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講法班後 疾病消失一身輕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回想起參加師父廣州講法班的日子,至今激動不已,難以忘懷。九四年我剛得法三天,就聽說師父要在廣州辦講法班,我帶一箱方便麵,坐飛機去了廣州。

師父的廣州講法是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開始的,也是最後一次講法班。師父在一個能容納近七千人的廣州大體育場講法,每天都是晚間開班。我和家鄉十一名同修來到體育場聽法。

師父講法時是站在會場的正中間,我坐的位置離師父最近,大約兩米左右。我們靜靜的坐著等著,看師父從哪邊來,可一看師父坐那了。師父怎麼來的,從哪邊來的,我眼瞅著就沒看見。師父來呀,走啊,一次沒看見。九天班都是這樣看,一瞅沒了,再一瞅坐那了。

我第一眼看到師父,就感到師父那麼高大,周圍的同修都沒有師父高,太高大了。我穿著大毛領衣服,別人穿的都是半袖,師父瞅我,我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師父瞅我好幾回,我坐在那兒,就感到胃往出吐沫,一會吐一口,一會吐一口,就感覺胃裏非常舒服。當師父講法時,我就想:師父啊!你把我胃治好就行,讓我能吃飯就行。以前,我一般東西都不能吃,萎縮性胃炎、風濕性心臟病、肝不好、貧血、便血等疾病。只能吃稀飯,水果也不能吃。師父啊!讓我能吃飯就行。我靜靜的聽師父講法。

等第三天師父給學員淨化身體時說:你們想自己哪兒有甚麼病,或者想親朋好友的病就好使。師父站起來,一揮手繞半圈,一抓就到了手裏,再繞半圈,共抓了兩回。第一次把抓的東西撒到地上,一撒手,我看到一團黑氣,呼一下起來一米多高,師父用腳一踏一下就把這黑氣團踩下去了。第二圈師父的身體顯的更高大,師父身體擋著,我就沒看見。當天晚上從體育館往旅館走,我就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像飛了一樣。

回到旅館,同修切磋。我說:師父給淨化身體,那黑氣怎麼那麼黑呀?可黑了,師父腳一踏就又都變成白的了。我一說,同修都來問我,當時旅館得有一百多同修,他們都說沒看見。第三天我就感到師父說的:去了就是緣份,法輪人人都給下,我當時就感到自己有法輪了,就知道師父是一個大佛。我從家走時我的兩手、兩腳、全身都腫著,現在就感到我身體從上到下全變了,恢復了原樣。

十一月份的廣州天氣也很冷,可我沒覺的冷,睡覺感到全身濕漉漉的,還有藥味,一摸全身粘糊糊的,九天班都是這樣的感覺,還不是出汗的狀態。睡覺不感到是在廣州,就感到把家的一切全忘了,放不下的全沒了,一會就連觀念全改變了,甚麼都沒有了,頭腦空空的。我當時三十六歲,從來都沒有一身輕的感覺。多少年柿子、香蕉不能吃,同修買回來讓我吃,我說:不能吃,幾十年也不能吃水果了,一吃就吐。同修說:你能吃。我當時就吃了好幾個柿子、香蕉。吃了之後甚麼感覺也沒有,正常了!過去吃水果肚子脹,全身腫。第二天我買來水果請同修吃,我也吃。心情那個激動啊,用語言無法表達,我喊起來了:我能吃水果了!我能吃水果了!

師父天天給我淨化身體,我看到師父激動的不得了。我們每天晚上不睡覺也不睏,九天班每天晚上沒時間睡覺,也不難受。身體那個舒服的感覺用語言無法形容,心情天天那麼好。

無論邪惡怎麼猖獗,我都堅定的信師信法。現在我和同修一樣,都在抓緊做好三件事,可我和精進的同修比較還有差距。在修煉的最後時刻,我要做到越最後越精進,不給自己修煉留遺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