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正念 做到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9日】我是一名護士,1997年4月得法,當時我有一念,那就是我走上了一條光明的路,我要追尋人生的真諦。在以後的修煉中,我才漸漸地懂得這是一條返本歸真的路,是師尊的佛恩浩蕩,是自己千萬年的等待。回頭看自己在修煉中走過的一段路,有做得好的,也有不足,希望我的教訓能給同修以助益,給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功友們以真誠的呼喚。

一、回歸路上我走過的一段彎路

我雖是在97年得法,但學法、煉功很少,與功友在一起的時間也很少,99年3月才參加小組學法、煉功,直到4.25,我還不知道天津和北京發生的事。「7.20」前夕,我同功友們一道向媒體(中央電視台)寫信,講述自己與親朋好友在修煉中所獲得的裨益,希望他們不要播放詆毀師父、破壞大法的錄像片。現在知道那是當權者早已策劃好的蓄意迫害的開端,欺騙百姓。

7月22日,我到哈爾濱,準備次日去省政府上訪,澄清事實。我和兩位功友次日找到了哈爾濱市的一位功友。其實,「7.20」那天哈爾濱警察便開始抓人,清晨,煉功點的功友被抓;陸續趕到省、市政府上訪請願的功友被一輛輛警車、大客車運走。我沒有統計數字,只記得功友說:「被抓的功友被關在各個學校、體育館(甚至郊區的學校都用上了),到夜深時被棄置離城很遠的路上……」所以,我當時認為去也沒有意義了,便返了回來。由於不是站在法上,對於進京上訪、證實大法未能認識。那時候,學習師父的《挖根》《道法》,看過幾遍即以為學習了,沒有去悟。去了哈爾濱又返了回來是因為我有怕心和私心。實際上,99年7.20、9月、2000年元旦、春節、「4.25」、「7.20」,本地區去北京證實法的功友很多,他(她)們有的平安歸來,有的被抓。

在這一時期,我還在搖擺,我沒有放棄修煉,但我距離正法修煉的正悟很遠。我甚至被魔利用著、控制著不相信明慧網,不想看明慧網上同修證實法的心得交流,因為我覺得那不符合「我」的觀念。就像師父在《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到的:「還自己斷章取義地從法中找為自己辯護的理由。」卻不知自己正在失去那千載難逢的正法修煉機緣。現在回想起來,不免汗顏與惶恐。

二、加入正法的行列

2000年9月,我看到了一位澳大利亞大法弟子的護法、正法的修煉過程,我痛哭失聲。在師父被惡毒的謠言詆毀的時候,同修挺身維護大法的壯舉強烈地震撼著我,而我卻走不出人來,我還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嗎?我才深切地感到如果沒有了大法,眾生面臨的將是甚麼。

我感到了自己的責任,真正地走入正法中來。師父說:「作為一個學員,一個修煉的人,我想從慈悲這個角度出發,也應該做這樣的事情,把真相講給人,告訴他,這也是在挽救人。」(《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開始發自內心地去做一個正法弟子該做的事情。

三、逐步認識到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平時的修煉中,我遵照師尊的教導,看淡名、利,善待周圍的人。所以在我遭到迫害時,同事、領導他們雖然不能理解我,但是他們卻肯定了我的工作和人格,積極地盡他們所能地幫助我。全體領導去勞教所看望我,我的直屬上級四次去看我(我所在地區離勞教所要2個多小時的路程),同事們、家人們五次三番地探望,令我感動,因為從他們對我的態度已經充份印證了學大法的人是好人,是善良的人。我當時走出來時想,我院有近6000人,哪怕有一人因我的護法行為能了解真相,不被謠言的欺騙而擺正自己的位置,我的付出就是值得的。現在看來,我當時的認識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認為只要我維護法,邪惡就會對我如何迫害,甚至心裏很「坦然」。

2000年10月看到了師父氣勢磅礡的講法,師尊的一句「久違了」把我真正從迷路上領了回來。師父的講法打開了我真實的自我,淚眼中我彷彿聽到那遠古的呼喚,我真正地感受著師尊的洪大慈悲,像在說:「回來吧!迷路的孩子。」2001年4月20日,我因張貼真相材料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剛開始,我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認為自己可以承受,在消極地承受著。

由於對法理認識不清,有怕心,在過關當中正念不足。比如明知道應該抵制邪惡的任何要求,比如照相、簽字、錄像等,但都配合了;根本就沒想以絕食來抗議迫害;自己思想中沒否定去勞教所,主動被邪惡帶走,就這樣進了勞教所。那是5月11日,而在5月1日勞教所裏同室的兩名功友成功地闖出了看守所。10月份時,有大法弟子陸續闖出勞教所。

我悟到:在勞教所惡警迫害我們,他們被利用來搜書、毀書,搜經文,阻撓煉功,無端地謾罵、毆打大法弟子,造下無邊的罪業。我們陸續有8個功友絕食抗議。由於自己正念不足,第四天(第二次灌食後)開始進食,而有兩位同修堅持絕食18天(第二天開始灌食、下鼻管)。11月末,我被調到嚴管隊,以後得知一位同修憑著正悟、正念已闖出監牢。

2002年4月我才悟到何為「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4月19日,就在離放我回家只剩十多天時,中隊長突然宣布我被加期25天,想繼續迫害我。為此,我絕食抗議,有幾位同修給予聲援。我認識到在正念過關中,一定要有強大的正念,所有干擾正念、正行的思想念頭都不是自己,是舊勢力的干擾與破壞。基點落在人這裏,那邪惡就以逼出我們的正念為由來迫害我們。而我們應該是堅不可摧的正法弟子啊!舊勢力不配考驗我們,「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正念的作用》)

修煉是不斷提高的過程,在當前的正法進程中,師父給我們講了三件事:「一個是大家學法的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極其重要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對於正法弟子來講必須做好。可是在實修中如何做到呢?我自己在這段時間差距就很大。有時認為別給他人帶來麻煩(認為邪惡在監視我),我這是人心,是怕心,沒有用正念看問題,也不是大法弟子對眾生的慈悲;聽到有些沒走出來的學員說:「正法弟子寫的標語給他們帶來了麻煩」,我就起了怨心,心想你不出來證實法,還抱怨他人,甚至不想跟他說甚麼……我沒有找自己,不是也在怨嗎?我認識到:「時時修心性」(《洪吟﹒真修》)應查找自己。如何時時走正我們的路,從思想中的一思一念,到表面的一舉一動都能站在法上,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被人心所動。我們一定得學好法,才能做好應該做的一切。因為只有法能破除一切邪惡與執著。

個人體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