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珍貴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二日】那是一九九四年年底的時候,我收到母親寄來的《法輪功》(修訂本),於是一九九五年三月我特意回國跟母親學習五套功法,並請到了一本剛剛才出版的《轉法輪》

由於不滿足實證科學知識體系的解釋能力,特別是對於地球上各種神秘現象的解釋無力,我從很早的時候就開始探究各種未解之迷、宇宙奧秘與天體結構,因此我從一九八七年開始就系統的研究各門宗教,到「科學的對立面」去尋找答案。因此在最開始接觸大法的那個時候自己還很是自負,自認為《轉法輪》裏面講的內容自己都知道,相關的知識自己都攝取過,因而並沒有真正視為指導修煉的寶書來對待。還是作為了一種知識來看待。這或許是知識分子學大法的通病吧,一開始的障礙門檻比較難克服,總抱著自己固有的想法對待這部宇宙大法。

一、解開心鎖

真正使我發生轉變的,那還是一九九六年在北京地壇公園召開的第一屆國際法會,才使我真正走入到了真修與實修之中。那次國際法會,我只是參加了最後一天的活動,也就是十一月二日的活動,前三天的活動我沒有參加。然而就這一天我卻十分有幸而且又十分意外的見到了師尊,並聆聽到了師尊洪大高深的講法,消除了我心中存在的障礙。

師尊講到了宇宙結構,也講到了一些關於佛教的內容,比如須彌山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之前我一直都在探索宇宙結構,也在探究各種宗教知識,而且我已經在佛教中徘徊了有七、八年了,一直想拜師,一直想找一位師父。師尊在地壇國際法會上的那次講法,完全搬掉了兩大可能阻礙我真修的門檻。那絕對是超越了我的思想很多很多。師尊的講法完全讓我信服了。我心中的障礙全都化解了。

當時我的感覺就是,這就是我多年以來要找的師父。我終於找到您了。像我這樣一個「思想狂徒」,被真正馴服那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終於找到師父了。一個找到了師父的生命,一個有師父的生命是多麼幸福。說真的,當時我都有想給師尊跪下的心。

地壇國際法會,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如此的大法法會,參加一個可以交心說真心話的機會,一個可以促進實修的經驗交流會。我真的收穫了很多。我感恩之心無以言表。這是徹底改變我人生的一個轉折點,一個里程碑。

二、我見到了師父

那次開法會的當天,大家都以為師尊當時遠在美國,趕不回來,因為會務組已經給大家宣讀過了師尊專門為法會所寫的賀詩,就是現在《洪吟》中的那首〈心明〉。所以在法會十一月二日下午的活動結束以後,許多北京當地的學員就選擇了離開,雖然會務組為與會者們安排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專門負責接待我的那位同修問我走還是留?由於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感覺非常新鮮,有些餘興未盡、流連忘返之感,所以我說我不走,我想留下再跟大家多待一會兒。於是我選擇留下來與大家一起吃晚餐。好像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要讓我留下來一樣。

我萬萬也沒有想到,就是我的這個決定成就了我第一次見到師尊、並且能夠聆聽師尊親自講法的那個萬古難遇的機緣。就在我與同修們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有位同修哭著跑回來告訴大家:師父來了!

緊接著,師尊就進入了我們就餐的那個大廳,大家都激動的起來與師尊握手,我也隨著同修們一起與師尊握手。因為這段與師尊握手的經歷,因此每當我讀到《轉法輪》第三講「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那一小節關於「握起來就不撒開」的那一段的時候,我總是會聯想起自己當時到底是抱著甚麼樣的想法與師尊握手的。說真的,我當時的大腦那是一片空白的,甚麼想法也沒有。只是感到很高興,很幸福。

這就是我所經歷的那次北京地壇的第一屆國際法會所發生的事情。那一次是徹徹底底改變我人生的轉折點。一個讓我認定了自己的師父的那一刻。

三、我拍到了法輪

另外,我想給大家分享的就是一九九八年參加新加坡法會的時候,我拍到法輪的事情。一九九八年紐約法會的時候,我當時還有一個爭好座位的執著。因為與其他學員還起了爭執,當時內心感到很愧疚、很慚愧。然而到了參加新加坡法會的時候,我爭座位的這個心就已經沒有了。

記得那天師父講法的時候,我在會場幾乎最後面的地方然而卻非常靠中央的位置找了一個座位坐下。當時身邊坐了一位小伙子,看上去不像當地的學員,也不像海外弟子。於是我問他是從哪裏來的?他告訴是從國內作為勞務輸出來到新加坡的,非常有幸遇到這次法會的機會。他告訴我,他們家鄉那裏只有縣輔導站站長有幸參加過師尊的講法班,見過師父。他是他們縣裏第二位有幸見過師父的人。聽他這麼說,我真為他感到高興。

那次新加坡法會,師父在解答問題中間休息的時候,特意轉身轉向各個角度,以便讓各個方向的學員可以有一個好的拍照角度。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弟子走上了講台,向師父問問題。其他小弟子看到此景,也上到講台上去排隊。台下歡笑之聲一片。師尊多麼慈悲呀!於是我就抓拍住到了這個寶貴的歷史時刻。

新加坡法會的形式非常特殊。有一個環節是在會場中分小組進行交流。交流期間,師尊親自到小組之中參加交流。記得師父正在某個小組交流的時候,我也湊過去聽,然而因為離的遠,師父講的是甚麼,我根本聽不清。然而忽然師父轉向我這個方向說了一句。這回我聽清楚了。師父說,「絕對不能夠吃生肉」。這又是說給我聽的,因為我之前特別愛吃生魚片,我吃肉的心很強。

聽到了師尊針對我愛吃生魚片這個執著的這一句講法之後,我心滿意足的回到我自己的那個交流小組。這時有一位國內來的小弟子正在背法,讓我很感動,於是我就把這個小弟子背法的場景給拍照了下來。就這麼一照,還真不得了。當我把這個照片洗出來的時候,我發現在照片左上角處有一個旋轉的法輪,而且法輪出現位置的那個背景人群恰恰正是師父還在參加討論的那個小組人群,也就是我剛剛從那邊回來的那個小組。

我可以把照片再放大一些。請大家還是注意那個左上角處。

或許再放大一些,大家可能會看得更清楚。是一個紅黃藍正在旋轉的法輪。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樣的感覺,進入數碼相機時代,我們能夠拍照到法輪的機會就多了起來。比如我的第一個數碼相機,只有一百三十萬的像素,幾乎三天兩頭可以拍到法輪,只是沒有這麼細節的。然而在光學相機時代,能夠拍照到法輪的機會就比較罕見。

此外我再把新加坡法會集體煉功的照片拿出來與大家分享一下。貢獻明慧圖片資料庫,也算我見證的一部份。

一九九八年新加坡法會集體煉功
一九九八年新加坡法會集體煉功

每每看到這些珍貴的照片,我都會潸然淚下。

作為一個多次聆聽過師尊您親自講法的大法弟子,請您放心,我一定要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眾生,直至圓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