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拒絕寫任何形式的「保證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9日】以前,總想寫一下自己的修煉體會,2000年上北京及到拘留所的一些正法經歷,但看到明慧網上的許多同修都做的那麼好,總感到自己做的不夠,所以一直就沒寫,正法到今天,做的好的地方,做的不好的地方都是一個修煉過程,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前幾天,我們廠裏通知我愛人去廠裏一趟(愛人不修煉)。不一會兒他回來了,進門帶著很大的氣,我問他甚麼事?他說:讓你寫個保證,如果不寫交5000元,辦學習班半個月(其實就是洗腦班)。說完後就找紙找筆。我告訴他:「保證我不會寫的,錢我也不交,學習班我也不去。」他一聽大喊大叫,非常生氣的大喊著:「你不寫,我寫。」這時,我也義正辭嚴地告訴他:「誰也保證不了我,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去找廠長、書記去。」說完後我準備了一下上班帶的飯,換上一身整潔的衣服就上廠裏去了。在路上,覺得突然來這麼一下,使我的心情不能平靜,這時,想起師父經文:「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大法堅不可摧》)。神絕對不會幹那種向邪惡妥協的事,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我決不會向邪惡保證甚麼,心裏默念正法口訣,清除廠裏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物質,這時心裏一陣輕鬆、平靜。

到了廠裏,書記領著到了廠長辦公室,廠長、書記和見到我的很多人都感到驚訝,廠長說:「XX,你怎麼現在這麼漂亮?身體這麼好,紅光滿面。」坐在廠長的對面,我心情平靜,面帶祥和,和善地說:「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使我身體健康,廠長,我原先甚麼樣你也知道,體弱多病……」沒等我說完廠長趕快轉過話題:「咱們說正事吧」,他說:上級壓下來,凡是市裏有名的一定如何如何,我們給你壓下來了,學習班不辦了,錢不交,只寫個保證。這時他說著,我坐那發著正念,清除在另外空間干擾、操縱廠長、書記的邪惡因素,清除他們讓我寫保證的念頭。一邊眼睛正視他說:「我不會寫保證,你們對我的幫助,你們會有福報,保護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一個大法弟子罪孽深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說這話時我平和堅定,覺得我說出的每一句都能打到他們心裏,因為我確實在為他們好,在救度他們的生命,如果他們知道了這個真理,發出一個正念就能定下他們的生命位置。聽完我這些話,他們嘴裏雖說:你別說這個了,還是談正事吧。但我感覺他們的心裏都有一個觸動。

他們一說讓我寫保證,我就發正念,清除他們讓我寫保證的那一念。過了一會兒,廠長又主動說:你不用寫保證,你只寫怎麼好好工作,不給領導找麻煩。我回答說:「我從來不給領導找麻煩,一直在好好工作,我的工作業績在我們商場也是有目共睹的,我還用寫甚麼保證嗎?」廠長一看沒辦法,他只好推給書記:去吧,跟書記一塊下去,商量商量怎麼寫。下去後,我一直跟書記談我為甚麼不寫保證,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公民,沒有幹任何違反法律的事,幹嘛讓我寫保證。書記說:「人家政府不讓煉你就……」我立即打斷他的話說:「請讓我糾正一下,不是政府不讓煉,是江XX不讓我們作好人,他一人代表不了政府,據我知道政府很多人也在煉,難道國家還怕好人多嗎?」書記一看沒辦法,他說:「你看,你寫點甚麼都可以,不算保證,反正你得寫點甚麼。」我一聽,說:「行!」拿筆寫了起來: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從不違反國家法律,今天是這樣,以後也是這樣。書記拿來一看:「不行,這怎麼能行,我給你改一下。」我一聽,那算了,隨手撕了,誰也不能給我改,我永遠不會給人保證甚麼,因為我沒做錯甚麼。這時,腦子忽然出了一個想法,我該走了。我心想:這時如果同事給我打電話說老闆來了,讓我快點回去上班多好啊。想法剛過沒過幾分鐘,手機響了,同事說老闆來了,問我怎麼沒上班,讓我快點回去。我一聽,心裏想: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幫我們。我給書記說:我走了,老闆讓我回去。書記說:「那你讓我怎麼辦?那我替你寫保證嗎?」我說:「你怎麼辦,我不管,誰也保證不了我。」說完,拿上書包就走了。

在路上,回想起剛才的一切,又想起《大法堅不可摧》中講道:「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是主佛的弟子,我們在正法修煉中走正自己的路。堅定正念,師父就在我身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