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尊蒞臨台灣講法十七週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明慧記者蘇容、孫柏台灣採訪報導)一年一度的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即將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在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舉行。十七年前,即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和二十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蒞臨台灣台北三興國小及台中霧峰農工講法,二千多人到場聆聽。這對台灣法輪功學員來說意義非凡,更奠定了大法洪傳台灣的基石。

從那時起,法輪大法在台灣各地快速地透過民眾口耳相傳開來,學煉的人遍及各階層。至今,台灣已經有數十萬人修煉法輪功,一千多個煉功點遍布全台各地,幾乎每個鄉鎮都有,包括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也有十幾個煉功點,台灣已成為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最多華人修煉法輪功的地區。

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台北三興國小講法。
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台北三興國小講法。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台灣舉辦法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台北自由廣場(原中正紀念堂)集體大煉功。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台灣舉辦法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台北自由廣場(原中正紀念堂)集體大煉功。

創始人蒞臨講法 言傳身教

原是法輪功上海輔導站站長的聶淑文醫師,一九九五年隨夫來台灣高雄定居,聶醫師提到:「師父說台灣人很善良,要把大法傳遍台灣。當時我們幾個法輪功學員環繞台灣一週,踏遍城鄉到各地辦九天班,傳遞功法的祥和美好,好多人走入修煉,但感覺力量還是有限。我們就有個心願,想懇請師父到台灣來,讓台灣的民眾有機會親自聆聽師父講法。」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應邀來台灣講法。聶醫師說:「每一次聽師父講法,我都眼淚汪汪,那種心靈深處的觸動很大,滿懷感動和喜悅,現在雖然已經十幾年了,心裏還是很感動。師父講的是高德大法。這一次在台灣講法後,台灣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就快速的增長。」

聶醫師回憶,師父很慈祥、親切,沒有架子,對每個人都很客氣,每一個活動都非常守時。講法結束後,師父從台北、宜蘭、東部、南部繞行台灣一圈,並在台灣中部的日月潭住了一夜,沿途停車、吃、住都不讓學員付錢。師父在台灣停留一星期,只有少數幾位學員陪同,悄悄地來去,不願驚動其他學員。師父一言一行令人折服,言傳身教,給弟子們留下典範。

神奇的大法

原高雄市府員工林善本很幸運地在台北三星國小聆聽了師父講法。善本回憶說:「那時我因發生車禍頭部受傷,只好離職,頭痛將近八年,每天徹夜難眠,尋遍各地中、西名醫、密醫、求神問卜,都束手無策。正在彷徨無助之際,一九九七年師父來台講法的前三個月,一次在公園近路邊看到聶大姐教人煉法輪功,我好奇地也跟著煉。當時因缺經書,我只煉功沒學法,聶大姐只有一本《轉法輪》,就影印給大家,每人二十頁,大家輪流交換看。因頭部受過傷,我看不太懂,就放棄了。」

善本在師父來台北三興國小講法的當天凌晨接到聶大姐的電話,說師父已到台灣,早上要在台北三興國小講法。善本等幾位學員立即坐飛機趕到台北。

善本說:「我們坐在會場的第一排,師父很準時就進場,感覺師父非常非常高大,氣宇非凡,很年輕。師父動作都很快,講法中沒喝一口水也沒休息,直到四點半停下來。」

「當時因我頭部的傷口非常疼痛,幾乎抬不起頭來,在我可以忍耐的狀況下,從下午一點開始痛到七點結束,似有一股吸引力讓我堅持著,師父講的甚麼都沒能專心聽進去。奇蹟的是,結束後,我頭疼好了,是師父迅速淨化了我的身體。我的頑疾神奇般地不藥而癒,脫胎換骨,喜獲重生,真的由衷感激師父。」

那天晚上回到高雄,善本下決心要好好修煉法輪功,趕緊再把之前聶大姐影印給大家的《轉法輪》的小小分冊全部拿出來一口氣看完,竟然都看明白了。善本說:「師父給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開啟了我的智慧,我體會到法的內涵和宏大。」

因為身心受益,深深了解法輪功的好,善本急著想介紹更多的人來學,於是他主動在公園成立煉功點,並在家開設九天班,固定每個月初一開班,至今十七年了,從未間斷過。新學員很多,不斷有人來學,周邊的鄉鎮也紛紛設立起煉功點。高雄從原來只有幾十人到目前至少數千人在學煉法輪功。

珍貴的回憶 衷心的期盼

一九九七年四月成立台中第一個煉功點的台中霧峰農工教師邱添喜,是台灣早期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之一。他回憶說,台中有幸承辦了一場師父的講法,當時印象很深的是:「師父很準時。」講法安排時間是下午一點,師父很準時就走了進來。隨後一直講法到三、四點才休息一下。這過程中,雖然學員請師父休息,但師父都沒有休息,連一口水也沒喝。後來他聽了師父的解說,才了解到是為了讓在場的人能有一個清楚、完整的認識,所以堅持不中斷休息。

接著師父又一直講法到晚上七點,結束後還有很多人圍繞著李老師問問題,邱添喜說:「當時我心裏覺得師父已經講這麼久了,應該要休息吃飯了,可是我看到師父非常有耐心,不厭其煩地,微笑著一一回答。」

邱添喜說:「師父講法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師父特別強調說台灣人的情特別重,這個情會像鋼纜一樣把人牢牢綁住。後來我對這個情就比較淡然,這個情的物質被師父去得比較多。」

邱添喜說:「這是我非常珍貴美好的回憶。當時的場景至今仍記憶非常清晰,每一個鏡頭都栩栩如生,好像師父就在講台上講法。我們仍非常期盼師父能再次親臨台灣給弟子們講法,這也是台灣很多學員共同的心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