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當年參加師父講法學習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四年三月二日,一位朋友打電話來說,法輪功創始人來石家莊辦教功班,今天下午在新華區的華西街軍事禮堂做兩小時的帶功報告,當天晚上在棉紡二廠俱樂部辦九天學習班,已經給我買好了下午報告會的票,十元一張。十天班的講法學習班收費是五十元。

聽完朋友介紹,我犯起了嘀咕:法輪功,以前從未聽說過啊。因為在此之前,我在本地及北京都參加過氣功報告會、學習班之類的,還都是全國有名的大師級的人物,一兩天的班就動輒收費上百元,甚至幾百元,到頭來並未覺得學到甚麼東西。法輪功十天課只收五十元,覺得就更不會學到甚麼東西吧?好在朋友只是買了報告會的票,就答應一起去聽報告會。

下午來到劇場門外,和朋友一起進場,並未見到有其他氣功那樣的大張旗鼓吹捧式的宣傳。感覺有點冷清。我們的座位在劇場的右後角上,覺得位置不好,因為當時人們都認為離氣功師越近場就越強,所以人們總是搶前排座位。

報告會開始,主持人說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做報告,就見一位年輕英俊、身材挺拔、滿臉和善的人走上講台。師父簡短的介紹了法輪功是佛家功法的歷史後就說,法輪功能治病,但法輪功傳出來不是為了治病的,是為了往高層次上帶人。李老師還講,佛家是講緣份的,雖然法輪功不治病,但今天大家來了就是緣份,不管你修煉不修煉,可以為今天到場的每人治一種病,如果本人沒病,可以想家裏人的病。李老師講,給大家調理身體的時候是打出去法輪,法輪在你的病灶部位旋轉就是給你在調整身體,就是在給你祛病。

李老師先讓大家想一下自己想要治的病。當時我患有慢性膽囊炎。就見李洪志先生在台上用右手一揮,瞬間我的膽囊部位就像灌進了一股冰水,並且在膽囊部位旋轉。劇場內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大家都有感覺,為能遇李大師而感到幸運,為法輪功如此神奇而感到驚嘆。鐵的事實,徹底動搖了我用金錢衡量好壞的觀念。

緊接著,我就參加了師父親授的十天講法班。第一天晚上,我在自行車存放處,看到一排自行車倒在地上,這時,就看到師父出現在倒地的自行車旁,就見師父彎腰一輛輛扶起倒地的自行車。我的心裏很激動,我覺得法輪功師父本身就是體現正和善。

來到禮堂坐好,此時的我已經因為參加報告會改變了要靠前坐的想法,認為坐哪都一樣。講課時間到了,師父準時坐在講台上,講的第一句話就是:希望大家不要遲到,來晚了會影響別人的。聯想到剛才見到的一幕,我突然冒出一念:師父想到的總是別人。

師父講課,沒有講稿,也沒見師父喝一口水。師父坐那講,也沒見師父有思考的時候,就是那樣自然流暢,聽師父的講法就像從收音機裏聽故事一樣,我聽的是那樣入神。我感覺師父把我想知道的、想要了解的問題都講清了,而以前我根本沒有認識、也根本不可能認識到的,也都聽的明明白白了。聽師父講課真是一種享受,兩個小時的時間總是轉眼就過去了,我就是盼著在第二天的課上繼續聆聽師父的教誨。

在第一天的講法後,學煉法輪大法的第一套功法,師父親自講了法輪功的功法後,由老學員教功。當時我正在閉眼學煉時,感到有人在糾正我的動作,過一會睜眼,看到是師父正在糾正我身邊的學員的動作。這在我參加的其它功派中根本不可想的事。

十堂課下來,我覺得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的世界觀徹底改變了,明白了修煉就是返本歸真,法輪功就是我要的。

在講法班快結束時,有學員提出了和師父照相的事,這其實是全體學員的一大心願。師父當場滿足學員的請求,並提出如果能自己照最好,可以節約學員費用。師父真是處處為學員考慮。照相那天,近千名學員,按聽課證的序號,每五十人一組共分成十九個組,分別和師父合影,其中還有很多單獨和師父合影的,師父總是有求必應,走來走去滿足學員的要求。

我把這一天看成最盛大的節日,實際上學員們都和我一樣的心情,大家穿上最整潔的衣服,懷著激動的心情和師父留下了最美好的合影,也為自己留下了最美好時光的見證與回憶,為師父慈悲眾生洪傳大法留下了歷史的見證。

記得合影照發下來的時候,還退回三毛多錢。那是做這件事的同修,按師父的教導,儘量為學員們節約下的,當時外地已經走的學員,還用郵寄的方式連同照片寄給學員。

這張照片伴隨我修煉大法二十年,雖歷經中共瘋狂抄家、殘酷綁架迫害,我一直珍藏到今天,每當我看到師父的這張衣著整潔簡樸、風塵僕僕的照片,總是感到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切,我們永遠也無法報答萬一。

一九九四年三月八日晚上,師父解答完學員們的提問後,學習班在學員們的依依不捨中圓滿結束了。從此,大法卻永遠在石家莊紮下了根,留在了大法學員們的心裏,在石家莊開花結果,洪揚發展。

寫此文的過程,追憶與師父同在的美好歲月,我一直是淚流滿面,真是佛恩浩蕩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