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難忘的經歷 【明慧網】

【慶祝513】難忘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想起自己當年參加師尊的傳法班,聆聽師尊講法,走入大法修煉時的那段時光,師尊那洪大的慈悲,高深的法理,博大的胸懷時時在感化著我。

健康博覽會上首次見到師尊

鄰居老李是個離休幹部。一九九三年下半年,有一天看到老李在我們寬敞的樓道裏煉起了氣功。我並沒在意。過了些日子,老李對我說:「你也跟我們煉功吧,這功挺好的,叫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效果挺顯著的。我看你老吃藥上醫院,你也來試試吧。」

我當時有頸椎病,犯病時一天一夜不敢睜眼,否則天旋地轉的;有腰椎病,一犯病兩三天翻不了身,還有風濕、腸胃病、婦科病等等,幾乎沒甚麼好地方,到處求醫,不見好轉,只靠吃藥扎針。一九九三年暑假我是在醫院裏過的。我也練過兩種氣功,沒起甚麼作用。老李好心相勸,那就試試吧!

吃完晚飯,七點準時開始跟老李他們一起學功。剛學動作,感覺就挺明顯,不停的打哈欠流眼淚,流出的眼淚像又苦又鹹的海水,打坐時穿上厚厚的大棉襖還冷的發抖,有人告訴我,這是法輪功師父在給我祛病。那時還沒有讀書,我對法輪功並不了解,只是為了祛病健身而煉。

有一天,一個輔導員告訴我北京健康博覽會上有法輪功的展位,還可以看病,我就和這位輔導員一起去了。到那一看,正像後來看到師父講的:「別的展位上沒有多少人,而我們展位周圍擠的滿滿的。排三行隊,第一行隊一早上就掛滿了上午的號;第二行隊等著掛下午的號;再一行隊等著我簽字。」[1]

師父的弟子幫我調了病。在展會上我請到了大法書《法輪功》,並請師尊簽了字。臨近中午人們漸漸散去,那位輔導員說:「多待會兒,這兒場好。」她去辦事去了。我一轉身,看見師父就在十多米外看著我,我看著師父那高大的身影,慈祥的面容,我腦子裏一片空白,竟想不起向師父問好。現在想起來真後悔!

在展會期間,我有幸參加了師父的報告會。開會前,很多人給師尊送錦旗,印象最深的是有兩面旗上寫的是感謝師尊治好了孩子的白血病。

有一個老頭兒站在台上高舉雙手大喊:「我好了!我好了!」他高興的連喊帶蹦。據說他是一位鐵路上的勞模,做了兩次直腸癌手術後又復發了。找到法輪功,師父給他治好了。

師父來了,開始講課。我聽的很認真,對大法有了初步的了解。會後師父讓大家伸出手來感受一下法輪的旋轉,有人驚呼,有人讚歎,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現在想來這是多大的緣份哪,我下決心一定要修煉下去。

兩次參加師父在天津舉辦的傳法班

到了年底學校快放寒假了。老李跟我說:一月份天津要辦法輪大法傳法班,問我去不去?我果斷地說:「去!」當時離放假還有四天,我做完學生放假前的一切工作去向領導請假,領導知道我身體不好,不是班主任,痛快地準了假。

我們事先買了火車票。沒想到就在走的那天夜裏,我發起了燒,奇怪的是,過去一發燒,因為有風濕病,渾身疼,連肉都疼,根本起不來,這次卻說起就起來了,只是有點暈乎乎的。後來才知道是師父在提前給我淨化身體。

到了天津我們住在一個大劇院的招待所。白天煉功打坐,聽同修們說著自己煉功的感受和大法的美好,晚上去聽師父講法教功。

在班上聽師父講法的時候,不知為甚麼,越想聽越犯睏,睜不開眼,就這樣醒醒睡睡好幾天才過去。學了《轉法輪》才知道是師父在給自己調整腦子裏的病,必須要處於麻醉狀態。師父給學員清理身體,學員各種狀態都有。我是黑天白日不停地往外擤粘鼻涕(聽師父講法除外),整用了兩卷衛生紙。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以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騎車像被風吹著、上樓像有人推著一樣。可過去我連一站路都走不下來,我心裏那個高興勁就別提了。

一個練過許多種氣功的老學員說:「這個功可不一般,真碰到高人了!」他是一位中學老師,回京後,利用學校的電化教室,辦了很多次法輪功九天班,播放師父的傳法錄像,也教大家煉法輪功。我也跟著幫忙組織,每一期都有將近二百人來,很多人得法。

三月份,聽說師父要在天津辦第二期傳法班,我真想去呀,但怎麼能放下那麼多學生的課去參加學習班呢,這個假也不好請呀。一個週日我去公園煉功,煉完功要離開時突然聽人說,有某個大單位要出車每天接送本單位的人去天津聽師父的課,還有十幾個空座位,每天車費十五元。我一聽高興極了,馬上和鄰居老李報了名,交了車費。為了能去聽課,我每天把下午的課都提到上午上完,下午只請一小時假就可以了。

這樣我們每天下午四點半趕到永定門乘車一起去天津,回到家就夜裏十二點了。第二天照樣去學校上課,一點不累。

再次聆聽師父講法,進一步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怎樣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自己的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變化。

教功時,師父親自給學員糾正動作。

最後兩天是週末,不用上班,我們在天津住了兩晚。聽完課回旅館打坐,師父給我開了天目,當時看到的那景象現在依然歷歷在目。

過去的我好像不會笑,現在整天樂呵呵的,就是高興,經常在睡夢中咯咯地笑醒。也許是自己這一生經歷的苦難太多了,所以煉功從來不怕吃苦。過去因有關節炎,盤腿挺費勁,現在一開始雙盤就堅持半小時,後來四十五分鐘、一個小時,我都咬牙堅持過來了。別人打完坐走了,我和另一功友每天堅持雙盤打坐兩小時,有時疼的好像思想都凝固了,連想「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勁都沒有了,最終咬牙堅持下來。

也過過幾次大的病業關,但都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走了過來。

修煉中的神奇事說不完

煉功點的人越來越多,我們就到樓下空地上去煉功。不管嚴寒酷暑,從沒間斷過。冬天雪後,氣溫降到零下十三、四度。早晨五點鐘,天還黑著呢,我們掃一掃地上的雪,放上墊子,照樣打坐煉功。樓群之間風特大,有時吹的身子直晃,但誰也沒早走一步。那時多好哇,大家比學比修,誰都不肯落下。

吃完晚飯大家一起學法。就在我家住的樓道裏面對面一邊一排,你一段我一段的讀。學完了大家再交流各自的修煉體會:有的談如何處理好家庭矛盾;有的談在單位如何做好人不收不義之財,不做假賬;有的談自己煉功後各方面的變化,等等。

一位李姓老學員,過去每夜起來上廁所二十多次,根本無法睡覺,煉功兩個月後只起來兩次了。有一位姓趙的女同修的妹妹也是大法弟子,車禍撞斷了腿,到醫院接上打上石膏。同樣的病別人疼的直叫,她卻一點也不疼。到拆石膏照片子時,醫生愣是找不到斷傷位置在哪兒。

那時我當了輔導員,接觸的大法弟子多,交流的機會也多。一位七十歲的老輔導員到我家交流,她說自己子宮切除已十年,竟然又來例假。

還有一位在公園帶大家煉功的老輔導員經歷的事兒就更神奇了。她說有一次晚上因為有事住到了女兒家,離公園較遠,早晨起早提著錄音機要去公園煉功。因沒有電梯,樓梯走廊又沒有燈,漆黑一片,她當時想:我可不能耽誤大家煉功,就是爬也要爬下去。此念一出,眼前出現了一條月光下的坡道,等她走到樓門口回頭一看,後面還是黑洞洞的樓梯。她知道是師父幫了她。

還有一次,這位老輔導員煉完功走到六部口一根電線桿旁,只聽「嘭」的一聲,就感到有一隻大手捂住她的眼睛往下一抹,等睜眼一看身邊都是碎玻璃,原來是上邊的一個大燈泡炸了。長安街上那燈泡大的抱都抱不過來,周圍的人都嚇呆了,一看她哪兒都沒傷。都說這老太太命太大了。她說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她。過後她發現衣服被玻璃刮出好多根線,她還捏起兩根讓大夥看呢。

大法太好了,我告訴了很多親朋好友,在學校也帶著十多位老師煉功。大家每天都提前到校參加晨煉,每個週一和週四中午學法。一個門衛是河北深縣人,看我們煉功他也想煉,我讓他先看書學法。他說學《轉法輪》第一講時,他是在床上騰空坐著看的。他常年抽旱煙戒不了。週一他跟我們來學法,正好學師父講關於戒煙那一講,到週四來學法時他笑著告訴我們:從週一學完法後再也想不起來抽煙了。幾十年的煙簍子就這樣輕易把煙戒了。大家都說太神奇了。

就這樣的事幾天幾夜也說不完。

師父講:「修煉如初,必成正果」[2] 。現在環境變了,沒有了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環境,但我們仍然通過各種方式小範圍一起學法切磋,一齊出去講真相,從來沒有停止過。但有時也不免懈怠。

每每想起這段難忘的經歷,都會激勵自己要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