就早早給你們斟上飲料了,知道你們不喝酒,他把酒瓶也收起來了,在屋裏轉著圈兒等著你們來,去,打個電話,叫她來,快!
張齊:(臉紅起來)媽,爸,我…
徐理明:(擺擺手)也是我小時候慣得她不像話了。其實,她到是有陣子不耍這小性子了。可這回…不用求她,咱這女婿是找對了,來,咱爺倆喝。(邊說邊從櫃子裏拿出一瓶茅台來)
夫人:老頭子,你忘了,人家小齊也煉功,喝不得。
徐理明:(聲調一下提高好幾度)我喝總可以吧!

夫人:(小聲對張齊說)還不快到那個房間去給甜甜掛個電話,讓她無論如何馬上來,你爸一進家門就念叨你們,別讓他傷心,在自個兒的親爹面前委屈一回怕啥的?快!

張齊:(緩緩地從沙發上站起身來,從懷裏掏出一個信封)媽,爸,甜甜給您們二老寫了封信。
夫人:嗨,你不早說,甜甜出差了?
(隨手接過了信,徐理明戴上了眼鏡)

〔鏡頭〕二老看信。

[畫外音]

親愛的爸爸媽媽:

您們好!一別數月,此時您們的女兒在獄中給您們寫信。
〔音樂響起〕
古人云:多情自古傷離別,如今女兒嘗到了「生離」之苦甚於「死別」。在獄中我老是做夢回家,醒來後時常是淚浸雙眼,一想到父母將得知我入獄後的痛苦心中就不免憂傷。

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您們為培養我真是嘔心瀝血。而今您們已是近60歲的人了,您們的腰身已不再挺拔,兩鬢已染上白髮,雙眼已失去光華…寫到此我心如刀絞,不禁黯然淚下。寸草之心怎能報得父母的三春暉?我欠您們的太多太多…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您們的女兒追求「真善忍」,堅持做好人竟身陷囹圄。

〔鏡頭〕天安門傲雪紅梅圖

媽媽,在獄中我聽到一個感人的故事:一位大學生去年十月二日到天安門為法輪功上訪而被捕,在上訪前他給他媽媽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句「媽媽我愛您」,他說他長這麼大是頭一次對媽媽講這句話。聽到這兒,我的雙眼也濕潤了,是啊!「媽媽我愛您」!這不也是我的心聲嗎?!誰說修煉人無情無義!誰無父母?!誰無親人?!誰無兒女?!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我們法輪功修煉者站出來講句真話,正是為了天下所有的父母妻兒!為了您們和他們!

爸爸,媽媽!

〔鏡頭〕大法弟子在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的鏡頭。

〔劇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