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長春最後一期傳法班的幸福回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我今年六十三週歲,是做財務工作的。一九九四年四月,我幸運的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舉辦的最後一次講法傳功班。

聽法得法 走入新的人生

那次是白天一個班,晚上一個班。我參加的是晚上的班。每天下班直接就去鳴放宮聽法。當時我還不懂甚麼叫修煉。看到師父很年輕,就像二十多歲,師父的言行給人感覺就知道師父人很正。雖然那時並不懂修煉,可師父講的都是我從沒聽過的,而且都說到我心裏去了,就是願意聽。覺的這就是我想要的、我想得到的,是我們做人的生命中的根本。

我是坐在第一排聽師父講法,看的、聽的很真切。有一天我穿一件休閒服,上面有圖案。師父在講課時說,現在有些東西很不好,有的圖案的背後都帶著很不好的信息。我知道是說我呢,回家就把那件衣服扔了。

傳法班最後一天是星期日。當我走在鳴放宮後邊的小馬路上時迎面走來了師尊。當時路上沒有行人,我看到師尊非常高興,真想跑過去和師尊握手。但是我控制住自己,因師尊講法時曾經說過,他有很多事情要做,請學員儘量不要打擾。我恭恭敬敬的給師尊行個禮,說:「老師好!」師尊微笑著向我點頭。師尊那麼慈悲、祥和、平易近人,瞬間我有種說不出的一種感覺,就是感覺非常幸運和幸福!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

雖然當時師父講的有些法理我還不太懂,但是我就願意聽法,願意看書,願意煉功。法輪大法在我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

在工作中實修

九五年我應聘到省內一家著名的出租車公司工作,是私營企業。員工基本分兩類,一部份是招聘來的,另一部份是靠人際關係來的。當時公司聘用三位會計,加上原有一位共四位會計都是中級職稱。我留在了公司總部,其他兩位分配到分公司。

我按照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每天早來晚走,工作任勞任怨,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在利益上不爭不鬥,在矛盾面前都能找自己的不足,和同事的關係也很融洽。當時我是公司年齡最大的,公司經理和同事很尊重我,有甚麼事也願意跟我說。這裏的工作量很大,每天都有幹不完的活,和我一起來的會計陸續都走了,最後只剩我一人。

公司不斷發展和擴大規模。又增加了新的車隊。這新車隊的會計帳就要有人管理。總部有四個會計,只有我是招聘來的。她們幾個商量後就想讓我管新車隊的帳。這就等於在我原來較大的工作量中,再增加新的工作量。要知道我比她們三個大近二十歲,而且和我一起來的會計都因工作太累走了。按常理說這個工作是最不應該分給我的,我也有很多理由推脫。可我欣然接受了,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是修煉真、善、忍的,遇事為別人著想。我修煉後身體好,心態好,多幹點也沒啥。

漸漸的我的工作得到了老闆的認可和信任。規定公司財務報銷,必須經過我審核簽字後,老闆才審批。還被評為十佳員工。一次老闆把我找去問我負責的工作範圍,我跟他講了實際情況。他好像很意外,公司有五個車隊,三個大隊兩個小隊,我一個人就負責兩個大隊。他若有所思,後來公司又陸續招聘幾次,靠關係來的員工,逐漸都離開公司。

在工作上我認真負責,嚴格把關。一次有一個駕駛員來退押金,我找了所有的押金賬本都沒有他的名字,我告訴他要有單據,明天把單據拿來。第二天,他拿來單據我一看,單據不是複寫的,是用鋼筆寫的,證明錢沒交到公司,這說明收款人有問題,這件事後來交到司法機關處理。

直接管財務部的是老闆的妹妹,讓我們稱她「小姐」。她脾氣很大,任性,總想在我們面前擺威風。一次她把我找去,問我司機的押金是誰退的,我說是財務退的,她說誰讓你們退的,我回答是企管辦給提供的,他們經過核實後送到財務執行。她氣急敗壞的說,他們讓你退,你就退,再這樣扣你工資。我笑著說,這是公司的規定,不是我個人的決定。

我轉身走出她的辦公室。我們是敞開辦公,編輯部的同事和我說,「姐,她要扣你工資就找老闆理論去,她啥也不懂,就知道耍大牌,動不動就扣工資。」我說,她也不過說說而已,不必和她計較。

一天證券部負責人方小姐跟我說,「大姐,老闆真不夠意思,我給他出主意省了那麼多錢,他都不給我長工資。」原來公司為了發展曾經在社會上發放過股票和高息債券,後來國家規定為非法,公司就逐步的還本付息。方小姐為了討好老闆,出主意在反本時把高出銀行利息的部份扣下來。我聽後對她說,「做事不能為了討好一個人而損害大多數人的利益,那樣你會傷害很多人,會給今後帶來很多的麻煩。其實你在為別人著想的同時,就是在為自己著想。你傷害別人的同時也在傷害你自己,以後可不能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她激動地說,「大姐,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我真的不知道有這麼多利害關係。」

同事和老闆保護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謊言鋪天蓋地,邪風四起,那時所有媒體都在播放誣蔑、誹謗大法的謊言,很多單位不敢用大法弟子。我主動找小姐問,「我是煉法輪功的,公司有啥說道嗎?」她說沒啥說道,你煉你的,別耽誤工作就行。

一天,保衛處長跟我說,「姐,今天社區來兩個老太太,問咱們公司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我告訴她們沒有,讓她們以後別來了,別影響我們工作。兩老太太沒趣的走了。」我說,謝謝你。他說不用謝,這算啥事,大姐你放心,誰來我都給擋回去。」

一次老闆秘書跟我說,「今天老闆一個朋友來了,問老闆單位有沒有煉法輪功的,老闆說有。朋友說,那你咋不管?老闆說,‘江澤民都管不了,我管啥。’」

看來很多人對這場迫害都很反感,迫害不得人心!

女兒在大法中健康成長

我女兒上小學時,就聽過師尊講法,那時她學習平平。但她知道大法好,處處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事先為別人著想。

一次她騎自行車上學,一輛雷鋒車(出租車)在她車前左拐、右拐結果還是把她撞了,司機下車要給她修車,她怕給司機添麻煩謝絕了,司機又要送她上學,她也婉言謝絕。晚上回家說了白天發生的事,她爸爸說,「司機把你車撞壞了,給你修車是應該的,你又不掙錢,幹嘛那麼大方。」我知道這是孩子先天善良的本性的表現,應該讚揚和維護,不能責備。

孩子上初中後成績直線上升,並以全年級前三名的成績考入本地最好的高中,而且還當了班長,這是我們根本不敢想的事。女兒雖然學習好,但她做人很低調,從不張揚、顯示,每次考試後問她怎麼樣,她都說還行。高中畢業考入名牌大學而且是學校最好的專業。大學畢業後,保送研究生,研究生讀了二年考到國外讀博士,而且是全額獎學金。現在旅居海外。

這都是學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福份,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大法給我們家帶來了健康、快樂、寬容、幸福。每當我回想起師尊傳法的日子,都心潮澎湃,師尊的音容笑貌總是浮現在我的眼前。我發自內心的道一聲:「師尊,您辛苦了!您為眾生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們唯有謹記您的諄諄教誨,多學法,學好法,同化法,抓緊時間多救人,快救人,讓師尊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欣慰!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兌現史前誓約,隨師尊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