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工作者:親身見證師尊神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我一輩子從事科學技術研究工作。自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大學畢業後又受到嚴格的「實證科學」訓練。所以,在以後的幾十年工作中,一直走著被認為是所謂最「科學」「正確」的道路,還自以為是徹底的「唯物主義」者。

但是,老伴的一場疾病魔難與康復歷程,對我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和震動,那就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師尊親自為我老伴調整身體所發生的神蹟,使我真切的感受到法輪大法才是真正「超常的科學」[1],從而徹底使我改變了對科學和人生道路的認識──確認法輪佛法是最高的科學。自此,我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

病魔纏身 經歷魔難

事情得從老伴說起。我倆都是科技人員,快退休的前幾年,平靜的生活發生了突變──她病了。先被錯診為腦血栓,幾年間多次住院,最後才確診為頸椎管嚴重狹窄。經過七個多小時的減壓大手術,卻因多種後遺症致使病情反覆,而且越來越重。儘管請了主刀的主任醫師及其他中西醫專家上門診治、按摩、理療……但這一切均毫無效果。

在手術前,老伴曾經也參加過一些氣功班,由很有「名」的大氣功師「灌頂」,仍因無效而不得不接受既痛苦又有極大風險的手術治療。然而,手術兩年多後反而臥床不起,肌肉逐漸萎縮,四肢無力,還不時渾身直冒虛汗。由於只能整天躺著,備受煎熬,幾乎就像個「癱瘓」。

在此期間,我既要上班又要伺候病人,搞得疲憊不堪,一天也不能遠離,因而一些重大學術會議及在南方的大、中學母校百年校慶也都不能去參加。如果工作中碰到非得出差不可時,就得事先請人護理,還得「速去速回」。

聞尋大法 深切期盼

正當我們陷入走投無路之際,據傳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還聽說大法師尊馬上要來大連辦傳功講法學習班,我們就很想參加。

此時一位剛參加完天津法輪功學習班的同事,及時給我們送來了《法輪功》書及十六盤師尊現場講課錄音帶。當晚深夜我就如飢似渴的把《法輪功》一書拜讀了一遍,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觸。因為我自幼就對宇宙起源、生命起源等諸多問題感興趣,所以經常閱讀一些《科學畫報》、《飛碟探索》等許多這方面知識的雜誌。然而我所要尋求的問題它們均講不清楚,但是在《法輪功》這本書中卻有精闢的論述,使我耳目一新,大開眼界,感覺到這功法太好了!因此從內心產生出一股迫切想要參加這期學習班的願望。

另外,我單位的幾位氣功愛好者,也為我們提前買好了票,並鼓勵我老伴:「可能奇蹟就會在你身上出現!」

緊緊握住師尊的手

我們日夜期盼的開班日子──一九九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終於到了。我將穿著皮大衣,圍著長圍巾,蓋著大毛毯的老伴,背進了外語學院禮堂左前排前面安排好的躺椅上,安靜的等待著開課。突然,先後有工作人員和市氣功協會負責人來要我們退票離場,還說:「這位氣功師能量太大,功力太強,病號會出現危險的!」我當時一下就急了,在此緊急時刻,我不顧一切的跳上講台,到後台去找師尊說明情況。我第一眼看到慈眉善目的師尊,和書上的照片一樣,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恭恭敬敬的走到師尊面前問道:「您是氣功師李洪志老師嗎?」師尊答道:「我就是。」這時,我上前握住了師尊的手並簡短的介紹了老伴的情況。師尊說:「我不治病。」我馬上急切的說:「老師,我們不是來治病的!……在半個月前我們就開始看您的書,聽您的講課錄音了,知道您辦班不收重病號的理。但她一不患精神病,二不癱瘓,能夠堅持學習。我們是來學法輪功的!」

師尊使我們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師尊聽後微笑的點著頭說道:「這個學員還有點悟性!讓我去看看。」「啊!老師叫我們學員了──老師收我們作學員了!」

沒想到師尊的「看看」,竟是直接為老伴清理起身體來了。這才使我恍然大悟,原來師尊是為了使真正要來學功的人,能有健康的身體可以進行大法修煉而清理身體的。清理過程中,只見師尊在老伴頭頂及後脖上拍了幾掌,然後又開始清理雙肩和雙腿。眼看著師尊的手從身體的雙側大約十公分處划動,到腳跟處收攏成拳頭,似乎是把捏在手心中的甚麼東西往地下深處重重摔去。這整個過程前後不到兩分多鐘,師尊說:「好了!你走走看。」老伴在台前走了兩圈後,師尊又告訴說:「沒病啦!可以回去坐著聽課了。」自此老伴就能坐著聽課了。

站在旁邊的我親眼見證了師尊親手清理身體的全過程。整個禮堂裏響起了陣陣掌聲,神了!真的神了!!奇蹟真的在我老伴身上出現了。

第一堂課是我背著老伴進會場的,但下課時她感到兩腿變輕了,竟自己慢慢的走出了禮堂。回到家門口後,當我再次準備背她上樓時,她說:「我自己走走看。」結果她把著樓梯扶手一步一步的走上了三樓,這真是個奇蹟!一個久病臥床不起的人,經過師尊兩分多鐘的清理,剛聽完師尊一堂講法課後,竟然可以自己行走並上了三樓回到家中,真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以後老伴的康復過程也非常快。隨著煉功、聽講法錄音,逐漸感到雙腿有力了,一個月後就可以上菜市場買菜了,慢慢的又可以在煉功後開始幹點家務勞動了。到七月初,師尊第二次來大連辦班前,我們就可以跟其他同修一道乘公交車自行到機場去迎接師尊了。在第一次學習班時,為了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我們專門定製了一面寫有「法輪功法 科學瑰寶」的錦旗,在傳法班結束時敬獻給了師尊。

這樣奇蹟般的變化不但深深的震動了我,而且也在我們單位裏引起了很大反響,使很多人都知道了法輪功的神奇!不但認為「法輪功好」,還紛紛爭相要求學功。在我們地區也引起了不小轟動,非常希望師尊能再來我市辦班。第一次學習班時約有500多名學員,等師尊7月份二次來大連辦班時人數就增加至4000多人,其中我們單位連家屬在內就有二百多人購票參加了學習班。在師尊12月份第三次來大連辦「法輪功報告會」時,市體育館裏6600多人的座位上全坐滿了人,就連場地中央及所有的步行道上也擠得滿滿的。真是大法在洪傳,眾生在期盼!

師尊說:「這樣的事情,機會不多,我也不會老這樣傳下去。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2]這不是在說我嗎!十九年的時間過去了,但當時會場中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師尊說話的聲音及動作……我當時的喜悅、感動、敬佩、感激之情仍然充滿在我心中。永遠都在打破我層層層層人的觀念,盪滌著我這被污染了的心靈。我也正是因此而走入了大法修煉。師尊的慈悲使我們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大法神奇 科學見證 助師正法

隨著老伴的逐漸康復,我也得到了解脫。不但可以正常參加科研工作,也能夠放心的出差和參加各種學術會議了。甚至還可以返回家鄉母校參加與五十年未曾見過面的老同學聚會。他們見到我時都感到非常驚訝,還認為我老伴有病不能來參加呢?沒想到我卻輕鬆高興的來了。我講述了親身經歷的師尊神跡,他們都驚嘆不已,紛紛從內心裏發出了讚揚──「法輪功真好!」我這些同學中有的是卓有成就的博學之士,也有的是某些尖端科學領域中的專家權威。在與我交流討論中不時發出真誠的感慨──「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他們說:「你親身的經歷就是最真實的見證!」這些年來在清明期間我經常來往於南北城鄉之間,師尊的神蹟和大法的恩德也在親朋好友之間人傳人的傳頌著。

由於我步入了修煉,使身體保持了良好的狀態。從而在退休後由於工作需要又被課題組返聘多工作了十一年,為心儀的科研事業發揮餘熱。更可喜的是經過大法修煉,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心性不斷的提升。好像師尊給我增智增慧似的使頭腦更加靈活,精力更加充沛,對各項科研實驗數據的分析更加精準,對矛盾的剖析更加正確。使我所參與的科研課題在與化工、生物、醫學專業人員緊密合作中,開創性的研製出一種新型的生物醫學電子學規模化製備系統。其技術性能及水平達到國內外先進甚至領先地位。並為以後接手的工作人員進一步的改進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礎。為此,在我二次完全退休後的那年,獲得了市 「技術發明一等獎」。

師尊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3]

我作為一名現代科學工作者,因師尊為我老伴清理身體而喜得大法並在大法中受益,這是我的福份,這一切都是大法師尊賜予我的,沒有師尊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不管我是以甚麼形式走進了大法都是我和大法的聖緣,我無比珍惜。所以我要用我的一切有利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更不是迷信。回想我這十九年的修煉路很慚愧,因為自己修的不是太精進,人心根本沒有去多少。三件事也在做,但是按師尊要求還差的很遠。在個人修煉上,有些事還和常人一樣。對照師尊的法,再看看同修們在大法中修煉的那麼好,我很受感動。現在我雖然年事已高,但是我們正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煉中,兌現史前的誓約完成史前大願,按著師尊的要求去做。

師尊說:「其實,如果你們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裏,周圍一切的環境都會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4]所以我們要多學法、學好法、正念正行、修煉如初。更多的救度眾生以報師尊救度之恩。

層次所限,師尊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無以言表只能拜謝師恩!
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論語〉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證實〉
[4]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