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幾次參加師父面授班的情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我是一名醫務工作者,一九九四年先後三次在合肥、重慶、廣州幸運的參加了師尊的面授班。當年五十二歲,轉眼過去二十載。

我曾是一個無神論者,對氣功、修煉一點也不懂。從六一年護校畢業後,在幾十年的行醫工作中,看到現代醫學對許多疑難病症都無能為力。九二年我有幾位同事因患癌症四處求醫,但無法治癒。一九九三年,她們經人介紹去外地學煉法輪功後出現奇效,絕處逢生,並帶回《法輪功》寶書傳給同事們看。

我得知後請來寶書閱讀後,意識到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書,而是一部「高德大法」,書中特別要求注重心性的修煉,五套功法簡單易學,是真正性命雙修的功法。我覺的很適合自己,就到處求購大法書,到九三年底才請回寶書,如獲珍寶,愛不釋手,並下決心要修煉。

一、在合肥面授班的點滴回憶

九四年四月中旬,師尊在合肥舉辦面授班,全國各地來了一千六百多人,我市去了四十多人,由於工作關係,我事先沒趕上集體訂票,但到了合肥後,當地氣功協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她特意留了二張最好的票準備照顧外地來的年歲大的學員,其中一張給了我,是十五排九號,全會場正中的一個座位。

聽完九堂課後,我的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基本上明白了一個常人只有走上一條修煉的路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只有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才能返本歸真,只有放下名利情,堅定實修,才能圓滿隨師回家。

在學習班上,師尊幫真正來修煉的學員都淨化了身體。據我丈夫說,他親眼看到師尊法身到我家清理了空間場,並且還給我丈夫安排了五月份到重慶參加面授班的機緣。

二、在重慶面授班的點滴回憶

九四年五月,我和丈夫參加了重慶面授班。那次全國來了一千多人,第一天還沒開課,師尊先叫大家起立,並說:心臟病與癱瘓的做好準備,其他的學員想一下自己有甚麼病或親人有甚麼病。然後師尊一揮手,會場上出現了奇蹟,很多重病纏身的學員身體神奇的康復了。

我丈夫多年的嚴重心臟病和其它病痛不翼而飛,曾飽受病魔折磨的他在心得體會裏寫到:現在我是無病一身輕。面授班結束回家後,他就恢復了正常上班(之前因病只能上半天班)。他的事情在當地被傳為佳話,很多同事受此影響也來學法輪功。

三、在廣州第五期面授班的點滴回憶

九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的廣州面授班,全國有四、五千人參加,我市也去了八十名大法弟子,因人太多,我們沒有買到票。武漢總站知道後,就照顧給了我們二十張票,我坐在師尊的右後方。

由於前二次面授班在師尊給我們清理身體時,我思想有過抵觸,所以這次才出現明顯的身體反應。到廣州後一下火車,我的雙腿就浮腫的特別厲害。面授班到第五堂課時,師尊說「前一階段,沒有太按大法要求做的老學員,這次淨化身體時,反應會重一點」。我心中暗暗吃驚,不知自己還會有甚麼樣的反應。結果當晚出現咳嗽,到面授班結束那天,我的嗓音完全嘶啞失音,症狀持續一月才恢復。師尊幫我消掉了一個非常嚴重的業力。

從廣州面授班回來後,多年來我再未吃過一顆藥,精力充沛,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這一點充份證實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超常。事實說明不是法輪功不讓人吃藥,而是修煉大法後,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從而根本不需要吃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