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七零一所」傳法班的點滴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四日,我幸運參加了師父在武漢「七零一」所舉辦的傳功講法班。十九年過去了,但歲月抹不去這永恆的記憶。現在回想起當初的一切,彷彿就在昨天。

當時,我患病在身,想通過氣功治病。當我偶然路過「七零一」所大門口時,看見了法輪功的海報(簡介)。這是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功」,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我走進了「七零一」所禮堂。

進去一看人真不少。工作人員介紹說她以前曾患有心臟病,參加了師父在北京的傳法班後病就好了。我似信非信的報了名。

師父穿著樸素,乾淨整潔,給人非常平易近人的感覺。由於長期受中共無神論思想的影響,師父授課時,我聽了半天,竟然對於法輪功是甚麼,腦袋裏仍是一片空白。但對「真善忍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唯一標準」的法理是認同的。下課休息時,許多學員圍著師父問這問那。無論學員提甚麼問題,師父都耐心的給以解答,沒有架子。師父的慈悲、對「真善忍」根本法理的講解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我。幾天學習班下來,我明顯感到了身體的變化:此前頭痛、腰痛的毛病一掃而光,身體感覺很輕、很飄,騎自行車上坡好像有人在推。

第七天,煉第五套功法時我感覺自己在往起顛,我的大周天通了!師父講的法真實不虛呵!這麼短短幾天就使我的身體發生了這樣的變化,讓我受益匪淺,當時真是既興奮又激動,法輪功真神啊!事實勝於雄辯:只要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身體一定會健康的,何樂而不為呢?!我想,如果我還不接受法輪功,那麼我就是一大傻瓜。甚麼「無神論」、「唯物論」,我身體的變化和感受充份說明有神!興奮中我問坐在旁邊的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大姐的感受。她先是笑而不語,過了一會兒,她對我說,她剛才正在看他們。我問她在看誰,她說,傳法班上有好多神、菩薩,師父講法時身上發著光……。這位大姐來自漢陽,以前是個佛教居士。

十天班上發生了很多奇蹟,其中有一個三歲的患白血病的孩子,幾天中病就好了。

法輪功的神跡不脛而走,法輪功已經開始在我們這個地區快速傳播開來。這不僅僅因為法輪功的神奇的治病效果,更重要的是他告訴了人們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師父對所有人敞開大門,進出充份自由,沒有任何束縛,也就是說甚麼人都可以來學來煉,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社會階層、社會地位。大家來的目地或者是為了祛病健身,得到一個好的身體,或者為了明白那些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傳法學習班上有許多是搞造船設計的、也有教師、醫生、還有武昌公安分局的離休幹部(約有二十人)。他們不同程度患有肺氣腫和心血管、支氣管方面的疾病。這些公安幹部緊接著又參加了師父在漢口市委禮堂及青少年宮舉辦的傳法班。問他們為甚麼連連趕場?他們回答說,聽了李大師的法特別舒服,比吃藥打針還見效。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昌公安分局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修煉弟子犯下了許多嚴重罪惡。當年參加過師父講法班、從中受了益的武昌公安分局的學員們,你們在法輪功師父被邪惡誹謗、大法學員遭受迫害的時候,你們做了些甚麼呢?

法輪大法是佛法!人世的滄桑,宇宙的萬古安排都是為了今天大法的洪傳。作為大法弟子,讓我們在這最後的時刻更加珍惜這機緣,抓緊時間救度眾生,把大法的真實、生命的真正本願告訴眾生,實現我們史前的偉大誓約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