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顛沛流離千迴百轉 我無怨無悔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6日】善良的朋友們:在我的故事中沒有轟轟烈烈驚天動地的壯舉,但我希望透過這平凡的故事中的片斷,使您能看到江XX邪惡集團踐踏法律、踐踏人權,剝奪人自由的事實。

修煉前我也曾在人世間的洪流中沉浮,自命不凡,不知天高地厚。我也曾苦苦探求人生真諦:「人為甚麼有悲歡離合?生老病死?我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不斷的追尋,不斷的失敗,百思不得其解後,只有萬般的無奈。正如我們師父所說:「悠悠萬世,幾人不迷」。

幸運的真善忍大法在人間洪傳,從此生命不再悲傷,不再迷惑,不再在污泥濁水中隨波逐流。大法教我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有了矛盾向內找,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事事先替別人著想,無私無我。從古至今無論甚麼樣的社會形式,當權者都希望人民重德行善,只有這樣,百姓才能安居樂業,江山才能穩固。

然而也有不希望好人多的當權者。在中國大陸就發生了這樣讓人不可思議的怪事!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間恐怖的風暴席捲了整個中華大地,一億按照真善忍大法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都遭到迫害。我思前想後,不知江XX非要鎮壓「法輪功」到底為哪樁?如果是因為修大法的人太多,難道世界還怕好人多嗎?如果為了自己的權力擔心那大可不必,修煉者是放下人世間名利的。不管宣傳機器怎樣對大法進行造謠誣蔑,我心裏清楚明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讓我身體健康、道德高尚,讓我活得踏實,生命充滿陽光,我決不會放棄修煉。

不久我也沒能逃過迫害。居委會主任、片警找到我母親家(因我未婚住在母親家),說我去省裏上訪,在公安局掛了號,必須寫個保證書以後不煉了。我說甚麼也不寫,近兩個小時不斷向他們洪法,他們說:「沒辦法是上邊的意思,你不寫我們交不了差。」看著他們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動了常人之心,覺得他們也不容易,寫就寫吧,只要我修煉的心不動就行。這是修煉路上最讓我痛心疾首的錯誤,自己沒能經受住邪惡偽善的考驗。很長時間每當提及此事我的心都在作痛,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在交保證書時我對片警說:「我告訴你,寫保證是為了讓你能交差,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煉。」片警說:「那你就煉,你上北京我都不管啊。」

隨著當權小人迫害法輪功的逐步升級,片警幾乎天天往家打電話,每天的行蹤都要向派出所報告。當然,我不是犯人我不會這樣做的。一天晚上我去同修家串門,不料兩名警察在她家。在場的還有一位男同修,硬說我們聚會。實際上我根本不知道她家還有別人。我們向他們說明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電視所宣傳的根本不符合事實,完全是造假,完全是為了達到鎮壓的目的找藉口,你們千萬不要幹破壞大法的事,這樣做對你們生命沒有好處。可他們聽不進去。用手機和分局聯繫。不到半小時來了5、6個警察,不履行任何手續不由分說地抄家,搜走了全部大法資料。然後就抓人,女同修由於孩子小哭得厲害倖免被抓。我和另外一名男同修及女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煉人)被他們強行帶到派出所。我們被分別看管。沒過幾分鐘,我聽到隔壁辦公室傳出打人時桌椅碰撞的巨大聲響。隱約聽到兩位同修善意地告訴打人兇手,善惡有報的道理。可是在江XX直接授意下的惡警已失去理智根本不聽,繼續毒打大法弟子。打人聲混雜著聲嘶力竭的叫罵聲充斥著派出所的整個空間,歷史將記錄下這罪惡的時刻。

我看見來串門的那位男同修被反扭著雙臂戴著手銬由幾個惡警押著去抄家。同修走過去了,他大義凜然的神態讓我不禁想起了電影《紅岩》裏的鏡頭……。我是頭一次見證了警察無所顧忌地打好人。我們到底哪裏錯了?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不做任何違法亂紀的事,遠離一切不正的東西,竟招來如此不公正的對待。江氏政權是法西斯的再現。

我想一會兒該輪到我挨打了,此時我沒有一點怕,只有一個念頭: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不會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過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頭頭,兇神惡煞地舉著拳頭走近我,我微笑平靜地看著他,不知何故他的拳頭又放下了,沒有打我。那一刻我真希望是他的良知發現。他們問我:「你還煉不煉了?」我說「煉」,他們說:「那就給你找個地方煉。」一直折騰到下半夜2點鐘我終於又看見了兩位男同修,他們身上、臉上沾滿了灰土,身上還有踢打留下的腳印。警察讓我們三人在甚麼表上簽字,被我們拒絕。他們喊道:「不簽字照樣把你們送進去。」就這樣我們被戴上手銬關進了看守所失去了自由,甚麼法律、人權統統付之東流,完全失去了它的實質意義。

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才得以脫離魔窟。回家後邪惡的警察並沒有放過我,變本加厲地去我家逼我放棄大法,弄得全家人不得安寧,加之株連九族的卑鄙政策,給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為了家人免遭牽連,我不得不離開家,暫時住進同修家。

同修娘倆也是被迫害在外租房住的。幾個月以後,某天晚上同修的妹妹跑來通知我:同修娘倆被警察綁架了。由於同修的家人洩露了我的姓名和電話,公安局的人說一定要找到我。考慮到我和同修的大法資料都在這,不能讓大法受到損失。緊急中想起了同修李冰雪(化名),請她們全家幫我連夜搬了家,並安排我住在她姐姐家。總算又有了一個安身之處,可以學法煉功講真相。可這裏也不安全,這位同修7.20去上訪也在公安局掛了號。警察三番五次到家裏搜查。一次我不在家,警察又來了,在我住的房間裏發現了真相光盤和資料,逼迫同修說出資料的來源。同修甚麼也不說,警察臨走時說他以後還要來。這期間正是江XX又一次下令大肆搜捕大法弟子的非常時期,為了同修的安全,也為了自己不被邪惡迫害我應該搬走。

搬到哪裏去呢?家是不能回去了,因為在我離家後,警察不死心不斷去我家逼我母親及家人說我的住所,說我的名字已經報到省裏去了,找不到我不行。母親堅決抵制了他們的無理要求。他們把我家電話報到安全局,由安全局對我家電話進行非法監控。有一天我的家人給單位領導打電話問某文件需要印多少份。安全局以為要複印大法資料,跟蹤到某政府找到那位領導追查此事。後來聽說那位領導當時真是哭笑不得,對他們的荒唐行徑表示了極大不滿和不解,要求他們道歉。

我的家人實在受不了這種騷擾,將1500元錢安裝的電話給廢了不要了。邪惡之徒又到我妹妹對門的鄰居家蹲坑,連續多日三更半夜賴在人家不走,鄰居氣憤地對人說:「這些警察到底要幹甚麼?弄得我們家不能睡覺,放著正事不幹,專抓好人。」不難看出,江XX鎮壓好人是不得人心的。

幾經輾轉,同修李冰雪又幫助我搬到妹妹家。一天妹妹要上街,剛出去一會又急急地返了回來,妹妹說110警車就在外面,來了十幾個警察,聽說要抓煉法輪功的,你可千萬別出去。我告訴妹妹不要怕,他們抓不到我。此時我聯想到前幾天片警碰到我外甥,問他家搬哪去了,孩子不會說謊,只是沒告訴他具體哪間房,所以一時間他們沒法下手抓人。我找了一個適當的機會又一次走脫了,後來妹妹說警車天天去,在那等了好多天。

這次我搬到另一個妹妹家。妹妹對我百般照顧,支持我修煉大法。可妹夫是某局局長,經常參加關於鎮壓法輪功的會議,中毒很深,對電視的造謠宣傳深信不疑。對我修煉大法十分不滿,怕受連累影響前途,怕孩子上不了大學,千方百計地刁難我,逼我毀掉大法書,多次逼我放棄修煉,說只要我不煉了,在他家呆多長時間都可以。我嚴肅地告訴他:「大法教我做好人有錯嗎?大法使我身體健康你說這不好嗎?讓我放棄真善忍大法永遠不可能,毀大法書罪大如山如天,這樣的話你以後不要再說了。」我多次善意地跟他講大法的真實情況,他不但不聽,還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在以後的日子裏妹夫極力反對我煉功學法,經常無故「銧銧」摔東西,晚上不回家住,用這種方法攆我走。我想我應該用我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好,我努力做好我所做的一切,有機會就向他講真相。很遺憾妹夫堅持自己的看法不肯改變。為了我,妹妹付出很多很多,夫妻間矛盾日益激化,不能再讓妹妹為難了。我要出去租房子,妹妹不同意,她說:「哪都不安全,租房子之前要到居委會簽字保證不煉法輪功房子才能租給你,你哪也不要去,這個家還有我一半呢。」

沒過幾天妹夫到我母親家,讓我母親轉告我放棄大法。母親說:「我不能那麼做,她修煉大法做好人又沒錯。」妹夫又找他大哥找我妹妹,讓我妹妹攆我走。我知道妹妹決不會這樣做。儘管我無處可去,但我是大法弟子應該為別人著想,我不能再住下去了。背著妹妹我整整用了兩天的時間找到了一份包吃住的工作。我的同修李冰雪再一次幫我搬家。當我們離開那棟樓時,我看見妹妹站在窗口,眼裏含著淚。我的心一陣難過。不是為我自己,是為了妹夫,他以往對我是尊敬的,就因為受江氏邪惡集團的造謠欺騙,竟然把我從他家攆了出來。即使這樣我對妹夫沒有怨恨,有的是對他生命的憐憫。

當天我搬進一位老太太家,幫她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等等雜活。只要有個立足之地能學法煉功修煉,吃點苦算不了甚麼。後來知道這老太太70歲了,原來也煉法輪功,7.20鎮壓後不敢煉了,她說:「以前煉功時甚麼病也沒有,騎自行車滿街跑,從打不煉功後身體就不行了,心臟病、肝病、胃病……通通都上來了,住了幾次院,醫藥費花了一萬多元,勉強就這麼維持著,甚麼活也幹不了,這不只好雇人照顧了。」我說:「你如果堅持修煉身體不會變成這樣。」她說她兒子是公安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她不能煉了。江XX害了多少人,硬把一個通過修煉大法變得健康了的人又變成了一個病入膏肓痛苦不堪的病人。您說這正常嗎?

在我差一天幹滿一個月的時候,老太太意外發現了我的大法錄音帶,她知道了我的身份,由於害怕她不讓我再幹下去了,讓我馬上離開。臨走時她對我說:「你是個非常善良的人,有很多優點,你要不煉法輪功我想長期用你。」我說:「我師父教導我們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我的表現來自於大法,請你不要相信電視上的造謠宣傳,多了解大法的真相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就這樣我又失去了安身之處,還是同修李冰雪幫我搬家。我本來可以有一個安定的生活環境,就因為我不放棄對宇宙真理的信仰,就因為我要做個好人,我就得流離失所無家可歸,這是甚麼道理?

實際上我搬家的次數遠不止這些,在此我不能一一道來,寫出片斷經歷,足以證明江氏集團的邪惡程度。流離失所給我帶來生活上的苦難並沒有削弱我的意志,反而使我磨煉得越來越堅強。為了救度眾生我幾乎走遍了小城,用各種方式證實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將一如既往隨師正法。雖然顛沛流離、千迴百轉,我無怨無悔。

借此機會我衷心感謝我的同修李冰雪全家,以及她姐姐全家給予我的無私關懷和幫助。衷心感謝為我承受付出的親人們,我堅信大法會把美好的未來帶給支持保護我的親人。同時我也希望天下所有善良的人們能站在大法一邊支持大法,共同感受大法帶給生命真正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