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邪惡證實法 正念闖出馬三家(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4日】(接前文)

我和李溶來到遼陽看守所是2001年6月12日。我到的那個監室有5個學員,其他是普犯。我晚上吃完飯,好難受,吐還吐不出來,衛生間不到點又不給開門。外邊下大雨,還發現漏雨。我悟到在勞教所的環境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絕食是反迫害的一種很好的抵制方法。從那以後,我就認準絕食了。我絕食和絕水是一同的。學員們也跟我絕食。還向管教洪法。一次總隊的隊長找了我一次,想從嘮家常了解到我姓名地址。我說:「我出來就是證實法,你知道我自然情況跟我證實法沒關係,知道這些也救不了你,只有知道大法好,才能救你。」在這裏,看到了學員傳來師父的新經文《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知道了發正念,就不斷發正念清除邪惡。這個隊有一個50多歲的王隊長(男),是迫害大法的「先進」(其實是先進地獄),曾多次受獎。這個邪惡之徒為搞成績,天天對我們逼供迫害。還找來記者錄像,有一天錄像室放謊言錄像片,室內坐滿了人,不少是誤入歧途的,我看到這裏在破壞大法,這麼多人還在受毒害,決定窒息邪惡,用實際行動證實大法。於是,我從容地盤上腿,單手立掌於胸前發正念,清除邪惡。王隊長一看急了,上來就把我拽到門外,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讓關押的普犯也都能聽到我證實大法的聲音。他們把我推回監室,這一下,攪得他們想用錄像進行大面積放毒和搞成績的陰謀未能得逞。他們不放過我,用盡了非法手段。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經過10天的絕食絕水,抵制了邪惡的迫害,絲毫也動搖不了我堅如磐石的正念。一天管教進來說:「鄭實收拾東西。我們這小廟留不了你這大和尚。」往樓下走時,從有的管教的神態中看得出他們也在佩服我。李溶也被押來了。因一樓是普犯,我們倆在下樓走樓梯階時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也不攔。

2001年6月22日我和同修李溶又被非法押送到最邪惡、最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所(現已改名為「思想教育學校」以掩蓋其中的罪惡,實在可笑可恥)。下午5點,我們被帶到「馬三家」女2所門衛時,門衛一男隊長讓我們在教養書上簽字,我們不簽,我說:「你們這是執法犯法,我們沒有犯法,憑甚麼教養。」隊長說:「不簽就不簽,對你們法輪功簽不簽我們都得執行。」這時來個姓陸的胖隊長(就是電視播的管無恥的猶大叫媽媽的隊長),領來2個猶大把我們押上樓。李溶分到2大隊1分隊,我分到2大隊2分隊。

我被帶進一個沒有窗戶的黑屋子裏,又悶又熱,加上10天絕食絕水,身體感到奇熱難忍。我想既然到這兒了,就在這證實大法,到哪我都要證實大法。一會他們把我叫出去,問我姓甚麼,叫甚麼,家在哪?我告訴她們說:「我叫鄭實,至於家住址和其它就免了,與我正法沒有關係的我不想說。」她們歪理邪說地來一通,想把我蒙住。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她們看我不說話,就把我送回監室。第二天早上,她們知道我正在絕食就硬拉我到樓下大食堂吃飯,我堅決不吃。

我看吃飯的學員有6-7百人,很多人在壓力下誤入歧途,我心裏很難受:師父苦度眾生,而她們卻因受不了迫害有怕心而邪悟,多可惜,我要喚醒她們。於是,我站起來高聲喊:「轉化是不對的,得了法,知道大法好,怎麼能背叛大法呢?師父多痛心哪!趕快悟回來吧!」這時上來一幫「四防」(是猶大)把我連推帶搡到門外,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食堂門外惡徒打我嘴巴,押回監室圍攻我,進行顛倒黑白地欺騙,我抵制不聽,心裏一遍接一遍地背《論語》,心裏很靜,靜到聽不見她們說甚麼喊甚麼,我只知道師父在加持我,心裏很敞亮,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她們還不停地輪番「轟炸」。

一直到晚上11點多了,還不讓我休息,我就大聲喊:「為甚麼不讓我睡覺!」她們沒辦法,停了。我以後繼續進行絕食抗議她們對我的迫害。第四天,也就是絕食的第14天,暴徒對我施暴灌食,用4人喝一盆的湯盆,給我沏了3盆鹽水加豆粉,好幾個猶大摁著我,配合醫務室的警察用大膠皮管子給我灌,我不肯,不配合,她們硬灌,灌得我鼻子嘴一齊往外冒,嗆得我眼淚鼻涕一起流。頭髮糊在臉上了,衣服全濕透了,頭下墊的一大捆報紙也全濕透了。接著又給我的那位同修李溶灌。

世界上哪有這麼粗野暴灌的?這純屬非人道的,她們的手段就是用所謂的人道灌食來進行邪惡迫害,我洗完頭換件衣服後還不讓休息,讓我在黑屋子地中間站著,前後左右都靠不上,邊罵邊打我腦袋,說讓我醒醒,我站不住,幾次摔倒,她們把我拽起來,繼續站。14天的絕食絕水,又渾身奇熱難忍,再加上灌食和折磨,我真有點支撐不住了。我忽然想起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經文中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我又背師父《洪吟》中的《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又想到師父的講法,信心倍增,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我深深地感到這是師父在替我承受啊,我心裏向師父保證:放下生死闖難關,做合格弟子!

馬三家是邪惡的黑窩,緊跟緊聽江羅黑指令。它打著好聽的招牌,實則是用造謠,謊言,假理矇騙,給人灌迷魂湯,使人認識模糊,背地裏進行輪番逼供搞「轟炸」,以殘酷的精神折磨,瓦解人的意志,從肉體上耗盡人的體力和生存能力,最後企圖達到使學員喪失信心。這裏是殺人不見血,害人不見刀的魔窟。

這裏採取的車輪戰,是用人堆,有10多個圍攻1個,不讓睡覺,輪番逼供,耗盡你精神和體力。搞得人精神恍惚。這是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個鐵證。而這些打罵圍攻、非人折磨的壞事,都是惡警指使這些猶大幹的。

我一直在2大隊的2分隊,先在一監室,後又調到二監室,這裏跟其它勞教所監室不同,沒有普犯,室長全是猶大。我到哪,都是教養院的套服服裝不穿。監規30條,要求人人必須會背,我堅決不肯,她們問原因,我就說:「我沒犯法,不背,那是給犯法的犯人制定的。」每天早起都到樓下做廣播操,我不去,強制我去,我就煉功,她們就打,打也不去,煉功挨打是常有的事,每人一張床(上下鋪的床)床頭都有「床頭卡」(勞教人員的自然情況),室長給我買來在我床頭安上卡,雖然沒啥內容,也讓我撕了。我心裏說,院裏一切規定我都不服從,我按師父的法理修。猶大打我,警察裝著看不見,聽不見。惡警唆使、誘騙她們,表現越惡,壞事幹得越多,越考慮她們解教回家,猶大中有的為了早回家,對我不擇手段地進行非法逼供,我不配合就打,天天如此,真是暗無天日。儘管如此邪惡,對於大法弟子來說,是抵制邪惡、清除邪惡的極好機會。

我絕食第17天,惡徒又開始對我慘無人道地灌食,又沏了3盆。我趁她們不注意掀翻了2盆,她們氣急敗壞地打我一頓,又補兩盆,灌食中她們還像以往那樣迫害我,回到悶熱的黑屋裏後,在奇熱難忍的情況下,還罰我站著並掄我的胳膊,打腦袋,打嘴巴。我眼睛直冒金星,耳朵嗡嗡響,四肢無力昏了過去。迫害成這樣,她們害怕了,把我抬到床上,找來別的分隊的張隊長,一摸,脈都沒了,叫車把我送到遼寧省勞教醫院。那裏的老大夫一量血壓,沒了,脈也沒了,著急地說:「怎麼能這麼灌食,這不給人灌死了嗎?」趕快送大醫院。她們要車送我到瀋陽醫大進行搶救,醫生給我打滴流。其實整個過程,我心裏都明白,就是睜不開眼,全身動不了,她們說啥我都能聽見。我就覺得很神奇,知道師父在救我。大約到半夜時分,我醒了,能說話,身體也能動。我不知道這個病室是屬於甚麼科,只聽病床有精神病患者發出又笑又喊的怪聲。折騰一宿。我被送回後,所長、隊長採取偽善方式,又買水果,又買飯,哄騙我說出姓名地址,好送我回家,我告訴她們:「法不正過來不回家。」並發正念,講真相,揭露邪惡。

2001年10月26日是江XX前年犯下滔天罪惡之日,我要討還大法清白,證實法。就有了這一念,早起要下樓,她們出乎意外地答應了。女2所,全體有800多人在院子裏做操。我在後邊花壇外,不做操,發正念。我趁人不注意,盤腿做起神通加持法,打完手印,「包夾」(看我的猶大)發現拽我,不讓煉,我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隊長路躍芹嚇壞了,和幾個猶大把我拽回監室。於是我向隊長講真相,揭露江XX醜惡嘴臉,勸她別給江XX當殉葬品。隊長無奈就說:「你不是修嗎?你修你自己那顆心,別管別人……累了你就躺一會……」我知道這話表面不刺耳,卻暗藏陰險,不讓我證實法,她們咋說咋服從。從那以後早操不讓我下樓了。有一次,全分隊搞軍訓,隊長喊口號讓學員跑步。操場對個是學員經常上課的大食堂。我在操場中段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窒息馬三家的邪惡!」以此正這個環境。她們把我抬回監室,翻我床。幸虧經文和法輪章帶在身上。以前多次翻號也沒發現,法輪章一直伴我前行。心想,我與大法同在,與法輪同在。

教養院經常搞誣陷大法的活動,我沒有沉默,我就利用這個機會抵制邪惡,證實大法。如,院裏放錄像謗佛謗法,我就喊:「法輪大法好!」又如,有檢查團或上邊來人,我就證實法,就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她們害怕了,被從我身上展現的大法的威力震懾了,就把我關在黑屋子裏。再如,馬三家緊隨北京的邪惡搞圖片展,破壞大法,強制學員去看,強制我也去。圖片都是造謠,栽贓,陷害大法的內容,我實在不忍心看,趁不注意,就撕下一張圖片,準備繼續撕下去,被她們攔住。便打我,往外推我,我就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接著惡徒拽我回監室,圍攻迫害。

又有一回,省裏來了好幾輛轎車,說是來這搞殘疾人演出,其實是搞見不得人的勾當,演唱隊都是殘疾人組成。開始說不讓我去,我想:省裏來人,還錄像,肯定搞甚麼陰謀,我一定要參加,心裏說:師父讓我去吧,奇蹟出現了。不一會,路隊長來讓我看節目,我想師父在幫我了。因為以往這樣的大會是不讓我參加的。到會場一看,有1000多人,別的隊學員也來了,後邊坐的全是警察。所長看我來參加,跟路隊長小聲說,不讓我看,路隊長要領我出去,我說:「節目怕看嗎?」演出前,省領導,演出隊長都講話,講話中罵師父,罵大法。我站起來指著惡警說:「不許罵我師父,不許造謠,不許你們破壞大法!」並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窒息邪惡!」這時,已上來一幫惡警和猶大把我抬出會場,邊打邊罵,我義正辭嚴地告訴他們,我師父是來傳大法救度世人,慈悲偉大,你們這樣謗佛謗法天公都在哭(當時天下著雨)你們會遭報應的,會跟江XX下地獄的。她們把我連拖帶抬帶打,押回監室。從那以後,甚麼活動都不敢讓我參加,每天叫兩名「包夾」看著我,剝奪我人權,不許我說話,同修之間看一眼都不行。

還有一回,放電視「董X殺人的錄像」,讓開討論會,惡徒們一個個發言罵大法,我和朱雲(大法弟子)一起譴責放錄像這一破壞法的罪惡行徑。我倆都說,這不是真的,是假的,真修法輪大法的學員誰也不會幹這事。師父大法書裏第七講,煉功人不能殺生,結果惡徒們衝著我「轟炸」來了,真讓我不可思議,我不能讓謗佛謗法逞兇,高聲講道理,把她們壓下去了。有的說:「行了,以後不提大法的事了,省得一提就高嗓門。」我說:「如果[照實]說大法好,我能吱聲嗎?讓我聽著[造謠]說不好,我就要講清真相。」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