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電視新聞編輯正法修煉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4日】我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99年7.20之後,當法輪大法蒙冤受辱,我感到自己理所當然要走出來維護真善忍宇宙真理。因當地邪惡勢力與自己舊觀念的重重阻擾,加上地處蜀道山區,感到走出去護法舉步艱難。我努力地讀背《轉法輪》、《精進要旨》、《洪吟》等大法書,想使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溶於法中。直到99年逼近年關時,在與外地功友的切磋後,於2000年元月,我們這小小山城的數十名大法弟子(分三批)衝出層層阻擋進京護法。其中有七旬老人、幾歲的小弟子,還有舉家四口同行的。

到了北京,功友中有的給中央政府信訪辦遞送給江XX和朱XX的「勸諫書」,有的在天安門前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有的坐在旗桿下煉功。很快公安、武警蜂擁而上,先對我們拳腳相加後,綁架上了警車。我們個個都臨危不懼,我被惡警抬上車後,見有許多遊人及外國遊客,心想這不是洪法的好機會嗎?於是跳下車煉功,一些遊人好心地用身體掩護讓我趕快離開,但當時我想進京的目的是堂堂正正護法,不能就這樣離開。惡警見我下車煉功,過來兇狠用腳踢我小腹並將我拽上車。之後把我們押送到附近公安局,當我們被推進大鐵門後,看見裏面已關押了許多的功友,我們互相鼓勵,堅定護法決心。當天下午,我們就被轉押貴州駐京辦事處,在那裏我們堅持煉功,並向駐京辦事處人員及公安洪法。在押回本地的路上,我們仍堅持煉功向乘客洪法講真相,在警車上仍集體大聲地背頌《洪吟》。

在拘留所我們依然堅持煉功,為此我與另外兩個功友被惡警用腳鐐、手銬銬上。此時正值嚴冬,手銬是從腳鐐下穿過,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解銬後我照煉不誤,惡警又給我換成巴銬,巴銬是專給重刑犯戴的,此刑具中間是一厚鋼板,銬上不久雙手的大動脈因被抵死,一會兒雙手青紫,呼吸困難。惡警見後還兇狠地逼我到四合院去看別人嬉鬧「春節聯歡」。後來,他們見硬的不行,又來軟的,在2000年三八國際婦女節這天,來了幾個人探監的,其中有我的親朋好友及電視台領導。他們輪番地勸說,甚麼只要我說「不煉了」三個字就「放人,恢復工作」,還可照管好我上大學的獨生兒子,被我回絕。我告訴他們:「人各有志,我修大法之志永不變」。他們又找來我的家人想用親情打動我。我把不能理解我的親友、公安幹警及牢房裏的犯人都作為洪法、講真相的對像。漸漸地有些幹警也由敵視轉變為理解,同號裏部份犯人也知道了大法的美好,有的還和我們一道煉功,其中一個犯人表示出去後要將大法傳給鄉鄰。

在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後,我被以「上書江、朱並進京護法」為由判勞教兩年並送到貴州中八勞教所,與我同時被非法判勞教的還有四位同修。勞教所裏面關押的98%都是販毒、吸毒、賣淫的犯人,還有基督教徒(她們有的才十幾歲)。按該所規定,新入所的學員,在「新收隊」集訓三個月後才下隊進車間勞動,但沒幾天我就被放到「嚴管隊」的「嚴管車間」,並指派二十餘人輪番對我「保押」,24小時被監控,吃、睡、上廁所亦然。每天早上5:30進車間,夜12:30歸隊,每天我要清理出上萬根貼寶石棍子,還得清掃幾十平方米的車間裏裏外外的衛生,稍有懈怠不打則罵,不允許有休息時間。一天下來,全身骨頭散架般酸痛,還得遭吸毒犯人、賣淫犯人的辱罵。並且每週還被強迫看那些詆毀大法的錄像、電視資料,每當此時,我就默背師父的教誨。在勞教所,我受盡了凌辱、虐待,使肉體和精神受到重創,體重從入所時138斤降到80多斤,但我沒有被壓倒、沒有被嚇垮,相反地正念正信堅不可摧。兩年多來我在獄中走正自己修煉的路,闖過關關、難難並時時以慈悲去善解周圍的一切事、一切人;有位青年幹警在知道宇宙法理後,毅然辭職離開邪惡勢力聚集之地;對於吸毒等犯人,我告訴她們「善惡必報」、「業力轉化」等法理,鼓勵她們棄惡從善,做一個有益於社會的人;還將師父洪傳大法慈悲救度眾生的意義告訴給那些基督教徒,希望她們莫錯過良機。在2001年5月13日法輪大法洪傳九週年紀念日,我和幾位功友在寫有「不准煉法輪功」標語的四合院裏煉功,被惡警罰以「五花大綁」時,許多犯人見後哭著請求幹警為我們鬆綁。

2000年9月,勞教所開始將學員分期分批集中到「新收隊」進行「轉化」。以「好吃好住、不下車間勞動」,以「減期」、「提前解教」、「監外執行」等作為誘餌,同時採取強灌詆毀大法的錄像、電視資料、「上法制教育課」、「跳秧歌舞」、「舉辦聯歡會」等形式,對大法學員進行「洗腦」,使部份人放棄了修煉,落入邪悟,其中少數人還助紂為虐,幹著破壞大法的魔所幹的事。我是最後一批被帶到「新收隊」的,當我看到昔日同修垮垮往下掉時,真是心急如焚!告訴她們,我們三生有幸修煉宇宙的根本大法,千萬珍惜這千載難遇的修煉機緣。誰知她們有的不但不聽,還配合邪惡圍攻我,逼迫我轉化。面對圍攻與威逼,我腦海裏閃出的是金光四射的法理:「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有師在有法在,使我敢於直面邪惡,我坦然告訴對方:「凡有損大法、有損師父的事,我絕不會做,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決不從狗洞裏爬出去。」很快,惡警就把我弄回車間,氣急敗壞地警告我:「你不轉化,決不讓你出去,等著把牢底坐穿吧!」揚言要對我加期、「重拳打擊」。多次將有毒的水倒進我的水瓶;找來電視台給我攝像(企圖收集我的「罪證」);請來「心理專家」等等。他們還大搞「連坐制」,將黑手伸向我的在大學念書的兒子,不久就傳來兒子已被迫流離失學在外。

我對師父和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信,令邪惡膽寒,邪惡在超期關押我後,於今年1月15日夜將我秘密押送本地的「洗腦班」進行「軟轉化」,並令原單位(電視台)出五千元,派一人作為陪教,進行新一輪的迫害,他們使盡伎倆、煞費心機,見我仍巍然不動,只好將我轉交單位、街道、派出所三聯防監控。至此,邪惡之徒對我持續兩年多的迫害,最後以失敗而告終。今年2月4日(貴州法輪大法日)我終於堂堂正正走出了魔窟。

回顧兩年多來正法修煉的歷程,每時每刻都是憑藉著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才穩健地走好每一步、過好每一關每一難;每時每刻都按真、善、忍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才能徹底丟棄一切常人的理、常人的心。同時也深感距師尊所要求的「修得執著無一漏」法理的要求還相差甚遠,只有認真學好法,緊跟正法進程,精進不停,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