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勝利公園的綠蔭深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中國有許多名山、名樓,總是伴隨著古人所留下的詩句而不朽。「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樓歷經悠悠歷史,仙人仙氣,從古瀰漫至今。「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則與古人登高樓更見遠方深邃的哲思相伴。至於泰山,承載著中華古今太多太沉重的文化。天姥山,在雲霞明滅或可睹海中贏洲襯托下,更是仙境不凡。而中國長春勝利公園一處綠蔭深處,以一位聖者和他傳世的《轉法輪》,成為世界億萬人心中的聖地。

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的前一天,應我市法輪功修煉者的要求,輔導站協調人為大家購買了由錦州直達長春的火車票,利用「五一」節休假的機會,去當年李洪志師父傳播法輪大法的發祥地長春勝利公園去參觀交流。於是,列車滿載兩車廂我地區大法學員,於「五一」節前一天傍晚,駛往長春。

這趟載著民間自發修煉團體的列車,那天晚上顯的格外的不凡。列車在行駛過程中,法輪功學員們,紛紛把自己的座位陸續讓給後來從各個車站上來的乘客,把自己帶的各種食品、水果也都紛紛讓給車上的乘客食用。列車上這樣的情景,在那時中國大陸社會裏,是分外醒目的。乘客有的在法輪功學員介紹下,拿過贈送給他(她)的《轉法輪》,深感如獲至寶,紛紛說回家後,也尋找當地的法輪功煉功地點學法煉功。

五月一日清晨,我們到達長春的火車站。當地的許多同修已經在車站候車室等待我們了。

那天早晨,長春的天空格外的明淨,東方一抹玫瑰紅映在晶瑩藍寶石般的天空邊,隨即,天就漸漸的亮起來。我們這一隊的人員,在一位青年女研究生同修帶領下,奔往長春的勝利公園。這是我們到達長春的頭一站。

走進長春勝利公園,見到公園裏到處是各式各樣的民間健身活動,也有許多是修煉甚麼功法的運動。我看見一對青年男女,成對稱格式,手成太極架式,圍著地上畫著的太極在走圈,不知煉的是哪家功法。還有一群老少,在民樂「春江花月夜」聲音裏,也練著甚麼功法。還有耍劍的、舞扇子的……一位戴眼鏡的男性老人,用自己的身體不停的在撞樹,以自己認為有效的方式在鍛練身體。我們一行人來到一處綠樹環抱的已經廢棄的猴山邊的空地處,停了下來。

人群雖然漸漸擴大,但卻十分有序和安靜。不久,煉法輪功動功音樂響起來,我們一行人與當地的煉功者自動排好隊伍,一起煉法輪功的動功功法。由於煉功的人實在太多,空地都擱不下了,有的就進到樹林裏。

煉完功之後,這個公園的一位輔導員,向我們外地的法輪功學員介紹了當年師父開始傳功傳法的情景。

當年,李洪志師父就是在這個公園綠樹環抱的空地上,向公園裏的群眾傳授了法輪功。隨後,法輪功,由這個公園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迅速傳遍了長春的其它公園和各處廣場。隨著法輪功為廣大群眾如實的身心受益,法輪功便由長春走向北京的東方健康博覽會。然後,李洪志師父由北京把法輪功傳遍到中國的其他省城與地市。再後來,法輪功由中國大陸,普傳到世界的許多國家。

人們圍著當地法輪功學員交流著心得,我則在這片綠蔭處廢棄的猴山邊慢慢踱步,思索著生命根本由來的問題。我從上學伊始,接受的,就是進化論的學識,這個理論的根本,說是人從類猿人演變而來,就是由猴子的發達變化成為兩條腿走路的人類。而通過修煉李洪志師父的大法,領悟到進化論的學說,其實就是人類在糟蹋自己的荒謬理論。我面對著眼前已經荒廢的猴山,想起當年師父於這裏開始傳法,似乎有著一種特別象形的意味在其中。

旭日東升,明媚的陽光透過五月樹林的新綠,普照著當年師父傳法煉功的場地,而在四處喧囂公園裏健身的人群中,人員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們,顯得那麼的平和與安詳。

如今,世界各地法輪功修煉者們,依然帶著當年李洪志師父傳法煉功的形式,以長春勝利公園的綠蔭深處傳功為背景,讓「性命雙修」的佛家大法,遍布於世界各個國家的芳草地或綠蔭深處。每天清晨,那世間各國綠蔭深處響起的法輪功煉功樂曲,成為這個世間一個時代特有的中華好聲音。

中華泰山從古至今的文明承載,雖為世界所矚目,但在世界各地的法輪大法近四十種語言、一百多國家洪傳中,不再顯得那樣的崔嵬高大。李白夢境中的天姥山,雖仙境雲霞明滅或可睹,但在世界民間弘傳的真、善、忍法輪大法法理中,不再是李白憤世嫉俗而欲脫離污濁現實去尋覓人世外的仙境,因為偉大的聖者,誕生於民而受益於民,並為這個世間注入生命福祿的源頭活水,從而使世間煥發出勃勃生機。對之觀望與領會,正像中國古人留給後人的《登鸛雀樓》「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的視覺才可洞見入世與出世大法圓容的法理。

當年,中國古人面對「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黃鶴樓前的景致,發出仙人乘鶴一去而不再復返的惆悵喟嘆;而如今,從長春勝利公園綠蔭深處走向遠方偉大聖者的身影,他日再重返我方神州大地,正是我們中華民族所期待的時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