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在山東臨清傳功講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山東省臨清縣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千年古縣,明清時期憑借大運河漕運而興盛,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關於學員把毛巾頭送回廠的例子,就是師父在臨清傳功講法時發生的事情。上世紀八十年代氣功普及時,臨清有許多的氣功愛好者,我也是其中之一。

千萬年的期盼,萬古的機緣,終於盼到了師父親臨臨清傳功講法,這是這一方眾生的機緣。一九九三年五月八日至十七日,師父在臨清傳功講法,為期十天。當時我有幸是法輪功學習班工作人員,協助做一些事情,所以吃住和師父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晚上就住在師父入住的招待處房間對門。那段時間是我生命歷史長河中最最幸運榮耀的,無法用人類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一九九三年五月八日上午十點左右、師父由冠縣公安局的同修開車去德州車站接回到臨清,當時通訊不方便。我與同修來到招待處時,師父一行幾人已在招待處門口等著我們。

當天臨清副市長和當地氣功協會人員前來與師父見面並合影留念,此照片二十多年了我還保存完好如新。本市電視台記者一同採訪錄製節目、並在電視台正面播出宣傳法輪功和師父簡介。

師父傳功講法時間為每晚八點到十點,一個半小時講法、半小時教功。師父還早上去公園看學員煉功並指導和回答問題。最難忘的一件事辦班快結束的前幾天,師父自己拿出二百多元錢買了一台錄音機送給大家在煉功點使用。

我們有時白天陪著師父在臨清參觀了舍利寶塔、五樣松、歇馬廳等。我們的鄰縣 冠縣是師父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份來過傳功講法的地方、與臨清相隔百里,一天師父提出要去冠縣看望學員,我們大家組織了兩輛車一同陪著師父去了冠縣法輪功輔導站長家、看到了師父時刻都在掛念著弟子的心情。

師父的懷大志而拘小節給弟子們留下了言傳身教的師表。有一次和師父吃飯時掉在餐桌上的米飯粒師父用手撿起來吃了,深深的教導了我的不足,以及我在以後的日子裏教導子女在這方面的歸正。

師父在北京來臨清時帶來了四月份剛剛出版的《法輪功》並親自在書的第二頁寫上了我的名字,又簽上了師父的名字贈送給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在師父身邊也想不起來說甚麼,只感覺師父帶著的能量場是那樣的祥和、那樣的舒服美妙,是無法用人類語言表達的,對於我來說那就是心領神會、不宜言表。

辦班結束後第二天的早晨,我和同修找來準備好的一輛汽車一同陪送師父回北京,當時師父的住處在北京一居民區的二樓,到達師父住處時已經是下午四、五點鐘了,師父親手為我們在場的學員每人下了一碗麵條吃,又一一的給學員灌頂,送我們到樓下一一握手送別。我是站在最後一個的、也是最後上車的,師父走到我面前時,我握住師父的手說:師父,臨清人是歡迎師父的。師父回答道 好、好,有機會一定再去的。

師父來臨清傳功傳法之前,我是經常的重感冒一病好多天,打針、吃藥、輸液總也不好使,後來經朋友介紹說練練氣功,我就開始練氣功了,可是感冒還是不怎麼好。師父來臨清傳功傳法後,我就專一的修煉大法,一直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沒有吃過一粒藥、身體很健康,外表上看起來比同齡人年輕許多、這是有目共睹的。

二十多年過去了,每當回想起和師父在一起時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師父的慈悲、和善、微笑與 威嚴,在我腦海裏記憶猶新、歷歷在目。通過和同修多次交流後,為此寫了這篇文章憶師恩,感謝師父對弟子的看護、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