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貴的名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我珍藏著一張世間最珍貴的名片──師父的名片。

那是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我第一次見到慈悲偉大的師父,是師父第一次在濟南傳法教功時給我的。

我是帶著全身病痛去參加師父的傳法教功班的。那天師父一走進禮堂,參加過師父傳法班的大法弟子就大聲喊:「師父來了!」大家不約而同的起立向門口望去。我的想法,氣功師,應該是鶴髮鬚髯者,可眼前的師父身材偉岸挺拔、慈眉善目、年輕英俊、平易近人、氣宇軒昂、睿智聰慧。穿著咖啡色的皮夾克,看上去就是二十多歲,我的眼睛定在師父身上……

當我被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驚醒時,我真的不敢相信這就是今天要傳法教功的師父!

幾天內,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著我的心靈,顛覆了我無神論的觀念,使我脫胎換骨。在師父講法的最後一堂課,回答學員提出的問題時,師父念一張條子,一個學員請師父給我們打一套佛家大手印。師父慈悲,滿足了大家的要求。師父說,佛家的手印是佛的語言,對師父打的大手印讓我們大家自己悟,悟甚麼得甚麼。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師父打佛家大手印,師父讓我們悟,我也不懂甚麼是悟,我就在心裏想:這是老師在給我治病呢。當師父換了一個手印,我又在心裏想:是老師給我治病呢!師父換了幾個手印,我仍然在心裏想是師父給我治病。不到半分鐘,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熱流從頭頂灌到腳底,通透全身。曾經四十多天高燒不退的我,師父用這股強大熱流把我生生世世的病業全部沖洗乾淨了:全身從裏到外,從上到下,從內臟到表皮,從骨髓到肌肉,全身出透了黏糊糊的汗,滲透到棉大衣外面都是黏糊糊的汗。高燒退了,折磨我多年的頭痛病好了,膽囊炎等十幾種病不翼而飛,深深的體驗到甚麼是「無病一身輕」,真切的體驗到師父講的灌頂的強大威力。

在聽師父的九講課中,除了「玄關設位」我沒有明顯的感覺外,師父講的所有功能我都有體會。師父在講法班要結束時,一再強調學了法輪功這套功法,你們會終生受益的,希望大家要堅持修煉下去。當時我就下定決心:我一定修煉到底。

師父利用講法間歇時間,公布了各個省、市、縣請師父到本地傳法教功的時間。當時我也想,如果能把師父請到我們那裏辦班多好哇!

我坐在禮堂大門過道邊的一個座位上,是師父走上講台的必經之路。於是當師父在休息經過我身邊時,我就問師父:「李老師,您要去我們某某市辦班嗎?」師父和藹的說:「你回去和當地氣功研究會商量,讓他們發邀請函給某某某,由某某某他們統一安排。」第二天師父剛走進禮堂大門口,我就快步迎上去問師父:「李老師,我怎麼跟某某某取得聯繫呢?」這時師父就從兜裏掏出一張名片遞給我,邊向講台走邊叮囑我:「讓你們某某市氣功研究會發邀請函,由法輪功研究會統一安排時間。」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看,原來師父給我的那張名片是師父的名片!最上邊是師父的中文名字,右上角是燙金的法輪。第一行是:中國法輪功創始人,第二行是: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法輪功分會會長,下幾行都是師父在各地的任職,最後是聯繫人某某某的姓名和電話號碼。名片後面是師父名字的漢語拼音。名片上的燙金法輪特別顯眼,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法輪圖形,而且是師父送給我的師父名片上的法輪。儘管「七﹒二零」後警察來我家抄過兩次家,但是這張最珍貴的名片,一直珍藏在最安全的地方,也珍藏在我的心裏。

後來,師父又送給我一個永遠屬於我自己的法輪。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同修來拿材料,在似睡非睡之時,看到牆上掛的大法輪從圖片中旋轉起來,一圈一圈的轉啊,轉啊,轉,由特別的大到逐漸的變小,有遠及近,不像在我家的客廳,好像在另外空間,整個空間有多大,法輪就有多大,轉著轉著,直奔我而來,最後旋轉著進入到我的玄關,不出來了。法輪圖形的顏色特別漂亮,很像《神韻》中的顏色,比牆上的法輪圖形顏色漂亮的多,而且顏色是透明的。

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的法輪,永遠跟隨著我。謝謝師父!

由於我所在城市的氣功研究會覺得師父的收費太低,他們掙不到錢,就沒同意請師父來我市傳功講法。這也是我終生的最大遺憾,但是師父的名片成了我最珍貴的寶藏。

我能有師父的名片,這也是我和師父的緣份所致。有誓約在先,要助師正法,因此生生世世隨師父下走,千萬年的等待,億萬年的等待,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八日。那天我找到了我的師父,見到了師父,和師父結了緣。這一天也是我四十八歲的生日。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將至,二十四年的修煉歷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風風雨雨、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我真真切切的體悟到師父那句話:「那個時候你用盡語言也形容不了你的師父有多麼偉大吧!」[1]

多年來,每次學《轉法輪》時讀到:「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這句話時,感恩的心情無以言表,蘸盡蒼穹之水,也訴不盡師父的救度之恩。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又把我托起推在返本歸真的路上,成為一名和師父同在,和大法同在的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作為弟子,唯有遵照師父的教誨去做:「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2],兌現史前誓約,走正師父安排好的修煉之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所走的路,這種既修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又配合了宇宙的正法要求、解體清除對正法起負面作用、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黑手爛鬼與各種舊勢力安排的干擾迫害因素,這就是大法徒所走的完整的修煉、圓滿、成就偉大的神的路。」[3]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講法:《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的經文:《致法國法會》
[3]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