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法輪大法首屆國際法會在北京舉行的盛況(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在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四年,在北京舉辦了十三期傳法教功面授班,參加人數達一萬三千四百人次;還帶領部份弟子參加了一九九二年和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舉行過多次報告會。當時北京的學員與日俱增,煉功點從城市到鄉村如雨後春筍般建立起來。由法輪功研究會安排,在北京進行了三次較大型的國際法會交流會。

讓我們回憶法輪大法首屆國際法會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北京舉行的盛況。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十一月二日,首屆法輪大法國際交流會在北京舉行。海外同修有瑞典、法國、德國、美國、加拿大、泰國、新加坡、台灣和香港等十四個國家和地區。他們先是在各代表團所住的飯店與北京學員進行分會交流。師父在一九九五年後開始在海外傳法了。師父曾告訴法輪大法研究會和北京輔導總站,以後海外的學員要到北京來,你們先得法,要把你們的修煉體會和他們交流。一九九五年下半年和一九九六年上半年就有一些海外學員來京,進行過小範圍的交流。到一九九六年十月就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一百多人來京,因此就舉行了這次北京法輪大法修煉國際交流會。

交流活動

此次來京的海外學員分別住在東城,西城和崇文區的飯店,人數最多的是台灣和瑞典,就以他們為例,介紹法會交流情況。

台灣代表團住在東城區華僑飯店。北京部份老學員和他們在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到十一月一日進行了小組交流。二十九日,由瑞典和法國學員倡議,由台灣大法弟子主持,在該飯店的四樓會議室舉行了有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參加的心得交流會。師父的母親和妹妹也出席了這次交流會。北京和台灣的學員分別發言,介紹了他們的修煉體會。法會的每篇報告都令人感動、扣人心弦。據台灣學員說,那些學者、教授他們分別從研究醫學、科學的觀點說明法輪大法的超常,並證明透過修心性,幫助調理身體,心性提高,身體很快好轉,「修」與「煉」相輔相成,修煉才能消業挖掉病根,根本上就要做到真正實修。這些切身經歷體會的寶貴心得,也影響著日後台灣眾多高級知識份子加入修煉的行列。

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早六點,海內外大法弟子開車去北京西郊的戒台寺,約四百人集體煉功。師父曾去過戒台寺,並清理過場。據開天目的同修說,他們走進大雄寶殿,師父的法身即從如來佛像走出來,笑瞇瞇的迎接他的弟子們。在這空氣新鮮、風景優美的古廟空地上煉五套功法,兩個小時,雖有些寒冷,但大家都精力充沛,聚精會神,煉功後感到渾身溫暖。海內外大法弟子共聚此地煉功、交流,天上地下到處都有五彩繽紛大大小小的法輪在旋轉。

煉功後大家分小組,在草地上打坐,圍成一圈一圈交流心得體會。比如,有位同修五十歲,在煉法輪功之前,一身是病,高燒四十度不退,住院半年之久,沒查出病因,醫生認為已無法醫治,只得回家。又看中醫,毫無起色,說是腎臟壞了,自己認為此生完了。就在她對生命絕望時,忽聽說李洪志老師的法輪功有神奇功效,帶著一絲希望,趕緊參加了在北京地區辦的學習班。在聽課幾天後,奇蹟出現了,病狀消失,身體迅速好轉,簡直不可思議。當時看她紅潤的臉龐、健康的身心,很難相信她是從死神手中掙扎過來了。 又如,一位只讀過初小一年級的五十餘歲同修,她一直說自己沒有文化。努力學法、識字,她其他甚麼也不想,就堅持每天跪著讀三小時《轉法輪》,不認識的字漸漸的認識了,還抄寫經文。天生的羅圈腿,過去走路感覺吃力,也在不知不覺中變直了,走路感覺一身輕,方便自如。她才學一年多法輪功,就有那麼大的變化,怎不令人驚奇!

'圖一: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海內外學員在北京戒台寺集體煉功'
圖一:一九九六年十月三十日海內外學員在北京戒台寺集體煉功

記的在十月三十一日,按照大法研究會的要求,北京輔導站安排在西郊紅塔禮堂舉行了一個由中外大法弟子參加的兩千餘人的學法心得交流會。與會的人多,座位不夠,兩邊的過道也站了不少人。會場那正法場很強很正,整個會場一派平靜、祥和的氛圍。有十多個人發言,北京大法弟子暢談了他們通讀《轉法輪》,向內找、修心性,集體煉功和洪法的切身體會。美國大法弟子楊森談了他得法的經歷和學法實修的過程。瑞典的西人大法弟子「大龍」談了師尊在瑞典傳法和他們紛紛得法的故事。天目開的大法弟子看到舞台背景有玉宇樓閣,會場空中飛舞著像雪花一樣的法輪。交流會效果非常好。紅塔禮堂的工作人員原來擔心這麼多人租他們的場地開會,會後地上不知會髒亂到甚麼程度,因為以前常人租他們的禮堂,人雖不多,但磕瓜子,吃水果,抽煙的不少,會後一片狼藉。但是大法弟子的交流會中一片肅靜,大家認真的靜靜的聽講,散會後,大家有秩序的走出會場,場內乾淨如初。他們很有感慨的說,萬萬沒想到這麼多人修養這麼好,從來沒見過啊!

到同修家交流,這是另一種交流方式,使彼此間更為接近。台灣團分十組,每組三人分派到一位北京同修家。台灣同修提出了一些問題,北京學員就用自己的修煉體會互相切磋。每個人也都有一段不平順的歷程。經過修煉大法的磨煉,思想境界提高了,體格變強壯了,過去的疑難病在無形中消失無蹤,尤其心性轉變,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北京的學法小組經常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心性也不斷的昇華。北京同修客廳內掛的「奮力精進,直至圓滿」[1]的鏡框,就是提醒每一位修煉者不能懈怠,修煉要勇猛精進。有的北京同修家還設有佛堂,牆上掛著師尊穿著金色煉功服的法像,每天都要向師父敬香,海外大法弟子看見後,都紛紛雙手合十向師父致敬。北京不少學員都能做到每天讀《轉法輪》兩講或更多,煉五套功法兩小時。還在煉功點或單位,或在親朋好友中廣泛洪法,讓更多的有緣人修煉法輪功。

師父在首屆國際交流會上講法

交流活動進行了三天,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大家均集中到北京地壇公園,連同北京各區縣來的輔導員、老學員,海內外大法弟子共五百多人,在有「園中園」之稱的「方澤軒」進行集中交流。方澤軒院內有兩個大殿,前殿和後殿,後改為兩個大餐廳。記的分了五、六個小組,瑞典和台灣各為一小組,其他人少的國家合在一起組成小組,每小組配有翻譯同修,在兩大廳之間的院內進行交流。

北京學員談到,師父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建議》提出要像長春大法弟子那樣,在北京也掀起一個學法熱潮。自那以後北京先後成立了許多學法小組,大家經常在一起,或個人在家裏,反覆通讀《轉法輪》,有不少學員還背書,抄書,形成了「比學比修」[2]的修煉局面。學員們修心去執著,還堅持每天苦煉五套功法。北京各區縣輔導站還經常舉行幾百人、上千人的心得交流會,有想學法輪功的人也去聽,不少人感動的流淚,認識到大法是修真、善、忍,學員思想境界很高,紛紛來學煉法輪功。北京學員們都能時常在煉功點或親朋好友中,弘揚大法,人傳人、心傳心,使許多有緣之士走入了修煉行列。各輔導站還常常舉行幾百人的、兩三千人的較大型的集體煉功活動,也吸引了和帶動了不少有緣人成為大法修煉者。海外大法學員也暢談了他們的修煉心得。

瑞典學員介紹了他們在一九九五年四月有幸參加了李洪志老師親臨瑞典舉辦的法輪大法七天講法班,回憶起這段時光,他們仍倍感喜悅與珍貴。法國學員也談到師父在法國講法情況,他們聆聽了師父的講法後,都紛紛走入修煉的道路。海內外大法弟子在平和、真誠的氣氛中,相互交流了各自精進實修的體會。

'圖二:師父在北京舉行的法輪大法首屆國際法會上講法'
圖二:師父在北京舉行的法輪大法首屆國際法會上講法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日那天晴空萬里,風和日麗,大家交流到了傍晚,夕陽更是燦爛多彩,天上地下到處都有旋轉的法輪。大約到晚六點,學員們都在前後廳進餐(AA制)。服務員剛上第二道菜,就聽到有同修大聲說:「師父來了!」大家頓時站了起來,後廳的也跑到前廳來了。原來師父乘飛機從美國到北京,剛下飛機,飯都沒吃就趕到方澤軒了。師父揮手親切的向大家說:「大家先吃飯,吃完飯我給大家說話。」師父又到後廳和大家見面,後廳頓時沸騰了,大家歡喜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師父向大家揮手說:「大家先吃飯吧,我在這兒大家都吃不下飯了,等你們吃完飯我再來。」師父出去了,在外邊看望正在煉功的小弟子。有的學員不吃飯了,到外邊要見師父。師父就坐在車裏等待。還有的學員吃飯時,告訴服務員「別上菜了」,趕快吃完,要去見師父。前廳的大法弟子很快吃飯完了,齊心協力地把飯桌搬到廳後和廳旁,廳內擺上整齊的凳子,讓海外大法弟子坐著,北京大法弟子就站在大廳兩旁和後面。師父進場後,全場熱烈鼓掌,聆聽師尊講法。

師父站著講法,學員們懷著萬分激動的心情聚精會神的聽講。講法中一研究會工作人員兩次提醒大家師父還沒吃飯,要請師父結束講話去吃飯,師父推辭了,堅持給大家講法,說以後可能沒機會了。

師父在講法中告訴弟子們,《轉法輪》「這本書的內涵非常大」[3],「你只要去學你身體就在變,你只要去看你的思想就在昇華,你只要去修你就能在不同境界中得到不同境界中的狀態,如果能看到最後,那麼你就能在這本書指導下圓滿。」[3] 「《轉法輪》已經是寫的相當高相當高了。那麼在後來的一個時期,我又講了一些東西,將來也要整理出文字來。但是我告訴大家,真正使大家能夠修煉的就是《轉法輪》,而其他不管出多少書都是《轉法輪》的輔助,所以大家修煉一定要把住《轉法輪》這本書去修。」[3]全體學員聚精會神地聽著,心裏十分明確,以後「一定要把住《轉法輪》這本書去修。」

師父還講到另外空間,把弟子們的思路引導到無量無計的微觀世界和洪觀世界。師父也告訴大家一些神佛的基本知識,談到須彌山之說。過去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們有些學員也曾學過一些佛教的知識,有些佛教徒認為須彌山周圍東南西北有四大部洲,其南面的南贍部洲可能是指印度一帶,東勝神州可能是指中國,因為中國歷史上稱「神州」。但師父告訴我們:「須彌山超出了銀河系,超出了我剛才講的這個宇宙的範圍、眾多眾多星系構成的這個範圍。」[3]「須彌山超出了這個宇宙,在第二層宇宙的中心位置,就這麼大的山。其實須彌山是三座連在一起的大山,而對映這三座山的就是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阿彌陀佛是這一境界的第一位佛。」[3]哇!如此洪大,如此遙遠!看來末劫時期的佛教對「佛法」的領悟,連小兒科還不如啊。

當時有學員問師父是誰?師父說:「講起我的故事來呀,實在實在太長了。我經過了層層宇宙不同天體的下走,層層轉生,在人世中分體轉生,一世中都有很多我,龐雜的無從說起。我可以非常簡單的告訴大家,我看我是在一切天體宇宙之外,而眾神佛與眾生都在其內。」[3]我們當時聽到,大家都在心想:我們師父太偉大了,高深莫測,是人甚至是許多很高層次的神也想像不到的,更是人的語言表達不了的!

師父告訴弟子們的是千百年來都聽不到的天機啊。師父說:「天上的佛,比如你們所知道的如來、菩薩,其實都不是一個,大約在十年或者不超過十年就得換一個。現在的阿彌陀佛也不是最早的那個啦;觀音菩薩也不是最早的那個。為甚麼呢?因為人類三界太複雜啦,他們又離三界太近,下面不好的東西直接能干擾到他們。」[3]「天上有個規定,在一定層次中的不管是甚麼神,到了一定時候都得換,目地是為了保護他們,不讓其掉下去。」[3]

師父還談到彌勒佛(未來佛):「釋迦牟尼佛講過一句話:將來多少多少年後那時彌勒佛要來。我是在這個時間來了,但我不是彌勒佛這個層次的。」[3]「天體中的神都知道我以佛法、佛像來救度各界眾生來了,他們也認定彌勒來了,彌勒佛也把他所承傳的東西都給了我。」[3]我們聽到,都感到震驚,知道了師父下世傳宇宙大法的因由,是要法正乾坤,普度各界眾生。

師父講了許多過去我們想像不到,也不可能知道的天機。最後告誡我們:「大法流傳過程經歷了風風雨雨,是相當不容易的,這是正法,必然會遇到干擾,因為正的一出現,一切不正的與不夠正的都被觸及了。順順當當的傳下來的一定是符合了邪的東西,所以沒有麻煩。沒有魔難中的正念正行,就沒有他給世人留下的參照和威德。將來我們碰到甚麼困難大家都要正確認識。」[3] 師父警示我們,將來碰到甚麼困難,魔難,都要正確認識,正念正行。後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至今已迫害十八年了,證實了師父的預見,許多大法弟子也都能在這樣嚴酷的魔難中正念正行,跟隨師父走過來了。

當時我們能聽到師父講的如此高深的宇宙法理,深感震撼,真是千載難逢,萬古機緣啊。那天師父講完法後,即往外走,同時和擁過去的弟子一一握手。同修們熱淚盈眶,都沉浸在無比幸福之中,紛紛談論聆聽師尊講法的深切感受和體會。

現在回想當時師尊親臨法會現場同海內外大法弟子講法的神聖情景,如今仍歷歷在目,這成為我們生命中永恆的無比珍貴而美好的回憶。偉大慈悲的師尊帶領我們經歷了千難萬險,走過了二十五年的艱苦歷程。現在已到了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一定牢記師父的教誨,做好三件事,更廣泛更深入的講真相,救度更多世人,兌現誓約,精進實修,直至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北京國際交流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