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故里的詩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河南湯陰縣岳飛故里,歷史上曾留下輝煌的一頁;歷史的今天,在這塊非凡的土地上,又譜寫了一曲波瀾壯闊、動人心魄的篇章。

擷取點滴花絮,在正法反迫害走入十五個年頭之際,謹以此文紀念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安陽之行,展現大法弟子在岳飛故里隨師正法的光輝歷程。

一、師尊專訪岳飛故里留下珍筆

這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日子,一九九七年九月十日,慈悲偉大的師尊來到古城河南省安陽市。十一日到湯陰縣城的岳飛廟,又前往岳飛故里,師尊此行留下珍貴的詩篇《遊岳飛廟》及《訪故里》(《洪吟》)。

下午三時許,師尊乘一輛白色桑塔納轎車,來到豫北湯陰縣菜園鎮程崗村──岳飛故里。偉岸的師尊帶兩位弟子進入岳祠,前院後院、屋裏屋外細細端詳,看的很仔細,並在院中香爐前燃香祭奠。師尊上香與他人不同,顯得很特別。岳祠一名70多歲的工作人員幫師父掰香、插香。因一把香都是粘連在一起的,把香一炷、一炷掰開,然後繞大香爐邊緣,一炷、一炷插了滿滿一圈,中間插上一大炷。師尊上過香後,特意囑咐旁邊這位老年工作人員(大意):讓他看著香火,不要叫別人動,直到把香燒完。

霎時岳飛故里香煙繚繞,莊嚴肅穆,受人智慧的侷限,我們只能猜測,此時師尊的思緒和心願穿越時空,飛向八百歲月前,再度續聖緣。

師尊在安陽接見學員時曾說(大意):我和安陽有緣,宋代時曾在安陽的湯陰待過。師尊的話和詩篇幫我們解開這段曠世奇緣,揭開謎底。

訪故里

 秋雨綿似淚 
 涕涕酸心肺 
 鄉裏無故人 
 家莊幾度廢 
 來去八百秋 
 誰知吾又誰 
 低頭幾炷香 
 煙向故人飛 
 回身心願了 
 再來度眾歸 

這座明代中期的建築已經非常陳舊頹廢,師尊看到後院堆放了木料石料準備維修擴建,師尊還捐贈了一筆善款,隨行弟子也捐了款。管理人員請師尊留下姓名,說明按照規定捐款一定數額可立碑留念,多者可單獨立碑。當時師尊沒有留下姓名,師尊臨上車時,管理人員送到門外,又提出請留下姓名,師尊略一停頓,從筆記本上撕下一張紙交給他。紙上有一首詩,就是師尊後來發表在《洪吟》裏的詩篇《遊岳飛廟》。

管理人員在師尊走後,請工匠刻寫了詩碑,碑體不大,也沒有按師尊手跡刻寫(工匠用的是楷書體)。

農曆正月,一位老家是成崗村的年輕婦女,在岳飛故里發現了師尊的詩碑,把此消息告訴了鶴壁煉法輪功的父親。

隨後大法弟子們知道了此事,從新按照師尊手跡放大約300倍,捐贈3000元,刻了一座大的詩碑,恭恭敬敬、端端正正的立在了岳祠正堂門前的東側。

正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偏僻寂寞的鄉村,這尊神聖的詩碑使古老的岳祠蓬蓽生輝,煥發生機。

全國各地前來瞻仰的大法弟子和遊客絡繹不絕,並紛紛用鏡頭拍下這珍貴的一幕留作紀念。很多人驚奇的發現,視頻和照片中顯現出了許多色彩繽紛飛旋的法輪,令人嘆服。

法輪大法的博大法理和神奇超常吸引岳飛故里有緣人走入大法修煉,大法在岳飛故里迅速弘揚,並在這裏建起學法煉功點。

二、七﹒二零迫害前,安陽中共人員借詩碑率先燃起迫害硝煙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後,安陽中共官員用邪黨灌輸的無神論鬥爭哲學和所謂政治嗅覺來判斷事態,揣摸邪黨意圖,迎合江氏流氓口味,接受上級旨意,「七﹒二零」迫害前,編造理由,故意挑起事端,伺機為迫害找藉口,在中原古都安陽率先燃起硝煙,拉開迫害序幕。

六月一日,時任中共安陽市委書記朱天寶在全市縣(區)委書記座談會上放風施壓:稱師父在岳飛祠題詩並捐款,引起許多法輪功學員到那裏去,很多人捐款,責令湯陰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這件事,站在「講政治」的高度解決詩碑問題。

安陽市委副書記張錦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楊維璽帶公安專門去湯陰,密謀策劃方案。湯陰縣委書記謝安順不敢怠慢,多次召開常委會,責令縣文物、旅遊、公安部門一併參與。

市、縣頭目們處心積慮,終於出籠拆碑方案,似乎滴水不漏、天衣無縫。七月三日,湯陰縣文物局指令,由程崗村編造藉口,謊稱以岳飛家廟申報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淨化旅遊環境、對廟內文物及各種碑刻進行整體規劃布局為由,組織人員強行拆除了詩碑。

上邊的這個決定讓村裏幹部和村民很不理解,自從立了詩碑,村裏人都感到莫名的幸福和希望,全國各地大法弟子也把美好和祝願帶去。不知為甚麼這樣做。據知情人士講,拆除詩碑大概一個星期前,有三、四個身份不明的人,在廟裏拍照、觀察,口音是北京普通話,單獨找岳祠管理人員談話,講的話很不友善,動機明顯是不純的。

三、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奔赴岳飛故里上訪

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師父洪恩浩蕩,喚醒迷失在紅塵亂世中的人們,為弟子鋪就返本歸真之路,使眾多瀕臨死亡者絕處逢生,身心健康。法輪大法帶給人類無限美好和希望!當師父和大法遭到惡意詆毀時,弟子們自然無比的痛心和憂慮。發自內心想讓政府、世人了解法輪功真相,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信仰環境,自然會走出家門逐級上訪,行為舉止、語言溝通始終平和理性。

五天後,來自河北省石家莊的法輪功學員發現了師尊詩碑被拆除,此消息不脛而走。

各地法輪功學員聞訊來到岳飛故里及湯陰縣文物局,本著真誠、善意,以自己切身體會,講述法輪大法的神聖、美好,提出恢復詩碑的要求。九、十、十一日,有鄭州、鶴壁、安陽、濮陽、新鄉、三門峽,焦作、山東、山西、河北、天津、安徽等省市的法輪功學員相繼到來,人數達數千人左右。

法輪功學員看到師尊詩碑被丟棄在後院的牆角處,十分難過。十日中午,一些法輪功學員找來繩索、木槓想將詩碑抬回安放原處,遭邪黨支書趙開民強行阻擋。此時岳飛故里也布滿了中共安插的人員。

幾天來,法輪功學員不畏酷暑、飢渴、路途遙遠,只有一個誠懇請求,而且完全是正當合理的,湯陰縣文物局、縣委信訪辦等部門卻沒有任何正面答覆,只說這是上級意思。七月十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只好到安陽市政府上訪。七月十五後又到鄭州省政府上訪。前後過程,公安、便衣已是暗中尾隨,部署嚴密,上級要求信訪辦兩個小時電話向上彙報一次,部份法輪功學員的電話、座機已被監聽,迫害已是緊鑼密鼓,風聲鶴唳。

上訪學員依然態度安詳,用各自的親身修煉實踐,證實大法在提高人類道德和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樁樁件件感人肺腑。親自接待的政府各級官員和工作人員聽了他們的訴說都深受感動和震撼,有的當時就把法輪功學員贈送的《轉法輪》一書拿走,表示也要學法輪大法。上訪時,大家井然有序,一字排開,站在人行道邊,連盲道都讓開了,臨走時,大家都自覺把地上雜物拿走,地面上乾乾淨淨。許多學員在鄭州上訪時看到巨大的法輪在空中旋轉,無比壯觀,持續了好幾天。

然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中共小丑江澤民出於妒嫉要對大法施以迫害蓄謀已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全面開始。安陽邪黨惡徒為積極表現,大造聲勢,糾集人員在湯陰召開現場會,當眾公開砸毀詩碑。

四、十四年用生命和鮮血譜寫的反迫害篇章

安陽官員、610、國保警察妄圖借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在全國「轉化率」排名次,不惜昧著良心對這個善良的修煉群體殘酷打壓。迫害波及全國各地、各階層法輪功學員,安陽、岳飛故里成為全國迫害的重災區。

各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安陽中共人員非法抓捕、關押、毒打、勞教、判刑、勒索鉅款、甚至失去年輕鮮活的生命。

1、山東省聊城市莘縣法輪功學員張震中,山東工業大學管理學院品學兼優的本科生,孝敬父母,善良聰穎、出類拔萃,眾人稱讚。二零零一年五月張震中和王鳳偉其他三位大法弟子一同去湯陰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被惡警綁架到湯陰縣看守所,副所長李愛民等惡警拳、腳、電棍拼命毒打,酷刑折磨他們,張震中被拖出去時,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面目全非,非常憔悴。惡警仍將他銬在凳子上,殘忍地插管子,前四次未能插入,當第五次強行插管時,張震中受到致命創傷,很快停止了呼吸。年僅22歲的張震中被灌食致死。

當局為逃避責任故意編造了死者不幸墜河淹死的假消息登報,然後以無名屍處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張震中一位在北京的親屬在報紙上恰好看到了這一則假消息,一看照片正是張震中。張的父親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去湯陰看守所要人時,警察不敢承認。張的父親為了給兒子討回公道去湯陰打官司,法官竟說:明明知道法輪功是冤案,因為是江澤民下的令,誰敢受理?因為沒人敢受理,張的父親借了一萬多元錢從知情人手中得到了張震中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後的屍體照,還有證人王鳳偉等等,湯陰看守所和公安局見此方才承認。

張震中

張震中

2、王鳳偉,女,聊城市莘縣城冠鎮安莊村大法弟子。在湯陰看守所王鳳偉被惡人一次次用拳腳、電棍、膠棒暴打,用繩子將兩手向後背勒緊捆住,施用老虎凳,她一次次昏死過去。每一次清醒過來,她都向周圍人洪法,講她修煉前患肝腹水後期,醫院已不給治,九七年幸遇大法,身體康復。王鳳偉在十八天的絕食絕水後,被轉到莘縣看守所,當時她已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

二零零二年正月,王鳳偉掛真相橫幅時再次被抓,這是她第七次進監獄,每一次遭受迫害只因為告訴世人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歲。

王鳳偉

王鳳偉

3、和張震中、王鳳偉一同去岳飛故里證實大法的另一名女大法弟子(由於迫害不便提及她的姓名),在湯陰看守所,副所長李愛民穿著尖硬的皮鞋連續猛踢她的臉、肋骨,她整個臉變形,半個臉是黑色,血肉模糊,一隻眼睛看不清,肋骨上一個雞蛋大的骨頭撅起來。十幾個惡狼般的武警,瘋狂的用電棍電,拳打腳踢。他們當時四名被折磨的法輪功學員,身上、臉上全是血,衣服被打的一片一片的,光著腳,鞋打掉了。惡警拿來很細的白塑料繩,幾個惡警蹬著他們的後背,臉朝地,雙手反背,用繩子使勁往肉裏勒緊捆上。把他們拉起來,然後又一腳踢倒在地,往牢房裏拉,一個學員膝蓋磕的露著骨頭。

演示圖:細塑料繩緊勒捆綁
演示圖:細塑料繩緊勒捆綁

4、付紅霞,女,大專文化,河南濮陽市熱電廠職工。「四二五」後付紅霞與許多學員自發到湯陰縣、安陽市、河南省信訪辦上訪。

二零零一年春天,付紅霞被秘密劫持到鄭州十八里河勞教三年。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為了堅守自己崇高的信仰,挨過無數次的打罵,數次絕食抗議迫害。她先後兩次被野蠻灌食,長達兩年之久的殘酷迫害,付紅霞被法醫診斷為嚴重胸積水,勞教所懼怕承擔責任, 給付紅霞做了所謂的「保外就醫」。勞教所以所謂的「回訪」為藉口,勾結市六一零多次上門騷擾、施壓,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累遭中共殘害的付紅霞含冤離開人世,年僅45歲。

付紅霞

付紅霞

5、楊中耿(又名張陽),浙江省瑞安市馬嶼鎮法輪功學員。在河南省三門峽市得法,任三門峽輔導站站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三日,《河南日報》發表了一篇攻擊大法的文章,他和其他幾位站長及輔導員,到河南省信訪辦上訪,澄清事實真相。七月六日,得知安陽毀掉了岳飛故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給岳飛祠題詞的石碑,楊中耿和多位法輪功學員到安陽市信訪辦上訪。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楊中耿在河南鄭州再一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僅僅四天被活活打死。年僅38歲。他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的慘狀,精神受到極大刺激,悲傷、驚嚇過度,昏了過去,至今不會說話。

楊中耿
楊中耿

結語:

邪惡之徒可以無理毀掉師尊的詩碑,殘害修煉人的肉體,卻絲毫也動搖不了大法徒對師父和大法堅如磐石、金剛不動的正信。歷史上對正信的迫害從來都沒有成功過,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巨奸江澤民和中共惡黨也必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在這片神聖的土地上,優秀學子張震中等無數大法弟子在湯陰證實法的壯舉震撼著世人,歷史將記載他們用青春和生命譜寫的輝煌篇章。熱血丹心,徹照寰宇,豪氣英魂,滌盪陰霾。

是萬古機緣將師尊與岳飛故里相連,師尊在岳飛故里留下的永恆詩篇,字裏行間,光芒四射,蘊含天機,千秋吟誦,萬古流芳……

遊岳飛廟

悲壯歷史流水去
浩氣忠魂留世間
千古遺廟酸心處
只有丹心照後人

岳飛故里圖片資料:

原立在岳祠正堂門前東側用師尊手跡刻下的詩碑

原立在岳祠正堂門前東側用師尊手跡刻下的詩碑

迫害前岳飛故里岳祠的學法點

迫害前岳飛故里岳祠的學法點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大門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大門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大門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大門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忠魂祠

修建後的岳飛故里忠魂祠

忠魂祠內岳飛塑像岳飛正在書寫氣吞山河的《滿江紅》詞

忠魂祠內岳飛塑像岳飛正在書寫氣吞山河的《滿江紅》詞

孝母祠塑像:岳飛和夫人為病中老母侍奉湯藥

孝母祠塑像:岳飛和夫人為病中老母侍奉湯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