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至關重要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8日】正法進程推進到今天,我愈加深刻地體悟到:關鍵時刻一思一念的發出,離不開平時點點滴滴正念正信的積累;注意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是漸進同化法直至全部同化法的關鍵步驟。

我今年39歲,得法前曾患有心臟病、腎虛、腦神經病、腰尾椎骨折、腦血管痙攣症、腦供血不足等,特別是腦血管痙攣症一發作,四肢無力,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周圍稍有聲息都會令我煩躁不安,痛苦不堪;腦供血不足造成每天早起半邊胳膊、手掌像一夜之間漲大了好多倍,不聽使喚;心臟病導致暴躁甚至歇斯底里,常使我生不如死。九九年四月九日,我無意中看到路邊有很多人煉功,經人介紹從此走上修煉道路。每天認真早起晨煉,晚上到學法點學法,不論工作、家務多忙多累,從未間斷。一個月後,病症變化明顯,身體呈現從未有過的輕鬆,至此我讚歎:法輪功真好!

7.20開始,各種謠言鋪天蓋地,我一時陷入迷惑,終止了修煉,結果病魔再次侵害了我。飽嘗病痛的折磨,我陷入反思:修煉三個月中,我不僅身體乾淨了,最重要的是我做人的標準發生了變化,一本書能使人越來越高尚、越來越乾淨絕不是錯的。此念一出,我再看書時,驀然明白了:原來眼前發生的一切也是在大浪淘沙。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悟到:舊勢力操縱宇宙中變異的生命、邪惡因素以考驗為藉口,摧殘修煉人,拖垮修煉人,設置了層層障礙。師父講給我們的法理就是破除層層路障的最捷徑辦法。通過發正念排除層層破路障過程中舊勢力對我們的干擾;通過講真相喚起眾生醒悟、返本歸真,豐富我們自己的世界。法理明瞭,做起來難。師父講:「做到是修」(《洪吟﹒實修》)。生生世世沉澱到今天的我們,業力、觀念、人的思想以及外來因素時常衝擊我們、干擾我們,有時身在其中意識不到(學法不深,主意識不強,做對做錯難以把握);有時意識到了,又缺乏足夠的重視(嚴肅性不足,放任自己,貪圖安逸),難以達到正念正信,致使在我們修煉的道路上增加了太多的坎坎坷坷、曲曲折折。當我們學法精進、主意識清醒,就會發現舊勢力所謂的考驗其實甚麼也不是。在我經歷多次的抓抓放放教訓中,充份說明了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至關重要。

1、2000年3月進京,正值人大開會,抱著進京就會被抓、被投監的想法,結果真的被抓,被投監。(由於得法時間短,學法少,不知如何做、如何修)

2、2000年8月,當地舉辦大型誣陷大法圖片展,我在展廳給參觀者講事實真相,被誘騙抓捕,後關押在派出所一天半宿,當半夜警車開出準備將我投看守所時,我正呼呼大睡,警察臨時改變想法,將我放了。(此時學法較精進,心態純淨)

3、2000年12月,抱著「講清真相就是窒息邪惡」一念,再次進京,結果警察幫助找路子脫離關押地。(此時學法較精進,時刻否定迫害,否定關押)

4、2001年12月初,出入火車站,當時正值全國嚴打期間,站台坐滿了警察。以往來去順利產生的歡喜心、顯示心冒了出來,瞬間產生一念:以往一張站台票都能出去,今天2張站台票更沒問題。沒想到衣兜裏的資料不知怎麼飄落到地上,警察以為我丟了甚麼東西,追到我,結果被抓。火車站關了一宿,我發了一宿的正念,第二天早上被放。(此時學法少,陷於幹事中,干擾大,但出事後能及時向內找)

5、2001年12月末,在送發真相資料時,又產生人的想法:「這麼多人從這台車過,誰會懷疑是我放的資料。」被惡人跟蹤至單位,關押在派出所,當時只顧發正念,沒及時向內找(其實,當時由於學法少,也不知道應該向內找,去執著),結果被非法關押一個半月。(12月初被抓時,學法少,干擾大,無正念狀態沒能引起足夠的重視,幹事心強烈的執著不放,漏洞被魔放大,加以利用,加重迫害)

2002年被非法關押釋放後,不斷總結修煉中的沉痛教訓,不論聽到甚麼事,首先向內找,檢查自己,然後正念排除。日常工作、生活中注意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尤其講真相、發資料更不能放鬆自己。事實證明,在正念的作用下,即使遇到看似很危險的境況,要麼有驚無險,要麼平靜過關。(註﹕有驚時我要查自己,否則驚都不會有,只有平靜過關。)寫到這,我突然明白了我們發正念的狀態:無論走路、吃飯、上班……都可以默念正法口訣。我悟到現在就是在這點點滴滴、一思一念中歸正我們正念正信的行為,積累甚至實現我們漸進同化法直至全部同化法的目標。

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