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證實法、救眾生的基點衡量一切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年底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幸得師尊慈悲點悟,最後走穩走正修煉之路,感謝師父的洪恩。至今,在本人現有層次上,悟明一些法理,有一些心得,想與同修分享,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歷史上沒有參照,在法理上沒有對大法有個清晰明白的理悟就很難走好走正我們的路,就會被舊勢力抓住擺布。

我個人認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必須擺正三方面的關係:師尊和大法、大法弟子、舊勢力。如果這三方面的關係法理不清,干擾魔難就會不斷,被舊勢力牽著鼻子走,就走不出舊勢力安排的怪圈。舊勢力只懂得敗壞了的舊宇宙個人修煉的理,安排了一整套強加在大法弟子身上的個人修煉的系統。它連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安排。對於舊勢力的安排,師尊將計就計,利用這些安排成就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正宇宙大穹。如果大法弟子正念不足,不能否定舊勢力,就會被它抓住把柄迫害。

這幾年我見有些同修產生抱怨,說邪惡如此猖獗,大法弟子在獄中受到那麼殘酷的迫害,法為甚麼允許它存在,從而對大法失去正信。這都是對師尊將計就計的法沒有明理造成的。

那麼師尊將計就計的法是如何安排的呢?個人在現有層次的理解是:師尊讓弟子走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之路。大法弟子的基點決不能落在個人提高解脫的目地上,在我們的理念中,一定要有一個堅定的正念:舊勢力絕不應該存在,它們安排的一切是決不被承認的,要徹底的否定它。大法弟子修心去執著,修好修不好或者是做的如何,和它一點關係都沒有。有執著向內找,是師尊和大法要求我們的原則,絕不是舊勢力應該參與的。都有人心需要修去,但決不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去這些人心,一定要在法中歸正。

要做到這一點,我覺的一定要堅定一個原則:用證實法、救眾生的基點衡量一切。包括自己的修心去執著,向內找,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同修的配合,證實法的項目。因為我們的修心去執著,不是為了我們個人的提高和圓滿,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不修好自己,不是我們自己修不好的問題,就會直接毀了眾生,會影響宇宙正法。師尊就是這樣安排我們的一切的,我們去不掉的每一顆人心,都會對應高層和人間巨大的因素,而不僅僅是我們自己修不好的問題。

本著這一原則,我平時注意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在九九年初期不成熟的時期,我經歷了舊勢力的一些迫害後,這些年一直沒被舊勢力直接迫害,我覺的和我在這方面理悟的早有直接關係。

大法弟子一定要證實師尊要的,決不能要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師尊要我們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是基礎,這是保證我們證實法救眾生的基石;講真相是在破除舊勢力對大法污衊造謠從而給眾生造成對大法的負面思維,講清真相也是為了眾生能分辨善惡,為自己選擇光明的未來。這是實實在在證實法救眾生的具體實施;發正念是用神通銷毀阻礙破壞證實法救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包括人中不可救藥的惡徒。由此看出師尊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也是以證實法救眾生為目地的。

在這些年的正法修煉過程中,我一直用這一原則和基點對照自己的一切,包括生活、家庭、工作和社會關係。我發現我受到干擾時,都是脫離了這一原則造成的。脫離了這個原則,就會不知不覺的上了舊勢力的路,出現很多不應該出現的魔難。後來我給自己定下一個規定:一件事情出現後,特別是不好區分如何處置的事情,就用證實法救眾生這個原則衡量它。哪種處理和選擇對這個基點有好處就去實施。如果都有好處就選好處大的去做。這樣做以後,做錯事的時候就越來越少了。

下面想說一些這些年擺正基點證實法的一些事和對一些問題的個人體悟。

一、在做技術工作中證實法救眾生

邪惡迫害初期,我地的資料都是省市級的同修提供的。九九年和二零零零年是邪惡最猖獗的時期,同修傳遞資料非常不方便和危險,那時道路上到處盤查大法弟子,同修們攜帶資料都是一包包的,非常顯眼,出現了很多危險。不久,省市的資料突然中斷了。當時最主要的講真相方法就是發資料,同修們痛心被迫害的同修之餘,也非常關心資料的來源。我當時一點電腦知識也沒有,連鼠標都不怎麼會用。但我當時在心中發出強大的一念:我要學電腦,上明慧網,一定要解決我地的資料來源。

由於這一念出自於證實法救眾生的正念,基點是純正的,法的威力立即體現出來。當時,由於被邪惡迫害,我的經濟條件非常差,家裏邊就有三千多元的存款,通常妻子是怎麼也不會讓拿出這些錢買電腦的,可這次也不知怎麼的就同意了,而且不僅買電腦沒反對我,又買了一個小打印機,她也沒反對。我從零開始,買回一些書籍就學電腦,把電腦拆開看裏邊的結構,拆開又往上裝,沒法弄了就拿到常人的電腦修理部讓他們修自己學。一次因為網卡沒安裝緊,弄了半天也上不了網(當時的網是撥號上網的,只有幾K的速度),最後只好把常人的維修人員叫到家中讓他弄,我看著學。人家來了看了看,把網卡往上一推就上去了,我根本沒用勁,往上一放就以為上去了,一個網卡的安裝我都是這樣學的。

當時,電腦我學的非常辛苦,有時還得上網吧學上網的基本操作和電腦知識,一弄就是半夜,很晚才睡覺,但我有一個堅定的信念,就一定要把電腦的基本知識和操作學會了。因為只有學會了這些,才能走下一步──上明慧網。抱著證實法救眾生的想法,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終於對電腦的基本知識和操作、還有上網和下載的基本操作學會了。可是上明慧網可不是簡單的事了。當時和省市的同修完全斷開了聯繫,我地沒有一個會電腦的,上明慧網的知識常人的電腦技術人員也不會,而且就是會我也沒法問,當時環境非常邪惡,這些事是不能和常人提的。我當時非常著急,同修們等著要資料講真相。我突破不了可怎麼辦啊!師父看到了我證實法的心,又一次的幫助了我。

一天我在一個網吧裏,在百度上輸入了一個敏感詞(在家裏的網上,我當時不敢輸入,怕被邪惡監控到,只能去網吧找辦法),百度的快照裏竟然出現很多有關大法的東西,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些東西,當時我心情非常興奮,但又生出了很大的怕心,怕邪惡監控到,怕網吧裏其他人看到。由於怕心脫離了法,越怕別人看到,電腦還死機卡住了,那些大法的網頁就卡在屏幕上不動了,由於慌亂我只好把電源拔掉了。

從網吧出來,我既興奮又害怕,原來這樣就能看到有關大法的東西啊!我在家裏試試行不行。這時,怕心又上來了,萬一叫邪惡監控到怎麼辦?當時,我聽說邪惡對網絡的監控相當嚴格,被邪惡迫害了怎麼辦?我的思想激烈的鬥爭起來,我意識到了自己的怕心,不斷的用正念抑制它(當時發正念的這個法師父還沒有講),我不在家裏試,怎麼上明慧網?我一定要上明慧網,終於正念戰勝了人心,克服了自己的怕心,正念起了作用,基點就會回到證實法。我堅定的打開自己家的電腦,用同樣的方法又一次看到有關大法的東西,而且還找到了真正破網的東西──花園軟件,這就是我克服怕心擺正基點,大法賜予我的收穫,我把軟件下載下來,按照說明一試,一下就打破了邪惡的網絡封鎖。

當我打開明慧網的時候,喜悅和興奮伴著淚水一起出來了,看著明慧網上熟悉的法輪圖,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各種的資訊和資料,我無限感恩師尊的加持,我終於上明慧網了!當第一份資料經過我粗糙的不成熟的編輯後,從小小的打印機中打印出來後,我的心情無法用語言描述。

突破了網絡封鎖,我看到了更多的技術資料,我如飢似渴的學了起來,下載視頻、刻錄光盤,更高級的編輯手法編輯資料,更好的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自由門和無界,系統的安裝(包括後來的加密系統),還有電腦硬件的故障和處理。當然,這些東西不是一下就學會的,裏邊有自己太多的辛苦和付出和師尊的加持,學會了這些東西,我又教其他的同修學,建立起很多資料點,也擔負耗材的購買,到現在我地的資料點早就遍地開花了,安全大大提高,邪惡無從破壞。

在這些年的技術工作中,我逐漸的悟出一個理,做甚麼事都不要脫離證實法救眾生的基點,千萬不要落入個人修煉的框框中去,那就會直接踏上舊勢力的不歸之路。出現人心的時候,不要想著這個人心去不掉層次就不會提高,沒法跟師尊回家。一定要站在法上去這個心,此心不去,我就會害眾生,兌現不了自己的誓約,證實不了大法,有多少天體和生命因為我的這顆人心而被毀掉了。

二、在病業問題上的理悟

在修煉以前,我幾乎是個病秧子。我的身體除了九九年以前個人修煉期間的消業現象,基本沒出現過所謂的「病業」。其實,只要我們站在證實法的基點上想問題,法理上清晰,舊勢力根本不敢給我們安排所謂的「病業」。

在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以後,師尊沒給我們安排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難,全面轉到證實法救眾生中。任何干擾這一點的行為和因素都是犯罪。試想一下,師尊會給我們安排一場病業,讓我們爬不起來,法也學不了,真相也講不了嗎?

這幾年,我的體悟是:任何干擾做三件事的關難都不是師尊要的,都是舊勢力強加的,師尊給我們安排提高的矛盾絕不會影響了證實法救眾生,提高上來只會對這個基點有好處。比如,利用同修的嘴刺激你,利用常人的嘴來說你一通,或者讓你摔了一跤。而舊勢力卻會對你下狠手,讓邪惡之徒迫害你,讓你身體出現病業,甚至讓你離世,它才不管你證實不證實法,救不救眾生呢。舊勢力已經被定為破壞大法的魔了,它只能對證實法救眾生起破壞作用。

悟出這些道理後,我對破除舊勢力所謂的「病業」有了法理上的清晰認識:師尊沒有給我們安排過「病業」,「病業」是舊勢力利用我們的人心鑽空子迫害我們,這些東西直接要干擾我們證實法救眾生的大事,必須徹底否定。思想中要堅定兩個方面:(一)舊勢力絕不應該存在,我有沒有執著和舊勢力一點關係也沒有,在我的內心根本就沒有舊勢力的身影,我修的好與壞,只能認同師尊的安排,師尊會安排我去人心的方法,但絕不是舊勢力安排病業的方式讓我去這些心迫害我。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因素。(二)既然知道了有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也要向內找到執著去掉它,但是是破除了舊勢力參與後的向內找,不是在病業的魔難中向內找,是按師尊的要求在做。我這幾年出現過僅有的一次所謂「病業」,就是這樣去除的,非常快,其實還是基點問題。

有一次,有個同修把我叫到另一個同修家,這個同修腰痛了十幾天,連走路都艱難了,發正念,向內找了好幾天也不見好轉。她和我一談,我就知道了她的癥結所在,我就問她:「你腰痛向內找,找到執著想使自己的腰好起來。可是那個腰痛和你的執著有關係嗎?如果不腰痛了,你還向不向內找了?」她聽後好像若有所悟。我繼續和她切磋:「你說這個腰痛,痛的連路也走不了了,打坐煉功都受影響了,更別說出去講真相了,這是師父給你安排的嗎?」她一震,回答:「不是師父安排的!」我又說:「既然不是師父安排的,那就是舊勢力安排的,師尊讓我們徹底否定舊勢力,你為啥要在舊勢力給你安排的腰痛中向內找啊!」她一下明白了,腰痛是不應該存在的,向內找和舊勢力沒關係,我一樣要找執著去掉它,但決不在你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向內找。決不允許你干擾我證實法救眾生的大事。沒過三天,這個同修的腰就好了。

關於病業的問題,我還想談一下我對病業中的同修去不去醫院的看法。有的同修說,有了病業決不能去醫院,去醫院就違背了大法的原則,就徹底完了。我個人覺的這個問題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前提還是要以證實法救眾生去衡量。我地有一個同修,長期執著心不去,從沒好好按著師父的要求修過自己,還做了很多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被舊勢力下了狠手,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大量的同修參與進來,輪著班的陪著他,發正念,切磋交流,最後竟形成了依賴。切磋交流不能使他在法上認識法,期間很多同修堅決不讓他上醫院,最後他在家中去世,對周圍的常人和親屬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個人覺的,出現病業去不去醫院,一定要理智對待,大法弟子必須考慮對周圍常人的影響,用證實法救眾生的基點衡量,而不是一概而論,有些人長期執著心不去,累積到一定程度,又不知如何否定舊勢力,已經達到一點正念也提不起來了。這時就需要我們考慮負面影響問題了。而不是極端的就是不讓其去醫院,像以上我提到的那個同修,我覺的不如去醫院,讓他在醫院,世人就不會對大法有很壞的負面思維了。如果我們因為這個確實正念提不起來的「同修」不去醫院而毀了眾生,我覺的更是得不償失,救一個人很難。我們站在證實法的基點上去想問題,就不會僅僅侷限在如何讓病業中的同修達到標準這一點上了。

三、我對色慾的去除和認識

先談一下我在這方面的理悟,色慾是修煉人的死敵,過去舊宇宙把這個看的非常絕對,想修煉就必須去除,出家修行,遠離世緣,拋家捨妻,要不絕不會修成。

大法開在常人社會中,完全和舊宇宙的修煉不是一回事。大法開創了真正的人成神之路,真正的要讓主元神成神,而且還不是遠離世緣,就在常人社會中成就,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事。大法從根本上能保證人在常人正常的生活中提高,而不會一邊修煉,一邊被污染。這些從師尊給我們下的淨化機制上就能體現出來,我們有神的一面,修好的一面會馬上被隔開保存到神的一面,這樣修好的一面就不會被人世再污染了。人的一面越來越少,最後完全轉變為神的一面。我個人理解,這種方式就是一邊修一邊保護修好的一面,新宇宙就有這種機制,這是人成神的關鍵所在。

理解了這種修煉方式,個人覺的大法弟子不能像舊宇宙的那種修煉方式去做,在去除色慾的過程中,我個人在法中悟出了下面兩句話:心性上嚴格要求自己,但方式上不能走極端。只管去你的心,環境由法去改變。

首先一點,大法弟子必須在去色慾上嚴格要求自己,如今的社會物慾橫流,到處都是色情的東西,再加上舊勢力操控邪黨有意的破壞,人們的淫亂達到了變態的地步。大法弟子在這樣的環境中,必須時刻警惕自己的一思一念,不然就會犯色戒毀掉自己。一定要站在證實法的基點上衡量色慾的危害,色慾不除,毀宇宙毀眾生,這幾年,我見到很多這樣的同修,有的甚至丟掉了人身。

另外一點,正常的夫妻關係,方式上不走極端。在我地我聽說有個同修,修大法後,就強行和丈夫分居了,造成丈夫對大法非常反感,在村裏邊到處罵同修罵大法,造成很壞的影響。還有一個同修,在初期的時候,不想結婚,父母親屬都是常人,父母逼她結婚,最後和她翻臉,家人特別抵觸大法,特別是父母。最後該同修想讓別的同修給她找個對像,應付父母,但前提是不過夫妻生活,同修們能給她找到這樣的嗎?該同修的家庭環境受到很大的破壞。這兩種做法都是極端的,個人覺的都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這些同修在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想的是自己個人的提高,怕結婚和丈夫(妻子)在一起影響了自己的提高。基點是為私的,這是個人修煉。如果站在證實法救眾生的基點上考慮問題,就不會這樣做了,站在大法的基點上,他(她)就會考慮自己的做法會對眾生有怎樣的負面影響。

師尊講:「我們這一法門是直指人心,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甚麼。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這種物質利益當中去魔煉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1]大法弟子證實的是新宇宙全新的修煉方式,是真正的人成神之路,法的機制從上到下就能保證我們在正常的常人中提高上去,為甚麼非要證實敗壞了的舊宇宙舊勢力的那種修煉方式呢?我想舉個例子,我過去在佛教中看過一個故事,一個人出家當了和尚,出家後拋妻捨子。後來妻子抱著孩子到廟裏找他,苦苦哀求,望他回心轉意,要不妻子兒子以後如何生活。他不為所動,鐵石心腸。最後妻子絕望中抱著兒子投河自盡,兩條生命成了冤鬼,對他恨之入骨。有一次,他因一件小事,心性關沒過好,失去了護法神的保護,妻兒的冤魂上了他的身,差點要了他的命。

就我個人而言,自我修大法後,我從沒和妻子分居過(妻子是常人),我現在基本能做到,我不想,妻子也不動念,不用分居。在這方面我個人的體悟是:只管去你的心,環境由法去改變。不是說你不結婚、分居,你的色慾之心就沒了,相反,在這種環境中嚴格要求自己,色慾之心去的更紮實,極端化的做法都是受過去的修煉形式的影響,就要干擾證實法救眾生。

如何理解只管去你的心,環境由法去改變。一方面你對色慾之心要嚴格去除,不斷的清理它,不能放任,不然的話,我們就是常人了,就不叫修了。但是形式上我們還和常人一樣,不能走極端,別叫家人不理解。另一方面,只要你嚴格去自己的心,法就會幫助我們改變家庭環境,你修煉出的功就能改變你的環境,你不想,法會制約另一方讓他(她)也想不起來。只要你心性達到標準,環境的問題不是你應該考慮的。這個過程中出現的正常夫妻生活根本就不會影響你的提高,我們也不會一下就達到斷除的境界的,但是,你不要放鬆。

就我本人而言,我也經歷了色慾的多重考驗,對我干擾最大的色的東西是網絡,現在的網絡色情的東西太多了,我一度還陷進去好幾次,我不斷的提升自己的正念,加強我證實法的責任感,用證實法救眾生不斷的告誡自己,色心不去,害眾生。我去不掉這些心,會有多少眾生被毀,我現在基本能做到對網上的色情的東西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了。

另一方面,夫妻欲的問題,我就用上邊自己在法中悟到的理:只管去你的心,環境由法去改變,指導自己,形式上不走極端,心性上嚴格要求,現在基本上能做到我不想她不動。家庭環境也越來越好,妻子非常支持大法,還經常給師父敬香上供品,還經常念「法輪大法好」。

就談到這裏吧,個人所悟,有很多偏頗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