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的苦難無法改變我堅定的信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0日】我曾患肝炎病,四肢無力,血壓偏高,上班都很吃力。有好心人告訴說:某某煉法輪功病全好了,煉法輪功吧。於是,1997年8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我身體的病全好了,更重要的是,修煉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做更好的人,這對自己、對社會都是有益的。

99年7月,中國江氏獨裁政權開始迫害法輪功。為此我感到震驚,為甚麼教人做好人的功法不讓煉了呢?根據自己兩年多的修煉體會,我堅信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政府內一少部份人迫害法輪功的做法是錯誤的。於是,99年12月2日我去了北京信訪辦,想把我修煉的親身經歷告訴政府,希望政府能體察民心民意,了解事實,糾正對法輪功的錯誤做法。沒曾想,到了信訪辦登記過姓名後就被當地公安給送回了唐山,並被非法關押在第一看守所,一關就是一年多。這期間,市公安局、看守所、單位領導和家人都給我施加壓力,叫我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我告訴他們:我相信大法,不相信電視的宣傳,更不相信「自焚」者是修煉法輪功的,因為我看到王進東都燒成那樣了,可身上裝滿汽油的塑料瓶不但沒燒壞,而且瓶子的顏色還很新鮮,這顯然是有人導演的醜劇。一次看守所開大會污衊大法,我在會場上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當時全場幾百人都驚住了,我就是要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在一次看守所全體大會上,馮教導員誣蔑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沒甚麼文化,愚昧無知的人。接著他問了一個大法弟子甚麼文化?該大法弟子說:大學!然後,教導員又問我是甚麼文化,我說:高中,我在單位是技術員,有過技術專利,在《中國當代發明家大辭典》上有我的名字。教導員沒說話,下了講台走了。

看守所的日子很艱難,早上半碗玉米麵粥,中午一個饅頭半碗湯,晚上一塊玉米麵發糕半碗湯。晚上睡覺得側身睡,人擠人,即使這樣還有人睡在地上。一年四季涼水洗澡,夏天幾天才能洗一次澡。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我的身體受到了嚴重摧殘,身上皮膚生瘡流濃,體重由190多斤降到了140斤,經常昏倒過去。由於我身體極度虛弱,看守所把我放了,可是回家的第二天它們又把我送到了洗腦班,到了那裏我就暈倒了。

一天洗腦班的所謂校長給我拿來幾本雜誌,他說這是中國十大名人主辦的雜誌《科學與無神論》,並指出其中的幾篇要我看。我看完後將文章中幾處存在的明顯漏洞給校長看,他看了後沒說出一句話。我對他說:你們騙不了我,就這樣歪曲事實的文章說服不了人。後來他們把我放了。

2002年1月我走上了天安門,在廣場的中心我雙手舉起真善忍的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之後我又被關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

有一天晚上,劉浩所長查監來到我們監室,他問:這屋裏有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我是。他一看說了聲:這不是老熟人嗎。隨後他跟監室裏的人說:晚上不讓他睡覺,輪流給他做工作,給三天期限。這樣監室裏的人輪流跟我談話,讓我站了兩個晚上,監頭還讓十幾個人脫光了衣服跪在我周圍求我背叛信仰,我不為此所動。第三天管教趙海洪又讓我念其他人寫的「悔過書」,我不念,他就扒光了我的衣服用警棒打我。他打累了,叫犯人接著打。我的屁股被打得起了一大片血泡。接著他們又叫我坐鐵椅子,一連坐了七天,腿腳全腫了。管教趙海洪問我:你到底想幹甚麼?我說:我就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又讓我寫「認識」,我就寫了一篇《法輪大法是正法》給他。在看守所我又被非法關押了5個月。

今年7月5日,我被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6隊「嚴管班」,在這裏從早晨6點開始坐小板凳,到夜裏2點才讓睡覺,每天如此。一天管教讓我出去幹活,我剛幹了一會就暈倒了,他們不讓我休息,還讓我乾裝沙子的活。幾天過去了,我仍然不背叛信仰,隊長王玉林就指示班頭打我,班頭把我帶到他的宿舍了,有五、六個人,關著門打我,直到把我打暈過去。醒來後王玉林又把我送進禁閉室,禁閉室裏只有一張50公分寬的鐵床,他們用手銬和繩子將我手腳固定在鐵床上,用打火機使勁戳我身體的各部位,然後又用一根3公分粗的木棒一頭別在一隻大腿的下面,然後使勁壓另一隻腿,我疼痛難忍,大聲喊叫,他們用三條毛巾堵住我的嘴。第二天我從禁閉室出來時渾身是傷,大腿內側大面積淤血,兩個胳膊不好使,尤其左胳膊失去知覺,走路已經非常吃力,他們看我不行了,就將我送進了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告訴我:你的肝、腎功能不全,肺部感染,一項血項不正常。我問大夫:我胳膊為甚麼沒知覺?當時王玉林和史隊長在場,醫生沒告訴我。過了一會兒,隊長找來一條警察穿的褲子給我套上,把我送回家了。到我家後,他們騙我家人說我是因為絕食把身體損壞成這樣了,還給我開了探親的假條。後來我的家人到醫院去問我的胳膊為甚麼不能動,醫生說是神經受傷造成的。這時我的體重只有128斤。我的家人找律師控告他們迫害我,可是律師說:上面有話,不准為法輪功辯護。

我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是想告訴大家,在中國法輪大法修煉者受到的迫害是非常嚴重的。我只是想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就遭到了如此的迫害,被先後非法關押兩年零兩個月。我所經歷的迫害在中國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成千上萬的大法修煉者還在繼續承受江氏邪惡集團的殘酷迫害。希望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們站在正義者一邊,幫助制止發生在中國的這場對真善忍修煉者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