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北國眾生心田裏開花、結果

——紀念師父來齊傳功講法二十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見過師尊,很想念師尊。」「我從沒見過師尊,也很想念師尊。」這是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師父來齊齊哈爾傳功講法二十週年紀念日前夕,當地同修們發自內心的話語。

回憶師父來齊傳功講法、回憶那段大法洪傳,人傳人、心傳心與個人修煉及抵制迫害的珍貴歷史,激勵自己修煉如初、珍惜那段歷史。在最後的關鍵時刻,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走向法正人間的時刻,迎接師尊早日歸來。

一、師尊捧來宇宙大法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這是個令北國華夏兒女萬分喜悅的日子,我們偉大的師尊踏上了中國北部的一座城市──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為我們這些當地眾生捧來了最珍貴的宇宙大法。我是有幸聆聽師父傳法的老學員之一,見證了師父來齊傳功講法、大法洪傳、直至今天反迫害救眾生的整個過程。所見所聞、所修所悟,愈加感到大法的精深、博大、珍貴……,尤其二十年後的今天,回憶遇師尊、得大法,真是像師父說的:「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

那是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師父應邀在當時的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秘書長的陪同下,來到齊齊哈爾做首場氣功報告。出於常規,當地氣功協會首先安排研究會秘書長做氣功與形勢的講座,之後安排師父做法輪功功法介紹。那天在研究會秘書長講座進入尾聲時,他就大力向我們與會的氣功愛好者推薦法輪功,並說:「這是我給你們許願推薦的佛家上乘功法。」我當時就想:連國家都推崇法輪功,那一定是要學的!

就這樣,我聽了師父的報告會,會上師父不單介紹了高深的功法法理,還給參加報告會的幾百人清理了身體。師父讓參加報告會的每人想一樣病,師父在台上用手向人群用力一抓,往地下一甩,同時大家一跺腳,我瞬間就感到身體輕鬆,纏繞我多年的膽囊炎從此無蹤,興奮之餘,自然參加了師父的八天九堂課的傳法學習班。

師父給我們講了令人折服的高深法理、傳授給我們五套功法,並且每天早上在辦班的場地門前及龍沙公園(註﹕師父法中講到的「拔牙」場景就在此公園門口)輔導我們動作,手把手的糾正指導。辦班結束時,還叮囑我們多看書、堅持到煉功點煉功等等。

我在學法班所得真是千言萬語也說不盡啊,因為我之前學過十多種氣功,還給人看病,但卻是大法中說的那種看完病回家難受的人,還皈依過佛教,但卻是淨土、禪宗和氣功摻著修,就是師父說的「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1]聽完師父的講法班,我一下豁然明白了一切,使我直驅大道,幾個月時間,不但疾病全無,而且我體會到了破除後天觀念後的「真我」狀態。那真是:多年求無為而不得,修大法去執著無為自來。修此大法真是又快、又玄妙啊!對於那些因種種干擾而懈怠或離棄大法的人,我真為他們深感痛惜呀!

師父在齊齊哈爾辦的講法班也是很不容易的。那時,在講法場內場外,都有人干擾。記得在第三天晚班,師父講課時,我坐在後邊正聽得入神時,就有一人在遠處大聲說師父騙人,還說一些難聽的話。但我們的師父也沒有理會他,就像沒有這回事一樣的繼續講課,後來那人就像自討沒趣一樣的遛了;還有一日,在我們聽完課出門後,看到當地一個年輕的氣功師在門口和大法唱反調:「講的都是一回事,學不學都行。」真是「傳法時,必有邪門干擾。道魔同傳,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2]隨著實修,我們悟到:干擾的都是針對師父正法和學員得法來的,從那時至今一直存在著,後來才明白是師父不承認的,是弟子應當全盤否定的。

師父在齊齊哈爾電業文化宮舉辦的學法班,前後大約有四百多人參加。師父辦班收費真的是最低的,只有四十八元,半途進班的只收一半。由於收費過低,使當地氣功協會分成過少而十分不快,以至於在師父結束辦班的那個夜晚,連送行的車子都沒有派。當時我們弟子想要送行,而師父卻讓我們都別動,我們站在門前空的地上,眼望師父和幾個工作人員的離去的背影,熱淚盈眶,那是我們最難忘的一幕啊!師父幾人徒步走向火車站,還背著很多資料,那場景至今難忘,師父為度我們眾生,不知吃了多少苦啊?那時我就深深感到如果煉不好、做不好,真的對不起師父和大法啊!

得法之初,就使我們初學者感到師父的偉大!自那時起,師父和善慈悲的面容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裏,每當想到師父總是感到那麼慈祥、那麼可親、那麼令人鼓舞、那麼信心百倍……,也不自覺的淚流滿面。在那段日子,我無論自修還是洪法,天天是那樣的幸福、那樣的專注、那樣的歡心,就像丟失的孩子找到了媽媽。

得法後,齊齊哈爾所在地學員組建了多處煉功點,在師父法身點化、安排下,許多學員奔赴周邊市縣及黑河、大慶、省會哈爾濱、內蒙古紮蘭屯、海拉爾等地傳播大法,沒有大法書,大家籌集資金到出版社成集裝箱的購進大批資料,大家不圖回報熱心洪法,在不太長的時間裏,大法像鮮花一樣開遍北國大地、家喻戶曉,大法弟子普遍的高尚品德和行為,也使世間道德迅速得到回升,人人讚譽,修者日眾。

師父說:「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3]今天回顧那段時光,我感到有所懈怠的自己又從新找回修煉初期的狀態。

二、破除紅禍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至今,以江澤民為首的惡黨政治流氓集團,在舊勢力操控下,發動了對修「真善忍」大法的好人的迫害,短短時間裏,把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投入監牢、施以酷刑,強行「轉化」。齊齊哈爾的大法學員也不例外地遭受到惡黨淒風苦雨的欺凌,但我們這些大法弟子沒有屈服,依靠著對大法的堅定、正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毅然決然的走了過來了。儘管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至今有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邪黨迫害致死,還有幾十人被惡警綁架到監獄和勞教所被迫害著,這也是邪惡之徒將來被清算的罪證。

我們眾多同修在邪惡面前沒有倒下,大家嚴格遵照師父教誨,認真做好「三件事」。有很多同修採用各種方式抵制迫害、講真相,救度了許多世人。

眾同修走上大街面對面講真相、用電腦和手機講傳播真相,還有眾多的同修掛條幅、安大鍋、送資料、貼不乾膠、花真相幣……

我們堅持每天發正念,否定邪惡的各種迫害圖謀。至今全市同修還在輪流堅持發正念,還有許多同修堅持到公安、政法等部門、黑窩場所發正念,取得了巨大成效,使當地邪惡的囂張氣燄逐漸被鏟除,正氣逐漸上升。

如齊齊哈爾市「六一零」頭目四十九歲的李佳明於2012年7月7日在和其妻子去大潤發超市的路上突發心梗死亡,就是一個有力證明。他的死亡給當地的那些惡黨幫兇和打手們敲了一個響亮的警鐘,使這些人感到後怕和膽怯,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又如,經過同修發正念和講真相,當地邪惡多次舉辦的洗腦班都沒能長久,也沒能波及更多的學員。這是大法威力在齊齊哈爾的顯現,正如師父所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4]

二十年來,大法在北國大地傳播,在大法弟子和世人心田裏生根、開花,並結出了豐碩的果實──無數的大法弟子走向圓滿和世人得救。

齊齊哈爾因周邊棲息眾多丹頂鶴而聞名遐邇,也因此被譽為鶴城。丹頂鶴是傳說中的靈鳥、神鳥、智慧之鳥,在人間是吉祥幸福、健康長壽的象徵,但在修煉人看來,或許丹頂鶴是在這裏祈盼、等待主人回歸天國的那一天。

最後獻詩一首表達對師尊的感激──

師尊末劫傳大法
眾生心田生根芽
歷經風雨花香溢
碩果累累遍天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