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二年苦難 堂堂正正闖出勞教所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30日】我已年逾六旬,原是一名佛教居士。雖一心向佛,卻不知如何去修煉。95年經人介紹得高德大法──法輪大法。得法後時時按法理嚴守心性,身心很快得以淨化和昇華,原有的冠心病、高血壓、腎病、婦科病等在修煉三個月後不翼而飛。由於我修煉後的變化極大,與先前的我判若兩人,家庭也和睦了。因此,老伴、兒子、女兒、孫女都相繼得法。

99年4.25以後,大陸宣傳媒體誣陷大法和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心如刀絞,立即向各地政府寫信反映情況,一家報紙也公開更正了不實的報導;同時我與同修到各地包括長春等地洪法,因而長春一鄉村成立了學法點兒。在省裏證實大法時,一檢察院的工作人員懇切表示將來也要學大法,由於他的幫助,順利通過層層關卡把我送回了家。誰知居委會竟多次騷擾、逼寫「保證」,我決定進京上訪。99年10月2日我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只因說了句「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就被目無法律的警察帶上了警車。在車上我大聲背「論語」、《洪吟》,並向其洪法。他們用車將我送往家鄉的途中,正在馬路中間行駛的車突然翻至路邊與一大樹擦邊而過,當時心中默想:「我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不怕!」車上5人均有不同程度的創傷,唯有我完好無損。一個小警察又冷又怕抖做一團問我:阿姨啊,這是怎麼回事啊?我邊將自己的風衣脫下穿在他身上邊回答:這是神在警誡世人,要善待大法啊!

我被輾轉送回當地公安局,若寫「不煉功保證」就放人,提審時我說:做好人沒錯,進京上訪沒錯,我要用生命捍衛大法,還師父與大法清白!女兒前來勸阻,跪在地上磕頭,哭得死去活來並說:你不答覆我我就死在你面前。我見狀流著淚跪在地上懇請師父:師父啊,這關對弟子來說太大了,請師父幫助我吧!待我起身時,見女兒已端坐在椅子上。99年12月15日,我被非法勞教於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12月27日當夜我煉功證實大法,被王岩隊長與刑事犯連拉帶拽,將我拖至小屋內,一個高大男警察狠打了我一耳光,打得我眼前發黑冒金星,他問:煉不煉了?我回答:煉!又一行重重的耳光打來:還煉不煉?回答煉!隨即拿來手銬將我身體呈大字形銬於牆邊鐵架上,將雙腳懸起繼續問:還煉不煉,仍回答:煉!又是一陣耳光,又拿來電棍分別插入衣袖,又取來電池充電仍不起作用。把惡警累得一身汗又氣急敗壞地問:煉不煉?我斬釘截鐵地回答:煉!他們像洩了氣的皮球似地將我解下來讓我回去睡覺。身子一挨床,無比痛楚心酸、委屈使我禁不住淚如泉湧,這時想到師父,又抑制住眼淚對自己說:邪惡不配讓我流淚,有這口氣在我就正法正到底!

第二天一早我又開始煉功,又被拖至小屋銬於暖氣管子上,昨夜逞兇的惡警邊摘銬子邊問:煉不煉?我說:煉!他就將我上大掛,痛苦中我不停地背《見真性》,想起偉大師尊為我們所承受的,這又算得了甚麼?這時副隊長、周主任都來了,將我撤下大掛。他們欲送我去小號或加期並讓我寫「不煉功保證」,我說我不會做任何保證,堅修到底!我絕食4天,其他大法弟子也集體絕食,從此環境寬鬆許多。

在勞教所後期,堅定修煉的都被關入小號,長期禁閉一室,吃飯、洗漱等均不出室,室內陰暗潮濕擁擠,牆面是發霉的黑斑。一次突擊搜經文,我將經文死死握在手裏,幾個惡警折騰近半小時也未得逞,又有十幾名大法弟子被轉至樓下都獨自關閉一室,洪所長、白所長及男女惡警全部出洞,惡狼般瘋狂收繳,床鋪、衣物及生活用品一片狼籍,紙筆被洗劫一空,打罵聲、喊叫聲亂作一團,大法弟子只要抗議就被打、帶手銬、用膠帶封嘴。我們在樓上敲門抗議並對窗口高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弟子!

通過學習師父經文《大法堅不可摧》、《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悟到應堅持不懈地正法,我就每天堅持煉功發正念。幾乎整個直屬隊的男女惡警都向我撲來,大法弟子們拼命保護我,爭奪撕扯當中,我心臟跳動加速血壓升高,面無血色。王隊長見狀說:允許你煉功。我當即煉靜功半個多小時後身體恢復正常。翌日煉功時趙麗娟隊長當班,又是一陣撕扯,我的衣服被扯碎了心臟症狀復發,當日午夜,又是突發心臟病症狀、雙腿發抖,王隊長找來獄醫叫我吃藥,我不從,她們只好讓我煉功,煉功後身體又恢復正常。我嚴正地對她們說:我如今的身體狀況都是你們迫害造成的,一切後果你們負完全責任!從此她們允許我煉功,並說:你這種情況我們正研究。

2001年8月6日,雙合勞教所用車送我回到當地看守所,我不下車要求放我回家,看守所的惡警們連扯帶拽將我抬進看守所,我絕食抗議後,他們向家人索要5千元才將我釋放。就這樣,我結束了近二年的苦難,堂堂正正地闖出勞教所。

重獲自由後,我積極地投入正法之中,接送資料、噴塗真相標語、懸掛真相條幅、向世人講清真相。2002年10月,五、六個惡警突然抄家,瘋狂翻查,將工資卡、電話卡、700元現金、房門鑰匙一律搶走。並問我:你知道你做了甚麼嗎?我說:我在救度你們,做好人沒錯,你們要知道善惡有報啊!心中默念正法口訣清除在另外空間操縱他們的邪惡因素,並懇請師父加持,絕不被邪惡帶走。瞬間,我重重地倒在地上,心臟病突發、血壓升高,邪惡之徒即刻停止了翻抄。老伴打電話找來了兒女,撥打了120急救中心電話,急救中心的車來了,兒子將我從樓上背到急救車上,我始終不停地喊:邪惡迫害我呀,不讓煉正法不讓做好人哪!到了車上醫生立即給我用上氧氣,去醫院的途中,邪惡之徒迫使停車兩次欲送我去公安局,醫生便說: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責任,若患者出現危險後果你能承擔得了嗎?到了醫院檢查結果:心臟病突發,心臟急速跳動,血壓升高屬危重病人,邪惡之徒見狀自行告退。

幾經周折,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親友的幫助下,我又匯入了正法洪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