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師父在一起的日子(五)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接前文

北京來電話,說有法國人從國外專程來中國要求見師父。師父說:「我知道他們是來給孩子治病的,告訴他們去找別的氣功師吧!」電話又來了,說務必要見,並已準備出發了。師父聽完彙報,說了一聲:「來就來吧,有緣來就見見吧!」

我領著一行四人,包括兩位法國人、兩位中國人到了賓館,在師父的房間安排見面。因設備簡陋,在屋裏只好請他們坐在床上,我和老學員站在門邊。

「說說吧,甚麼事?」

翻譯首先介紹兩位的身份。這是父子倆,猶太人,入籍法國,有大集團的產業。

那父親先開口:「我們是猶太人,我們知道當今的人類非常危險,有末劫之災。我們的神告訴我們,只有一位中國人能救人類、能救法國人、能救猶太人。我們考察了很久,我們知道那就是您──中國的氣功大師李洪志先生,於是我們來求見您!」他單刀直入,講出來這樣一番話。

「我們的神讓我們來請您去法國,去救救歐洲吧!」他接著說,「您去法國的一切手續、費用我們全權負責。」那祈求的語氣和表情讓我好感動。

「你知道你們幾個人在做一件甚麼事情嗎?功德無量啊!」師父很親切,「還有其它的事也說說吧!」

那年輕的法國人接著話題講述起來。原來他有個七、八歲的兒子,天生大腦遲鈍,不會說話,不能自由行動,流口水,在多少個國家到處求醫無果,希望老師救治。

「把他的照片給我看看,」師父說。

「我們沒帶照片,但有錄像帶。」

我立即跑到服務台,結果因為賓館檔次不高,沒有錄像機可借用。

師父說;「不要緊,你們現在開始想孩子的樣子。」過了一會,又說:「想的再清楚一些。」

就只見師父用雙手在床前畫了一個人形,眼睛盯著看了一會。接著用手在人形的腦部向外扯拉起來,好像在抽著病絲似的,一連扯拉幾次,然後雙手合上,拿起桌上的茶杯,打開蓋,把手裏捂的東西放進去,然後把蓋子蓋上。師父又用手在人形上從頭到腳的拍打了三次,之後師父定定的看著,說;「我看是好了,那邊應該在這個時間段有反應,你們去打個電話問問。」我又趕忙跑去服務台,結果這家賓館竟然沒有開通國際長途。

「不要緊,我們回賓館再打,再說現在巴黎是早晨四點多,太早了點。」

他們要離去了,師父說:「來,我讓你們體驗一下法輪,你們把手伸出來。」師父凌空向著他們的方向用右手畫了圈圈。過了大約十分鐘,師父問有沒有感覺。那位父親說一股力量從手心湧進身體,非常強烈,而且很熱。問起兒子,他說:我全身震動,力量很大,手最厲害,都十五分鐘了還放不下來。」

過了三個小時,在家裏我接到翻譯的電話。他哽咽著說:「剛剛給法國去了電話,他太太便說:‘你怎麼才來電話?四點多鐘時,我突然被一種強大的力量震醒,房間裏非常光亮。我想到是不是我家先生找到了中國的那位氣功大師,他給發功了。孩子怎麼樣了?’我馬上跑到孩子的房間,一進門看見孩子在床上坐起來,見我進來,就開口問道:‘媽媽,我怎麼啦?’發音清楚準確,從來沒有過的事。他太太抱起孩子激動的痛哭失聲。她一直等候著他來電話。她在電話的那頭哭,她先生在這頭哭,孩子的爺爺也哭,連我們倆站在旁邊也跟著流淚。太讓人感動了!李老師太偉大啦,太偉大啦!」聽到這裏,我的淚水也禁不住的滾滾流下。

「他們想晚上同李老師見見面,急著明天就想趕回法國。」他又說。

今晚是第一堂課,機車車輛廠禮堂滿席可容納兩千七百人。聽說李老師第二次來辦班,人們蜂擁而至,沒辦法只好又加了一些站票,控制在三千人。

晚上開課前我對師父講述了過程,我說:「等一會我到台上把這事講講,這可是遙隔萬里呀!」我激動的手舞足蹈。師父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別去講,師父不看病的。」「不,這不是看病不看病的問題,這是師父的功能展現,萬里之遙呀!」

課前我登上講台,把這事講出來,當然神讓他們來找師父的事是說不得的。學員們聽後熱烈鼓掌。我看看師父,師父竟然表情自然,毫不激動,彷彿是平常事一件。師父的偉大使我更心悅誠服。

晚上,我安排了一家飯店,請法國一行四人同師父一起就餐。聽他們講了打電話的過程,自然又是一番感謝和激動。邊吃邊談,又一次敲定了請師父去法國的事,席間我用相機照了幾張相。

照片洗出來,只見牆面上有許多我看不清的影像。師父說:「來了許多神,他們的猶太神也來了。你知道猶太神是誰嗎?就是你知道的諾查丹馬斯。四百多年前的諾氏預言兌現了百分之九十九,他就是來告誡人們會有大劫難,所以他最後的那個人類毀滅的預言,人們就會相信。這個災難定下來是真有的,但我來傳法,就不能按原來的安排走,我會給變的。那個大劫難不會存在了,但壞人會被清理的,人死的太多了,相當可怕的。」

如此重大天機師父告訴了我,我真有點受寵若驚。

二期班師父宣布成立輔導站,鼓勵大家一定要好好學法煉功,一定要修心性,一定要圓滿功成。

陪師父去旅順。在船上師父迎著海風,遙望大海,同海軍學員說著話。大連的軍人學員好多好多,陸海空三軍的全有。他們修的都特別好。師父曾對我說很喜歡這些軍人,他們的執著心比較少,悟性也高。

在黃渤海分界線師父可高興了,可能又是空裏的海裏的都來了吧,我雖看不見但能感受到師父的愉快情緒。師父的右手托在半空中,說:「看,我手裏!」事後天目好的旅順的輔導員告訴我師父手裏托了無數的大佛,還有許多許多……。

回來看錄像,天哪!軍艦的周圍、天空中全是法輪,大大小小,一望無際。還有書籍形像布滿整個天空,有合著的,還有打開的,這還能是甚麼呢?當然就是師父的大法書啦。看錄像的學員都看呆了,太了不起啦!一定要跟著師父走到底!

(全文結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