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哈爾濱傳法班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我滿身是病:患有嚴重的心臟病、風濕病、肩周炎、腦震盪後遺症,眼睛也有病,到處求醫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醫生對我丈夫說我很危險。我因心臟病出現休克現象,一次比一次重,休克後就抽,整天躺在炕上,一天只能坐幾分鐘。

鄰居嫂子來看我,對我丈夫說哈爾濱來了一個氣功大師能治百病,要在那裏教功,過兩天她也去。那時孩子上學,丈夫走不了,我們兩家處的很好,我就求這位嫂子帶我去。嫂子一路辛苦,對我處處關心,精心照顧,我順利到達了哈爾濱。

學習班於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在哈爾濱冰球館舉辦。館內四面坐滿了幾千人,過道上也站滿了人,外面還有很多人沒進來。師父來到講台時,我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師父那慈悲祥和的面容,用語言真是無法表達,我就感覺像見到最親最親的親人了,高興的熱淚盈眶。

來的人太多,無法進到館內,師父對著麥克風說:外邊沒進來的人,別擔心,甚麼都照樣得。第一堂課,師父講師父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我聚精會神認真的聽師父講的每一句法,字字句句都打在我腦海裏。我看到師父講法時頭上有五顏六色的佛光發到全場每個學員身上。我立刻感到全身輕鬆,我的病就這樣瞬間不翼而飛。在回旅店的路上就感覺走路生風,輕飄飄的了。

第四天我和學員們去太陽島公園,往返三十多里路,沒有累的感覺,像從來沒病一樣。大法祛病健身太快,太神奇,太不可思議,這是我親身經歷。若是聽別人說我還未必能相信。我那樣一個多病的身體,師父的佛光照到我身上一剎那就百病全無!我太幸運了,太幸福了!做夢也想不到的天大的好事落到我頭上了!我的健康身體是師父給的,我只有百分之百的聽師父的話,師父讓做甚麼就做好甚麼。

真是緣份所致,在太陽島我們有幸見到了師父,大家特別高興,都說想和師父照像,可誰也不好意思和師父說。我說:「我去說。」我走到師父面前說:「師父,我們都是走了三千多里路來學法輪功的,我們想和師父照像留個紀念。」師父笑了,說:「那就站好吧。」師父讓隨行的工作人員照了像,師父在中間,學員在兩邊。這照片異常珍貴,經歷了邪惡的瘋狂迫害,我一直珍藏至今。

冰球館畢竟場地有限,滿足不了更多的當地人聽法的要求。師父安排在一個大俱樂部給當地人講一次法,師父告訴在座參加班的學員不要去,要把位置讓給當地沒機會參加班的人。可是我們求法心切,沒聽師父的話,我們地區的學員都去了。當時師父給全體學員淨化身體。師父說:以前參加過班的學員你們的身體沒有病了,你想一下你家裏的一個人有甚麼病,你回去看他病就好了。

我就想我十一歲的兒子每天睡覺早上醒來都大汗淋漓,褥子都濕透了,孩子面容消瘦,臉色蒼白,醫生說是貧血。可到哪兒治也沒治好。我就想兒子的貧血病。等到學法班結束時回到家裏,第二天早上起床一看:兒子的褥子、被子全都幹幹的。兒子的病沒了!從此孩子漸漸的胖了,臉上也紅潤了。大法的神奇使我熱血沸騰,師父的大恩大德,無以言表,無以為報。

從學習班回來我像換了一個人:身體好了,脾氣、心性也變了。

結婚時婆婆家沒為我花甚麼錢。為此我心裏不平衡,總是和丈夫嘮叨個沒完,說他們家不好,結婚前老公公答應給買這個買那個,說我要啥給啥,結婚時,甚麼也沒給。我對婆家產生怨恨,不登婆家門,也不准丈夫登婆家門。從學習班回來,我買最好的點心給婆婆吃,還給婆婆買衣服。婆婆很吃驚。我告訴婆婆:我學法輪功了,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我以前錯了。我說,公公一個人掙錢,維持全家八口人生活,又娶大嫂又娶二嫂,實在困難,我還跟著爭,確實不對勁,還請老人諒解。

從那以後我對婆婆越來越好,婆婆很感動,經常背著其他媳婦給我錢,還說:給她們花錢了,就沒給你花錢,對不起你。我不要,婆婆就哭。我只好拿了,過幾天我再加倍給送去。婆婆逢人就說:這個媳婦孝順,通情達理。婆家人對我的看法也根本轉變了。大伯哥伸出大拇指稱讚我:「你真是好樣的!」

我身心的巨大變化,緣於法輪大法。是大法再造了我,我是在按「真、善、忍」標準做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