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瞬間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我在一九九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前是一個活死人,弱不禁風,我要說出來人會覺得不可思議:看到別人洗衣服我就得累死過去,別人大聲說話能把我震死過去,全身疼痛,心臟病、肝結石、胃下垂、十二指腸潰瘍、高血壓、植物神經功能紊亂、乳腺增生(兩個乳房上布滿了口子,露著鮮肉在向外滲血)等等,在病魔十二年的折磨下,瘦骨嶙峋,不知死了多少回,死後慢慢緩過來清醒時那種痛苦別人更難以想像。那時我想到過自殺,又捨不得孩子,每天以淚洗面,痛不欲生。

一九九二年冬天,師父來到我的家鄉傳授法輪大法,我丈夫懷著忐忑的心情想請師父到家裏給我看看病(因為擔心我身體出不來門),師父說讓她過來吧。聽丈夫一說師父讓我過去,當時心念一閃「去」,瞬間感覺自己在變,身心都在變,就像冬眠的我一下到了春三月,我活了,能動了,我感到新奇,這不是一般的老師(當時叫老師),決定讓丈夫帶著我去見見老師。

見到師父,我認識,是在夢中還是過去世我不知道,的確我認識師父。師父讓我站好閉上眼,我感覺到一隻大手拍了我幾下,瞬間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舒服啊!

更神奇的是,兩個乳房上露著鮮肉的口子全好了,人像氣吹的一樣一下變得豐滿啦,臉上泛起了紅光,師父還讓我騎自行車,在場的人無不拍手稱奇。我眼含感激的熱淚,真想趴下給師父磕幾個響頭,在當時的環境下,怕給師父添麻煩,幾欲下跪而未果,現在感到這是終生的遺憾。

從那時起,三十幾歲的我好似回到了童年,天天圍在師父的身邊,感覺就像找到了久別的母親一樣。師父在我們家鄉住了十天,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每天都想和師父在一起,一刻不願離開。我跟著師父去了蕭城、去了大名,我沉浸在無比的喜悅和幸福之中。

當時在學法輪功時,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那樣,真的打坐時連被子都飄起來,一抱輪就定住;和同修一起學法時,讀著讀著感覺自己就沒有了,好似完全融入了法中,那段精進實修的日子,真真切切確確實實讓我感受到無法形容的幸福和美妙。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