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9日】我家住在東北,我們三口人生活在一間小板房裏,沒有水也沒有電。我身材矮小,只有一隻眼睛能看東西,也只不過零點零幾的視力。我妻子是小兒麻痺,拄拐行走很不方便。那時我兒子只有五六歲,全家就靠我每月的三百多元的工資,生活十分艱難。就這樣壞消息還不斷的傳來。如國家規定福利住房改為商品住房,就靠我這微薄的工資,何年何月能買起房子啊,住房問題沒有指望了。單位搞改革,把我劃在了編外,每月只給二百一十元的生活費。家裏連連被盜,把我整月的工資全部拿走,就連衣料、毛線等東西洗劫一空,炕上只留下兩張殘疾證。天啊!以後讓我們怎麼生活啊?

晚上睡不著覺,我倆對著蠟燭發呆,我兒子只有五六歲,他似乎看出了大人的心事,天真的說:「爸、媽,咱家夏天下一缸大醬,秋天腌眼一缸鹹菜,大米粥拌大醬,烙餅捲鹹菜,咱們就不會餓死了。」他的話打破了沉默和寂靜,也打碎了我倆的心。孩子啊!我們不應該把你帶到這個世界裏來,你這麼小的年齡,就知道為大人分憂了。夜,長長的夜沒有語言也沒有睡意,只有淚水沒完沒了地流著。

1996年8月的一天,有人送來兩張聽課證,說是在電教館舉辦法輪功講座,並向我們簡單的介紹了法輪功的法理。我倆都是信佛之人,對佛家功很感興趣。我妻子坐著輪椅,馱著孩子,我們三口人來到了電教館。從此邁進了修煉的大門。我妻子跟了一個班又一個班聽也聽不夠。回到家裏三口人坐在一起切磋,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師父還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我們明白了,心情開闊了。

這麼好的法怎能不修呀!沒有書就抄。我妻子每天晚上坐在蠟燭前抄啊抄,寫啊寫,一心撲在修煉上,當我們得法一百天的時候,電順利地接上了,屋裏有了光明。我的工資恢復了,生活有了改善,孩子也能上學了。不知不覺中,環境改變了,這都是大法給我家帶來的福啊!

我們悟到,以前為住房、金錢和一點個人利益損失而痛心、嘆氣、流淚太不值了。同時我們也感到常人中的各種執著放的越多越輕鬆,放的越多越純淨,放的越多越昇華,放的越多越明白。我們起早貪黑,每天都到離家好幾里地的兒童公園去煉功。因為大法好,親傳親,友傳友,煉功人數每日俱增。

不久我家也成立了學法小組,把小炕改成了大炕,能坐十幾人。我們除了工作和日常生活外,把剩餘的時間都用在修煉上。經過艱苦的修煉,我妻子的拐扔掉了,三個轂轤的輪椅不坐了,換成二輪的自行車,上街買糧買菜,還能馱較重的東西,行動十分靈活自如。我多年的咳喘病不見了,心情舒暢一身輕。

可是這時邪惡勢力向教人向善的大法和慈悲善良的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惡的魔爪。1999年7月,邪惡之徒動用了國家電台、電視台、報紙等一切宣傳工具,欺騙造謠,毒害眾生。一面動用軍警、特務進行大搜捕,收繳大法書籍,抓捕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強迫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和居民委,嚴密監視大法弟子。鬧得天昏地暗,大有天塌之勢。大法弟子不畏強暴,紛紛走出家門維護大法。邪惡之徒栽贓造謠,給大法扣的帽子一個比一個大,謊言越造越離奇。大法弟子面對謠言嚇不倒,帽子再大也壓不垮。億萬大法弟子頂著層層壓力,駁謊言、講真相,捨生忘死上訪,組成了一條滾滾的正法洪流。

2000年冬天,妻子帶上家裏僅有的三百元錢,拖著一條殘疾的腿,頂著刺骨的寒風,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妻子走了,同修們也走了,小板房裏只剩下我和孩子。這年的冬天特別冷。單位因我堅持修煉法輪功,停發了我的工資。我回到家裏故意問兒子:「因爸爸修煉,單位不給爸爸開工資了,咱還煉不煉。」兒子一邊喝著涼大米粥,一邊斬釘截鐵地說:「煉。」我說:「好!那就讓咱爺倆共度難關吧。」我把家裏能吃的東西歸攏到一起,儘量地節省,再節省。取暖煤不多了,一天只燒一更火。常常吃涼飯。糧食也不多了,還有幾顆凍實心的大白菜。現金只有八角錢。為了有效地利用食品,我把凍白菜剁成餡,放點鹽包菜包子,再擦點大米粥,這樣飯菜都有了,又省糧又省事。剁碎的白菜捨不得用開水操,更捨不得用鹽沙。因為鹽也只剩一點了,餡和完了稀稀的水很多,包也包不上。有一天,一個同修到我家見此情景就說:「白菜為甚麼不用鹽沙一下。」我苦笑著說:「沒有鹽了。」她好像想起了甚麼說:「哎,師父讓我給你送鹽來了。」說著從包裏拿出五袋鹽,而後在屋裏看了一圈,告辭走了。我望著這五袋鹽,默默地說:「師父,弟子又讓您操心了。」

第二天,同修們背著大米,扛著白麵來了,拎著各種食品、物品來了,還送來了過冬用的取暖煤。我把這些東西收下來,沒有更多的語言和囑託,因為大法弟子都是心心相印的。我知道同修送來的這些東西,不是讓我過舒適生活的,是讓我堅定信念,堅持修煉,千萬別掉隊呵!

天越來越冷了,四處不靠的小板房再也阻擋不住嚴寒的襲擊。屋裏的水缸、洗臉盆、茶缸凡是有水的地方,全都凍成了冰。屋裏和外邊好像差不了幾度。晚上躺在炕上,就好像躺在雪地裏,牆四處透風。同修見狀又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把自己親屬的供熱樓騰出來,讓我們爺倆住了進去。真暖和呀!在家裏睡覺穿著毛衣褲還得蓋兩床被子。在這裏只穿線衣線褲,不用蓋被子也不覺得冷。住了沒幾天,我突然想起一位外地同修和我說的一件事,這位同修說她跟其他同修失去了聯繫,大法資料中斷了很焦慮。她晚上做夢,有人告訴別著急,某市有個小白房,到那裏就有資料了。這位同修一大早坐早車來到我市,找到她熟悉的同修問小白房的事,她熟悉的同修就把她領到了我家。這位外地同修進屋一看高興地說:「這就是我要找的小白屋」。從此,外地的大法弟子又有資料了。小白房多麼的重要呵。想到這裏,我再也住不下去了。我得回我自己的家去,回到我的崗位上去。那時我家是資料傳送站,為大法做事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和義務。冷怕甚麼?比起前赴後繼進京上訪的同修,比起蹲監獄失去自由的同修,比起受盡酷刑折磨堅貞不屈的同修,比起為大法失去生命的同修,我已是極其舒適了,我還有甚麼不知足的呢?

後來,我家被邪惡之徒秘密監視起來。由於壞人告發,我家先後六次被抄,損失了大量大法書籍和資料。我被邪惡之徒抓去兩次,孩子也被抓走兩次,我的妻子被抓六次,至今還在獄中,近況不詳。

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已有三年之久,在這三年多裏,大法弟子受盡了無端的謾罵和毒打,受盡了無端的折磨和恐嚇,受盡了無端的誣陷和打壓,受盡了無端的盯梢和搜捕,受盡了無理的拘捕和綁架,受盡了無理的判刑和關押,承受了無理的勒索和抄家,承受了無理的摧殘和體罰,毫無根據的誹謗,厚顏無恥的謊言,滅絕人寰的暴刑,滅絕人性的虐殺。善惡有報是天理,做惡多端遭懲罰。

誰都知道:烏雲遮不住太陽,黑夜也同樣蓋不住滿天的朝霞。再嚴酷的冬天,也擋不住春天的腳步,冰雪消融,百花盛開的春天離我們不遠了。同修們努力吧!千萬別鬆懈,讓我們攜起手來,走好正法進程的最後一步,共同去迎接那法正人間的曙光!

以上是我的修煉經過,因水平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