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大法弟子堅定正念、助師正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29日】我98年有幸得法,修煉後身心發生巨大變化,從內心深處認識到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99年7月21日我懷著向政府反映情況、說句真話的心去了瀋陽。省政府外早已布置好了無數公安和持槍的武警,他們正忙著往車上抓捕學員,揪頭髮、擰胳膊拳打腳踢,把劫持來的學員送到瀋陽體育場,強迫在30多度的烈日下曝曬,半夜我們被遣送回當地。

10月我又去進京上訪,可中途就被綁架回當地,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1月份我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遼河油田公安局把我帶回當地,強迫交了500元錢,第三天我被送到第三看守所拘留一個月後,惡警強迫家屬交了3000元錢把我放了。同年4月我又在瀋陽火車站被綁架,被拘留一個月。

2000年6月27日,我發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拘留20天後被非法判教養一年送到盤錦教養院。剛到教養院惡警從我身上搜出經文,惡警羿秀豔大罵,用各種語言侮辱我,把我關禁閉一天。之後,羿秀豔採取車輪戰術天天騷擾我,叛徒天天圍著我洗腦,只准叛徒說話,不允許我們吱聲。

2001年春節,羿秀豔找碴不讓我們吃飯,我就開始絕食抗議。羿就把我定位管理,並加期二個月。3月犯罪院長張守江編了一首「悔過歌」,我不唱,羿秀豔、劉靜就把我和一個同修銬上手銬吊在窗戶鐵欄上。中午,副院長周xx帶來3、4個男惡警(其中一個叫劉明華)給我倆上刑,把我倆雙手「大」字形空吊在鐵絲網上兩個小時,劉明華還嘲笑說,你們看這有點像耶穌。他們用這種方法把我們吊了16天,24小時有人監視,每頓飯只送豆腐乾大小的一塊玉米麵發糕或一口大米飯,一天只給一口水。16天手銬摘掉了但仍在這不到6平方米的黑屋中定位管理,大小便都在室內,不讓洗臉,我們被這樣折磨一個月左右,我被加期兩個月。

2001年5月25日第一次暴力洗腦開始了,惡警強行把20多名堅定的大法學員(最大60歲)分到各個房間。我不配合,她們把我一人放在行李房裏罰蹲,白天晚上不讓起來。腿腫得腿肚子裂了一條口子,腳腫得穿不上鞋。後來又罰跪、撅、蹲著走圈、金雞獨立、飛,這還不夠,胳膊舉著的同時後背還得背雷鋒日記,書掉了就打,六天沒讓我睡覺。學員站得汗直往下淌,惡警王岩、晏麗娜、王曉梅等就用一個三尺長的棒子包上破布給法輪功學員擦汗,侮辱恥笑學員。24小時只准去三次廁所,一天只讓睡兩小時的覺。5月28日她們把我一隻手銬在暖氣最下面的管上,一隻手銬在窗戶上,雙手被拉得很緊,站不起來蹲不下,也坐不下。惡警用狼牙棒打臀部,蔡麗大罵,劉晶就開始打嘴巴。我的左腳被迫害得麻木,沒知覺,有時鞋掉了都不知道。就這樣我被迫害了一個月。這樣的暴力洗腦我經歷了三次,每次都大同小異。邪惡警察使絕了招數也無法動搖我對大法的信念,經過一年半的殘酷迫害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我在學法、發正念之餘經常和同修到田間地頭、蔬菜大棚和農家小院去和農民嘮嗑,講真相。開始也有點怕心,甚至有他們會不會打電話報告等雜念。可是等我們講上之後,在佛光普照下,每次老鄉們聽到真相都非常感動。有時我們嗓子乾渴,他們就主動送上清澈的井水,幾乎都說大法好。一個老大爺說:「大老遠的,真難為你們了,都是為我們好。我們都知道大法好,放心吧!我們不相信江xx的造謠,你們要多加小心哪。」很多時候我們被感動得流淚了,我們為他們能明白真相而欣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們就一個人在旁邊發正念清場,一個人像嘮嗑似的。老鄉們絕大多數是純樸的,開始由於江集團的謠言使他們受了毒害,經過大法弟子講真相他們很多人都明白了。我還利用節假日串親訪友講真相,親友中幾乎都說大法好,不再相信邪惡的宣傳。只有一人迷得深一點,儘管如此,在分手時他囑咐我要多加小心,可見他還有善念。我和同修用多種形式如貼、送傳單,掛條幅等去講真相。每當我把真相送到一家時,心想他是我要救度的人,一定能好好看,清除在另外空間影響他明白真相的邪惡因素,希望他能被救度。我收入較低,平日裏省吃儉用儘量積攢,都用在大法的開支上,雖然不太多,但這是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一次,派出所警察到我單位來騷擾,車間同修和同事都拿錢讓我走。可我一走會給車間領導添麻煩,別人也會想還大法弟子哪,遇事就跑,我就沒走。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正是中午,都去吃飯了,我就一個人在屋裏煉功,做完前四套功法我就開始打坐單手立掌發正念。警察進來說:「我幾次要進來都看你煉功,有人舉報你,說有人給你法輪功傳單,你給別人沒有?只要你說清楚誰給你的,你又給誰了就可以回去。」我說不知道。這時有個警察說:你不是不知道,你是不能說。警察再問我甚麼,我就不吱聲,閉著眼睛發正念。這下把警察氣壞了,所長說:我看著她我就難受,快讓她走吧。這樣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

開始高頻度發正念時干擾很大,心靜不下來,常常冒出一些人的念頭,接下來開始腿疼,雙盤疼我就單盤,單盤也疼我就散盤,最後連散盤都疼。開始我以為是盤腿次數多了造成的,動了人的思想,被魔鑽了空子。後來我悟到是邪惡干擾,在發正念前五分鐘用正念清除,正念一出腿就不那麼疼了,一會坐起來還非常舒服。有同修說發正念要重質量不重數量,我覺得這種說法也不完全對,其實質量和數量在當前都是很重要的,缺一不可。還有的同修一發正念就睏,我想這些都是邪惡的干擾,應該用正念清除它。另外有些同修發完正念後就看一看新聞。我們不應被這些假相迷惑,甚麼情況也不動心,就是正念除惡,因為除惡是大法弟子的使命,直至把另外空間的邪魔爛鬼全部除盡。我開始堅持連續整點發正念,白天集體學法時一起發,晚上能堅持到幾點就盡力堅持到幾點,可每天都差兩個小時。我想這是人的狀態,要想從人的狀態轉變為神的狀態就一定要衝過去,同修能做到我為甚麼不能?通過學法向內找我認識到:一方面是邪惡的干擾,另一方面是人的各種後天觀念障礙著。原因找到了,發正念的次數也增加了,效果也好了。有時睏了想睡一會兒,保證一覺醒來就是發正念的時間。有時睡5分鐘、10分鐘,醒來後比睡一天還精神,因為對發正念重視了,所以現在無論做甚麼只要一看錶保證是發正念的時間。以上是我發正念的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