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參加師父講法傳功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得法前我曾練過別的氣功,也不懂得修煉心性去掉執著心才是長功的關鍵,只覺得氣功就是祛病健身,並沒有往更深層想。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那天,早晨晨煉剛結束,站長拿出一沓門票,說是今晚六點在齊市電業文化宮有法輪功帶功報告,三元一張門票,不一會門票就賣的差不多了,還剩一張票,站長問我要不要?我說不要。站長說你要吧就剩一張了,不然就沒了。我說我現在這個功還不知練的怎麼樣呢?怎麼又去聽別的氣功了? 站長說我勸你還是去吧,多聽聽有好處不然就沒有機會了!要不這張票免費送給你怎麼樣?!我一聽站長這麼誠懇,不好意思掏出三元錢把票留了下來。

回家後發現早晨新穿的高筒襪,在右腿腿肚子上有一個像雞蛋黃大小的地方,圓圓的裏面有十幾個小眼。自己覺得有些納悶兒?心想新穿的襪子怎麼偏偏這兒壞了?一想是呀,晨煉時右小腿總感覺熱呼呼的有東西在腿上轉,時不時的用手去撲了撲,也許是抓壞的吧。也沒悟到是師尊在慈悲收救有緣得法的人。過後每當回想起這段往事來總覺得有些汗顏。怎麼當時悟性這麼差!?

我們單位有三個人參加了這次帶功報告會。其中一位大姐甲和我坐在一起,大家來的早一點都在揣測今天講課的師父一定是位年長者或資格最老者等等。然而在講台就座的那位最年輕的、身材高大的,上身穿白色短袖襯衫、下身著灰色褲子,面容慈祥常帶微笑,這才是我們偉大的師尊啊!

此之前,我的偏頭痛很厲害,犯病時腦神經一陣一陣的痛,整夜不能入睡,搞得我精神不佳、面黃肌瘦。

在課堂上,師尊簡略的講了一下中國法輪功的法理和功法,同時打出無數的法輪和功給學員調整身體。我的身體是屬於敏感型的,第一天就感覺小腹部位有法輪在轉,尤其是頭部,就像孫悟空用的金箍棒一樣的東西,不到一尺長閃閃發光穿透兩個太陽穴,在腦中來回攪動非常痛。我身邊的大姐甲也是一樣,以前腿有風濕,這一下也出現了疼痛的症狀。最後師父讓大家站起來統一聽師父的口令,一起跺一下腳,瞬間疼痛症狀全無,身體如卸重負一樣輕飄飄的。我心想這一下頭痛的頑疾治好了不用再來了,思想深處還停留在氣功就是祛病健身的,把法輪功也混同於一般的氣功了。

第二天師尊正式開班,在學習班上,師父再次給學員調整身體,使學員的身體不斷的淨化。有一天剛上課不久,我就開始犯睏一會就呼呼睡著了,大約睡了一堂課的時間,師父講完了我也睡醒了,可師父講的法一個字都沒落全聽進去了。正如師尊所說的:「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都是不同狀態,都要調整的,整個身體全部要給你淨化。」[1]

第三天的時候,我的嗓子感覺發癢不舒服,一聲接一聲的咳嗽連上氣了。有的學員讓我用以前學的氣功方法去治,我說不行。師父說了「修煉要專一」[1],這是消業。忍過去就好了,可不能再把以前練的東西摻進去了,會把功搞亂套的。另一學員又說,看你咳嗽的越來越厲害了,還是試一試吧。我說,不行,既然學了法輪功就不能亂摻別的東西了,師父說了:「修煉是嚴肅的」[2]。就當我還以前欠的債了,不用管它。隨後我請了一盤煉功音樂帶,心想快點往家趕路好聽聽新請的煉功音樂帶。到家後發現嗓子不知甚麼時候好了,不咳嗽了。隨後把家裏所有以前學的氣功書,燒的燒,扔的扔。從此師父把我以前學過的東西全部抹掉了。就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喜悅的淚水像泉水般的流淌著,心裏對師父說,師父,這麼多年我可找到您了!這才是我苦苦等待許久的宇宙正法呀!我終於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路!感到在整個傳法場的上空金碧輝煌,射透天邊。師父講法用的麥克風也是金光閃閃的,師父的整個身體都是透明體。

在學習班上師尊多次給灌頂。特別是第一次時,頭頂就像平時我們切的西瓜一樣,從中間喀一下切成兩半,我下意識的用手去摸頭頂甚麼也沒摸到,就感覺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通透全身。整個身體無不沉浸在輕盈殊勝美好的狀態中!在煉五套功法時,師尊給每位學員都下了氣機,尤其是我做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中的單手沖灌時,就像吸鐵石吸著一樣,不能走偏一點,只能隨機而行。

轉眼到了第十堂課,學員發言,談心得體會,然後師尊給學員解答問題。會務組安排我發言,並代表二十一位學員向師尊敬獻錦旗。錦旗落實完了,就差發言稿了,心想第二天到單位寫吧,結果可到好,公司領導來我單位檢查,整整忙乎了一天,這可怎麼辦?只剩半個小時的時間了,趕快先打一個草稿吧,就這樣匆匆來到了會場。發言稿準備的不充份,緊張的心「怦怦」直跳,心裏一遍一遍的求師父,師父呀怎樣才能讓弟子不緊張啊?!這時會務組讓發言的學員到後台去做準備,我來到後台,一眼就看到師父正用慈祥的目光微笑著等候我們呢。從未有過的那種殊勝祥和的感覺油然而生。一切的緊張和不安都拋在腦後了。正如師父所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

在發言中,本來我的發言稿只寫了一頁多並沒有寫全,可是坐在師父身邊發言時,根本不是按照發言稿寫的順序講的。而是把這十堂中所有的感受像過電影一樣一一道來,根本沒用看稿子,當講完了自己是如何過嗓子的消業關時,師父起身與我握手,鼓勵我說:「做的好!別緊張!接著講!」會場也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最後,我說:祝我們所有在座得法的學員,珍惜這萬古機緣!聽師父的話!抓緊實修!勇猛精進!功成圓滿!師尊再與我握手!囑託我回去一定要抓緊實修!

傳法班圓滿結束了,學員們依依不捨,有的與師尊握手,有的請師尊簽名,外邊下著小雨,有的學員把雨傘送給師尊,被師尊婉言謝絕了。師尊不辭辛苦,都沒有做片刻休息,直接趕往火車站去下一個城市傳法。學員們一直目送著師尊遠去的身影,久久不願離開!

就在我寫這篇文稿時,每當回想起聆聽師尊講法班的往事時,感激的淚水奪眶而出,真是感不盡、語難訴!唯有精進實修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明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